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68章 血染漪澜院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13 2016-03-13 17:50:25

  我不顾一切想要跑过去将我娘拉回来,只跑了一步,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回来。

  我愤怒地看着秦意畅,“你放手。”

  秦意畅轻轻地摇头,“我答应你娘要保护你的,我不能食言。”

  “你松开!”我使劲地掰着秦意畅的手指头,想要从他手里抽出手来去救我娘。他的手却如铁钳一样,牢牢地扼住我的手腕。我急了,喊起疼来,“哎呦!我的手很疼,都快被你捏断了。你快放手,哎呦,好疼啊!”

  我以为我这样说他会心疼我,会松开手,可是他没有。他看着我,忧伤的眼睛露出了深深的无奈,却没有一丝妥协的余地,“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这次不行,我不能看着你送死。”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咬你了。”说着我作势要咬他。

  秦意畅看看我,摇摇头还是不放手。我怒气冲天,抬起手来,照着他的手背毫不客气地咬了下去。他只是皱皱眉,却将手握的更紧了。我气坏了,不再留情,用了十分的力气咬他,他的眉头使劲地拧了起来,由于疼痛脸都有些变形,却依然不肯放手。

  我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他,这次居然会这样的坚定。我只好松开了嘴,他的手背上多了两排整齐血红的牙印,有些地方都渗出血来。

  “你不要逼我!”我看着他,决绝地道:“你若是再不放手,我就恨你一辈子,这辈子都不再见你。”

  秦意畅神色一震,像是被我的话伤到了,眼里露出了伤心的神色。他叹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将我的手放进幽兰的手里,“你们两个看好她。”说着不再看我,转过身去看向前方。

  我的手才从秦意畅手里解放出来,立刻又被幽兰牢牢地抓到手里。我气的直跺脚,“幽兰,你放开手。”

  幽兰摇摇头,劝道:“小月姑娘,你就听王爷的吧?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你,你不要辜负他们的心啊!”

  “你放开手,听到没有!”我又急又气,想要想办法说服幽兰,却忽然听到盛子堂的又惊又怒的声音,“你不要过来,我要的杀的她,不是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元和公主也急道:“姐姐,快回来!不要刺激他,你快回来!”

  我没有心情再和幽兰的掰扯,赶紧看向我娘。娘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然继续往前走,她离孟少卿只有不到一丈远了,她站在那里看着孟少卿,“少卿,我问你,如果你和小月只有一个人可以活命,你会选择让自己活,还是让小月活着?”

  孟少卿愣了一下,定定地看着我娘,忽然笑了,“当然是小月。”

  我急的大叫:“我不需要你们为我死!娘,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快回来啊!”我使劲地挣扎,幽兰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就是不放手,我急的眼泪都下来,哀求幽兰,“幽兰,求求你了,你放开手,我要去救我娘,再晚就来不及了,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幽兰看了看秦意畅有些为难,“小月姑娘,你就别为难幽兰了。”

  这时我听到了盛子堂的声音,“你别过来,别过来!”声音虽然凶狠,却掩盖不住语气里的惊慌,人在受刺激之下,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没有人会预料,也没有人会不害怕。

  我吓得立刻看向盛子堂,盛子堂看着娘越来越近,神色越来越慌乱,握着刀柄的手,有些抖了抖,我心里紧张起来,很怕他一个不小心会割断孟少卿的脖子。

  元和公主吓得声音都变了,“姐姐,你快回来。”

  而娘却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旁若无人的道:“好,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那,我陪着你一起死。”

  我吓坏了,哭喊着:“娘,不要啊!娘!你回来!”我挣扎想向娘跑去,却被幽兰和香蕙死死地抱住了。

  孟少卿听了也变了色,急道:“巧巧,你快回去,你不能陪着我死。你死了,小月就成孤儿了,你快回去,快回去!”

  娘听了没有任何迟疑,立刻道:“不会,有人会像我一样爱她的。”说着仍旧向着盛子堂走去。

  盛子堂看着娘一步步地靠近,彻底地被激怒了,“你不要过来,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娘像没听到了一般,还是慢慢地向着盛子堂走去,不知盛子堂是真的不想杀孟少卿,还是被我娘的反常吓懵了,他没有下杀手,而是押着孟少卿后退了一步。

  这时,娘忽然一个疾步冲了上去,用双手抓住了盛子堂的右臂,盛子堂可能是没有想到娘会有如此的胆量,被娘弄了一个措手不及,娘居然将盛子堂弯着地右臂扯了开来,一直抵着孟少卿的脖子的刀刃,在这一刻离开了他的脖子。盛子堂惊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用力一甩胳膊想要将娘抓着他右臂的手甩开,娘被盛子堂一下子甩进了屋里,一个站立不稳,打了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孟少卿似乎也被娘突然的举动吓懵了,直到娘被盛子堂摔倒了地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脖子上的刀已经不在了,他自由了。这个时候,他没有只顾着自己的逃命,而是从越过盛子堂冲进了屋里去拉我娘。

  盛子堂此刻像是疯了一般,血红的眼里没有一丝的人气,他面露狰狞,大吼一声,“去死吧!”一个急转身,冲进屋里,举起手里的大刀,向着孟少卿的后背刺去,没有一丝一毫地留情。孟少卿此刻只顾着拉起我娘,似乎没有觉察到危险的来临。娘在孟少卿的背后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这一刻,我的呼吸停止了,所有人似乎都被突然而来的意外吓傻了,愣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发生。只有簌簌地雪花,依然飞舞着,跳动着。这个时候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一跃而起,他的动作像蛟龙一般矫健,像飞燕一样轻盈,可是他的动作再快,终究还是离得太远了,他来的及救下他吗?

  秦意畅在离盛子堂两丈之外,忽然大喊一声,“盛子堂,看招!”向着盛子堂的后背拍去,以期望盛子堂能为了自救而放过他们。

  盛子堂此刻却像一头疯了野兽,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对自己身后的危险浑然无觉,手里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减慢,眼看着盛子堂的刀就要刺穿了孟少卿的后背了。

  我忽然觉得好害怕,从没有过的害怕,就算当初被鬼面门困在地虎崖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害怕过。我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心里不停地祈祷,洛洛,你一定要救下他,一定要救下他啊。

  眼睛闭上了,可是耳朵没有办法闭上。

  “啊!”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声音惊恐极了。接着我听到一声“噗”的声音,紧接着是“砰”的一声闷响。

  一阵浓烈的血腥之气涌了上来,浓得让人恐惧。我似乎听到前方传来了“咕咚咚”流水的声音。

  不……不是……是?血?!

  完了!完了!一定有人受伤了!

  我心里像是被人用锥子扎了一般,钻心的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