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66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37 2016-03-11 17:30:00

  我慢慢地靠近盛子堂,摊开双手,边走边对盛子堂道:“你看我不会武功,又没带兵器,我落在你的手里必死无疑。我这就把自己送给你让你杀,你能不能先放了他啊?”我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放人的,这样说只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分神,这样才有机会救下孟少卿。

  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我,我不由地打了一个激灵。盛子堂冷笑一声,“你不用过来。既然你答应要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那你现在就自我了结吧?”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对于他来说,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我倒吸了一口气,他真够狠的,居然让我自杀。你让我自杀我就自杀啊,我才没有那么傻呢!

  我忍住心里的怒气,为难地道:“你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哎,人家是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的,你要我自杀,人家真的下不去手啊,还是你杀了我吧?”说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盛子堂看着我皱皱眉,面露厌恶,冷冷地道:“院子里人这么多,随便找个人杀了你不就行了。你安心的去吧,只要你一死,我立刻就放了他。”

  我气的心里不由地骂了出来,却不敢骂出声来。只好继续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喂,你这样太过分了吧。他们哪里敢啊,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郡主不是,他们要是杀了我,那可是死罪呀。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不要命,人家还要命的。你就行行好,还是你自己亲自动手吧,给人家一条活路吧?”

  盛子堂听了脸色一寒,似乎要发怒。

  我看盛子堂不为所动,马上又道:“就算你不在乎他们的生死,非要他们动手杀我。可是他们一定不如你这么有胆量,一定会犹豫不决的,这样又要耽误不少时间,迟则生变,万一这个时候有人将人救了下来,你不就白费了这么一番心事。正所谓,‘求人不如求己。’还是你亲自动手比较保险,你说是不是?”

  盛子堂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想了想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好吧,你过来吧?”然后将手里刀向着孟少卿的脖子处靠了靠,恶狠狠地对其他人道:“其他人,都不准动!否则,我立刻就杀了他。”

  我松了一口气,他若是真的逼着我自杀,我还真的无计可施了。我难道还真的自杀不成,万一我自杀了他不放人,那我不是傻透了。

  “好,我这就过去。”说着我慢慢地向着盛子堂靠近。

  “小月!”孟少卿看着我靠近,着急起来,“你别过来!你有这份心,我很高兴,今天我就算死了,也知足了。你快回去!听话,快回去!”

  我从他眼里的不舍和渴望,看的出来他不想死。每个人都是惜命的,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会轻易放弃。何况他今日才知道一直恨自己的女儿,会为了救他不顾自己的性命。

  我看了看他,对他调皮地眨眨眼,孟少卿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我,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虽然满脸的担忧,却没有再说什么。

  我对盛子堂道:“喂,你叫盛子堂对不对?盛子堂,我这个人呢,有个毛病,就是好奇心太重,什么事呢,总想弄个明白,要是弄不明白,就是死了也是不能安心的。您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杀了我不可呢?我想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吧,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吧?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杀我呀?你若是现在不告诉我,我就是死了变成鬼,也要找你问清楚的。”

  盛子堂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你闭嘴!我说过了,我杀你是‘为民除害,为国除妖。’”

  我赞道:“好理由,真是好理由。你真是聪明啊,为自己的行为找了这么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可是我又没害过人,我又不是妖,你为什么要除我?”

  盛子堂听了我的这句话,忽然激动起来,身体抖了一下,抓着刀柄的手也抖了一下,暴怒的样子像极了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你没害过人?你敢说你没害过人?”

  “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会这么激动,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不敢再往前走。

  盛子堂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眼里的仇恨,像是想把我吞噬了一般,“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她还那么年轻,就被你害死了。难道你忘了吗?”

  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盛子堂。

  善良美丽的姑娘?被我害死了?他说的是谁?

  难道……他说的是……飞雨?

  他是在为飞雨报仇吗?

  此刻,我忽然明白过来,盛子堂为什么非要杀我不可了。那天花飞雪意外出现救了我,让我以为,我遭到的刺杀,应该和丞相府没有关系的。我怎么忘了,花丞相是什么人,花飞雯是什么人,豫王是什么人,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而且花飞雪出现的也太巧了,那天他突然说要送我,难道不是知道了什么才那样说的吗?只是他后来为什么要救我呢?可能是知道他们失手了,故意欲盖弥彰吧?

  这么说这个盛子堂应该是丞相府或者是豫王的人了。他们派人潜伏在公主府暗杀我,也未必仅仅是为了飞雨报仇,说不定也是因为我威胁到了他们利益了。

  只是盛子堂如果是丞相府派来杀我的人,为什么不直接杀我,而是撺掇孟修齐害我,最后不惜嫁祸孟修齐。我想了一想也就明白了,他们不过是想让公主府自己乱了,这样孟少卿就没有精力和他们做对了。

  这时,我猛然想起盛子堂刚才说过的话,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我看着由于恨而红了眼的盛子堂,忽然道:“盛子堂,你爱她是不是啊?”

  “啊!你怎么……”盛子堂慌乱起来,像是被人揭掉了戴着脸上的面具一般无助。

  我摇头叹道:“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姑娘,如果知道你做了这么多的恶事,一定会对你失望的。”

  盛子堂神色发愣,眼睛略过我,看向我背后的一个人,随即大笑,“失望?她从来都没有爱过我,眼里只有别人,连正眼看都没看过我,怎么会对我失望?”

  我心里不禁叹息,孽缘啊!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痴情的人啊,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一往情深的陷落下去。

  我又向前走了一步,道:“你放下刀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相信她知道你放下刀,一定会原谅你之前犯下的错的。”我指了指前方的天空,“放下刀吧,你看!她在天上看着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