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蜗牛有爱情

第17章

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4671 2013-08-03 04:14:11

  脚步靠近,熟悉黑色衣袂、清淡烟草气味……,许诩忽就冷静。脑子里杂乱情绪,阳光雾,迅速消散。

刚刚姚檬做?竟情绪泄别人身。

盯季白皮鞋:“,道歉。”

季白:“嗯。呢?”

许诩一怔,放膝盖双手,紧握拳。细节当逃季白睛,毫留情挑明:“叶梓夕情,场?”

许诩心神微震,答:“。难道故意隐瞒?”

季白居高临盯:“确。因潜意识里相信情,所明显细节视而见?”

许诩沉默片刻,答:“,种再生。”

其实当季白场“情”结论,意识自己遗漏,深。季白破,才明白情绪影响判断。

话,低。季白角度望,女孩纤细肩膀微缩,埋低。柔顺短贴额,隐约见纤白脸部轮廓、细细脖子。女人,倒单薄而固执少。

今第一次凶杀场,死者朋友。表,季白其实满意。

满意一,教育方式又另一。

……原本季白再训几句,萎靡子,突就继续心情。

话,许诩完,身离,一闪,季白蹲。

漆黑睛与平齐,若所思盯。

人脸近咫尺,许诩愣住高大季白,安静蹲面,感觉实……莫名其妙。

就视片刻,季白湿红眶,口:“例,哭。”

许诩:“……”

其实一始忍住,快控制。掉泪,睛难免红。

短暂无语,皱眉转,避季白视线:“早就哭。”

季白望窘迫子,笑笑,刚身,目光却自觉滑。

连脖子皮肤白薄,隐隐见淡青色血管。许因尴尬,小脸红,一直红耳垂脖子根……见一人皮肤,纤细脆弱,碰一就破掉。

因一直蹲,许诩察觉,转:“?”

季白扫一,淡定自若:“呢?”站,走。

许诩应该审视。身,跟,办公室。

一屋,季白就感觉气氛,赵寒朝自己挤眉弄,几刑警目光闪。侧转目光,就见姚檬坐位置,盯屏幕打字工,睛却红通通。

季白管,直接自己屋。一儿,就听许诩细细轻轻音传:“姚檬,空吗,……”

叶梓骁被警车送。白叶大宅阳光灿烂,一片寂静。刚房间躺一儿,门就被推。

父亲叶澜远。一灰土脸小儿子,笑,床坐:“大白公司?躲里干?”

叶梓骁坐:“爸……梓夕死。”

叶澜远表情瞬间僵脸。

叶梓骁深吸口气:“被人谋杀。次刀片犯谋……”面,音又哽咽。

叶澜远今六十五岁,脸却保养五十。此刻,许因太用力控制表情,老人每一条皱纹似乎颤抖。

跟叶梓骁话,更追任何。站,慢慢、一步步走房间。叶梓骁视觉,颤巍巍背影,比往每一刻迟滞、苍老。

快,警察就打电话叶宅,叶澜远接电话。晚,楼吃饭。

叶梓骁走餐厅,其人齐。

尽管洗澡换衣服,脸色苍白。姐叶俏瞥一,:“梓夕呢?跟一?”

叶梓骁马答,而走自己位置坐。脾气大习惯,意,刚筷,忽听:“梓夕死。”

话音刚落,所人全部停筷,转。

餐厅里安静吓人。叶梓骁拿筷子,始扒饭。

最先口大哥叶梓强:“老四,玩笑?”

叶梓骁“啪”就摔筷子:“玩笑?心?整怀疑梓夕抢产抢产,狗屁死,安心”

叶梓强瞬间脸涨通红:“、……”

“梓骁”喝止叶俏,“底?梓夕?”

叶梓骁冷冷一:“姐,几业务梓夕使少绊子?跟大哥一吗?死,愧疚吗?”

叶俏脸色微变,吭。

室内重新安静,气氛比刚才更加紧绷。

叶梓骁深吸一口气,冷静,重新口:“梓夕昨晚被谋杀。”

提短信,更提叶梓夕死状,:“被警察叫话,凶手应该跟次刀片犯关。警方查。”

众人脸色变又变,人再吭。

一儿,姐夫张士雍沉:“抓凶手吗?”音冷几分:“警方干吃?”

