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63章 杀了!她!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17 2016-03-08 17:17:29

  本来我以为我恨他,对于他的生死我不会在乎的,可是我看着他脖子上那柄寒光凛凛的刀,心里惶恐极了,忽然间好害怕自己以后会看不到他,我拉着秦意畅的衣角,正要开口,已经有人在我之前说了出来,“洛王,你救救他,好吗?”

  我看向娘,她的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没了血色,她的鬓角和额头上沁出了一排密密的汗珠,虽然在和秦意畅说话,但一双眼却始终看着屋里的那个人。寒风略过她苍白的脸庞,拂过她宽大的衣衫,拍打着她瘦弱的肩膀,她像一片随风飘扬的落叶,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去。她虽然就在我眼前,我却觉得她离我像是有天边那么远。我一阵恍惚,我最熟悉最敬爱的娘,最疼最爱我的娘,最亲最亲的亲人,我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她。我心里无比酸楚,娘,他这样对你,你为何还这样在意他呢?

  屋里的元和公主和孟修齐被盛子堂的举动乱了方寸,两个人虽然都离盛子堂很近,却都不敢上前,害怕上前会刺激到盛子堂。

  秦意畅看了看我娘,又看了看我,面露难色,我知道他是害怕自己若是离开,会有人对我们不利。我忙道:“你快去,这里有幽兰和香蕙呢!”

  幽兰和香蕙立刻道:“王爷放心,我们会誓死保护小月姑娘和夫人的。”

  秦意畅看了看周围的人,虽然有些犹豫,还是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向前走了一步,就要飞身进去。

  盛子堂似乎十分忌惮他,看到他动了一下,立刻叫道:“你不要过来,否则我一刀杀了他。”说着手里的刀向孟少卿的脖子处靠了靠,孟少卿的脖子处立刻多了一道殷红的刀痕,伤口出沁出一排血珠,很快血珠凝固成了一条红色的细线。

  “不要!不要!好,我们不过去!不过去!”元和公主立刻慌了,“洛王,你快退回去,退回去!”

  秦意畅只好无奈地退了回来。

  元和公主早就没有刚才的镇定,她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抖动的背影,知道她一定很惊慌,她看着盛子堂,哀求道:“我求求你放了他!求求你了!”她的声音是从来没有颤抖和低声下气。她身为公主,一定从来没有这样对人低过头吧?

  秦意畅回到我们身边,对我和娘道:“你们不要着急,盛子堂只是挟持了他,没有动手,说明他不想杀他,所以他暂时没有危险。你们放心,我会找机会救他的。”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我心里还是着急,从杀段兴和刚刚对我下杀手来看,这个盛子堂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而此刻他挟持了孟少卿,一定有什么目的,万一惹怒了他,说不定他会痛下杀手。心里虽然着急,可人在他手里,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孟少卿就命丧黄泉了,我们无计可施。

  我实在没想到我要找的凶手居然是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更没想到会是现在的局面。想起这些天为了查凶手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可笑,又有些惭愧。自己落入了别人设计的圈套还不自知,不仅自己险些丧命,还连累了公主府的人。若不是我执意要来公主府,若不是我执意要查凶手,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可是我知道有人要杀我,想要知道是谁要杀我,难道不对吗?若是不来公主府,就不会知道到底是谁要杀我,就不会知道他们到底对我怎么样,就算我不来公主府,这盛子堂或者他背后的人也一定会想别的办法杀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遭受这么多无端的厄运?

  孟少卿一开始被吓懵了,这个时候回过神来,虽然有些惊慌失措,却没有吓得求饶,而是道:“盛子堂,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

  孟修齐抖着手指着盛子堂,却不敢上前,“盛……子堂,你……不要伤害我爹,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你……放了我爹。”

  盛子堂听了孟修齐的话,此刻居然对孟修齐眨眨眼,“少爷,盛子堂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们若是被送到大牢里,说不定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少爷,你难道想要在大牢里过一辈子吗?”

  “什么?”孟修齐听了愣了一下,最后反应过来,“你不要再混淆视听了,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元和公主听了盛子堂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盛子堂道:“盛子堂,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你肯放了他,所有的条件我们都答应你!”

  盛子堂听到元和公主的话,满意的笑道,“还是公主爽快。那我就提了,第一个条件,放我和少爷走!”

  元和公主立刻道:“没问题,我答应你,我们一定会放你们走的。你可以先放了他吗?”

  孟修齐却没有附和,反而道:“我不会走的,你们就是将我送到官府,我也不会走的。”

  元和公主斥道:“修齐,你要听他的,明白吗?”

  孟修齐愣了一下,道:“孩儿明白了!”

  盛子堂冷笑一声,“想的倒美,我若是先放了他,你们不放我们怎么办?”

  元和公主道:“那你想怎么办?”

  盛子堂道:“先放我们出去,我们再放人。”

  元和公主不得不答应,“好!”

  盛子堂扫了一眼屋里的人,目光一凌,“你们几个人全部出去。”

  元和公主对屋里里的其他人道,“你们几个先出去。”

  那四名护卫听命立刻退了出来,小萱迟疑了一下,也退了出去。

  盛子堂又道:“你们两个也退出去!”

  元和公主和孟修齐不得不听盛子堂的话,两个人也慢慢地退了出来。屋里就只剩下盛子堂和孟少卿两个人。

  盛子堂右手紧紧握着刀柄,扫了一圈所有的人,道:“所有人都退到三丈之外。”

  院子里的人没有人一个人动,盛子堂恼羞成怒,“再不退,我就杀了他。”

  元和公主立刻道:“好!好!我们退!所有人,退到三丈之外。”这个时候,哪还有人敢不听,都慢慢地退开了三丈,我们也跟着退了三丈。

  “你!跟我走!”盛子堂右手拿着刀柄,左手拖着孟少卿,孟少卿刀架在脖子上,不得不任由盛子堂把他拖出去。

  盛子堂拖着孟少卿慢慢地走到门口,让孟少卿站在门口,自己却躲在他的身后,盛子堂倒是不傻,没有立刻出来,如果有人不顾孟少卿的命,选择强攻或者放箭,他完全可以在杀了孟少卿之后,自己再躲进屋里。盛子堂扫了一圈院子里的人,又道:“再退!”

  我们投鼠忌器,不得不再往后退了几步,最外面的人都退到了墙边,再退就只能出这个院子了。

  盛子堂一个人对着这么多的人,却没有惊慌的神色,他的嘴角慢慢的弯了起来,眼睛射出一道慑人的寒意,杀气骤生,咬牙切齿地说道:“第二个条件,杀了!……”然后他那血红的眼睛看向一个人,“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