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67章 哦,下雪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77 2016-03-12 17:30:00

  盛子堂却没有向着我指的方向看去,我不禁失望。定睛一看,却发现盛子堂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击垮了似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神色有些迷离,眼睛游离不定,紧握着刀柄的手指,似乎松了一下。

  我感到背后似乎有人在向着我这边移动。我心里窃喜,洛洛,你快上来救人!

  但我高兴的太早了。仅仅一瞬间,盛子堂回过神来,握着刀柄的手又用力起来,“你们都别动。动一下,我要他的命。”

  背后的脚步声立刻停了下来。

  盛子堂阴森森地看向我,眼里的杀意又重新聚集,眼神比刚刚还要凶狠,“你说什么都没有用的。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你,就算她会生我的气,就算她不会原谅我,我一样也要杀了你!”

  我心里不由得哀号,这个盛子堂怎么这么死心眼呢。

  我不甘心地问,“你为什么非杀我不可啊?”

  “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诛之。若是我今日留下你,你早晚会成为我大秦国的红颜祸水。今日必除你这个妖孽。”

  “红颜祸水?”我哭笑不得,红颜祸水那说的有倾国倾城之貌的女人,就我这样的人还能成为红颜祸水,简直太好笑了。他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洗脑,才会这样认为。

  他这么说我反而更确定他是丞相府的人了。我不禁叹气,我怎么这么倒霉,真是倒霉透顶了。明明皇上在利用我,却让他们误以为是皇上看中了我,害怕我会对贤妃有威胁,想提前除掉我,以绝后患,而盛子堂显然是被他们利用了。

  我苦笑道:“你看看我这个样子能成为红颜祸水?你也太抬举我了。”我真想接一句,你眼睛没瞎吧?

  “别废话了。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不客气了。”盛子堂紧紧抓着手中的刀,眼中露出了警惕的目光。

  我忙道:“好好,我不说废话,你别激动,别激动,我过去,我过去。”

  盛子堂可能发现了我的意图,不再和我说什么,将手里的刀抓到牢牢的,紧紧抿着嘴,像是决定不再说话。

  没想到盛子堂杀我之心如此坚决,我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拼着自己挨一刀,救下他吧。希望保护自己的神灵,这一次一定不要擅离职守啊。

  我狠狠心向前走去,很快就到了院子中间,我只要快走几步,就到了盛子堂身边了,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结果?这一刻我心里有些复杂,也有些害怕,但没有犹豫,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他,就当还他的生育之恩吧。

  忽然我觉得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脸上,脸上凉凉的,痒痒的。我抬头一看,一团团白色的东西从天空中洋洋洒洒地落下来,落在屋顶上,落在青石板上,落在树枝上,也落在了那柄散着寒光的大刀上,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哦,下雪了!哦,今年的雪下的这样的早呵!她是在为谁哭泣。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个人急促的脚步声向着我这边而来,我吃了一惊,是谁这么鲁莽,这样会激怒盛子堂的。

  盛子堂惊慌地看着我的身后,押着孟少卿退了一步,“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身上的脚步声不但没有停止,而且更急促了。我正着急万分,忽然有一个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腰,“小月,不要!不要再过去了,他会杀了你的。”说着就死命地拖着我往后拽。

  娘的意外出现,让我乱了方寸。可是,她都是为了我,我怎么可能怪她。

  “娘,你快放手!你快放手!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急的满头大汗,挣扎着想要挣脱她的怀抱。

  娘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我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掉她的怀抱,娘在背后死死抱住我,硬生生地将我从院子中间拖了回来。

  我着急看向盛子堂,发现盛子堂没有因为娘的忽然出现而突下杀手,才放下心来。

  “娘!你这是干什么!你让我过去,我不会有事的,他杀不了我的,你难道不相信你的女儿吗?”

  娘没有理我,而是将我拉到秦意畅面前,“洛王,我问你,你能保证她的安全,保证一辈子对她好吗?”

  秦意畅愣了一下,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有疑惑,像是在询问我的意思。我脸上发窘,有些尴尬,“娘啊,这个时候,你说这些干什么?你放开我,我要去救人。”我甩甩手想要甩开娘的手。

  娘牢牢抓着我的手,再一次问秦意畅道:“你能吗?”洁白的雪花在她的周围飞舞着,像是在围着她跳舞一般。她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星星,那么明亮,那么迷人,一眨不眨地看着秦意畅等着他的回答。

  秦意畅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娘的意思,还是郑重地点点头,眼里没有一丝犹豫,“我会好好保护她的,用我的命来保护她。”

  娘听了笑了,将我的手放在秦意畅手中,“好,那我就将我的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保护她,你若是食言,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意畅有些意外,眼里露出掩盖不住的惊喜,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对我娘点点头,“我绝对不会食言的,您放心吧!”

  我着急起来,她这是干什么,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乱点鸳鸯谱?我一着急就想要说出实话,但这时我看到她眼里的决然,心里莫名地惊慌起来,“娘,你要干什么?”

  娘摸了摸我的头发,温柔地看着我,像是要将我的样子印在她心里一般。

  我心像是被放在了冰水里,凉透了,“娘,你要干什么?”

  娘看了我最后一眼,忽然转身离开人群,毅然决然地向着盛子堂走去。

  她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院子中间,扬声道:“如果你今天非要杀一个人,就杀我吧。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我愿意代我女儿去死,你要就杀了我吧?”她的话音落后,院子里一片安静,飞扬的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立刻消失不见了,却将她的头发染白了。她的背影是那样的单薄,好像随时会被寒风吹倒一般;她的背影又是那样的高大,像是一棵苍天大树,为我遮挡了所有的风霜雨雪。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了下来。

  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你以为你用自己的命换了我的命,他们就不会杀我吗?

  盛子堂可能不明白我娘到底要干什么,不安地看着我娘,恐吓道:“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她的命,你快回去,再不回去我杀了他。快回去!”

  我心里害怕极了。

  娘,我不要你有事!不行,不行,我不能让她做傻事。我要把她拉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