梓骁姐夫一直尊敬,摇答:“。次。人抓。次应该伙。禽兽”

大再话,一顿饭吃沉闷又沉重。一儿,一直沉默二姐叶瑾,放筷子:“吃饱。”丈夫吴榭基本饭菜,搂住肩膀:“吃太少。”叶瑾摇摇,身走叶梓骁身旁,手放肩,眶红。

性格温内二姐平话,除叶梓夕,梓骁跟感情却算最。将手一握:“二姐……”

叶沉浸阴霾气氛,叶梓夕死讯渐渐传。警队全体暂停休假,分日夜查案。许诩直接许隽条短信,最近忙,紧联系。许隽大约习惯,“”,骚扰。

一昼夜追查,午,刑警队召碰。

首先汇报老吴,带另一名刑警姚檬,负责追查叶梓夕日常关系。

“询死者霖市亲人、朋友、公司,死者人缘,跟人大冲突。而且大单身,人听最近男朋友。”

结果少让大失望。

姚檬补充:“申请授权,深入调查死者人资料,包括邮件记录、通讯记录、消费记录等。如果神秘情夫真存,一痕迹。”

季白,许诩飞快做议记录。

因叶梓夕商界名人,大胡带赵寒,调查济领域。

大胡神色郑重汇报:“死者生负责集团海外投资,业绩状况良,一投资失利,整体异常……”

季白打断:“投资失利?”

大胡答:“房产领域,口贸易方面亏损。最大一项投资失利,亏损约1亿美元,合方一欧洲籍华人,因携款潜逃被通缉……隆西集团,九牛一毛。”

许诩听听,暂异常。

赵寒站:“找一份隆西集团最早资料。”将影印本分所人。许诩阅读速度快,快就端倪。

隆西集团最早法人代表,集团席叶澜远,而叫叶澜。刚,季白口:“叶澜叶梓夕父亲?”

赵寒,解释:“叶梓夕岁,父亲病逝,叔叔叶澜远法人。公司股份制。市,叶梓夕拥股份3。”

听里,大颇容叶梓夕死,跟族济利益纠纷关?

季白沉吟片刻,老吴:“案间段内,叶人场证明?”

老吴翻翻手里笔录,答:“法医推断死亡间,当夜里21至凌晨五。间段大,大部分人里睡觉。更确切场证明,需一步侦查。”

大胡:“短信2217分,根据法医报告,胸部受重伤,死者存活间超1小,否推断,死者死亡间22至2330分之间,重排查间段场证明?”

赵寒立刻反驳:“短信凶手,用混淆间?”

“性大。”

“。”

音响,许诩季白。

大一怔。道季白警队权威,许诩入职表大目共睹,颇长江浪推浪趋势。今师徒俩公场合,意见相左。

季白颇兴味一许诩,许诩根本,一脸严肃思考表情。

姚檬举手:“认性大,短信应该死者。”朝身旁许诩递鼓励目光。表情许诩倒,应。

名心方面专业人士一反队长意见,让大伙儿兴趣。季白满足大奇心,名:“许诩,先。”

许诩答:“短信透露凶手与死者关系。既凶手一名高智商、行缜密罪犯,又刻意将场布置刀片犯行凶,应该留明显漏洞。”

姚檬:“法一。凶手就算短信,完全更含糊内容,达混淆间目就。”

听完人话,就少人附。全季白。

季白笑笑,乌黑均匀长眉微微扬,目光落许诩身,口:“化情况,凶案程底如何生,清楚。就此排除偶性因素,令凶手一条短信。更何况场第二名凶手。”

大频频,季白话锋一转:“意,重排查叶人22至2330之间场证明。叶梓夕手机号通讯记录。”

许诩翻手资料,2217分短信记录案,显示基站代码,异。

季白继续:“基站代码属林安山范围。证实条短信,确别墅位置。而根据记录,手机信号23左右消失,场找手机。”

许诩顿豁朗感觉就明,间段,至少一名凶手别墅,否则手机翼而飞。

……季白居一就道基站代码属哪区域,整霖市通信网络分布记脑子里?

够努力。

期重侦破方算确定:一继续寻找名神秘情夫;二重排查叶人场证明。季白刚宣布散,手机却响。简短几句,挂电话,众人:“叶梓骁。一人。”

叶梓骁并笨。情绪慢慢恢复,神:叶梓夕一人住深山别墅?而且季白询,叶梓夕男女关系?

难道叶梓夕真情人?

而就一件。大概,跟一女朋友分手,就许诩原因,方之骄女,受大男子。当颇沮丧,找叶梓夕喝酒。

半醉半醒间,依稀记叶梓夕一身长裙靠栏杆,满星光,里自嘲笑意。

当,梓骁,遇人,难受叫难受。真难受,恨死。

叶梓骁快赶警局,季白、许诩一跟谈。重复叶梓夕句话,神差鬼使般许诩,许诩原本专注盯,忽与视线撞,明白,面无表情垂。

而人耳响季白低沉力音:“叶先生,其线索吗?无异大海捞针。”

叶梓骁,道人谁,推测,应该叶梓夕北京读研究生认识男人。霖市,之一直男朋友。

叶梓骁走,季白办公室,赵寒叫:“一趟北京,定今机票。明。”打定意,用关系,如果真人,漏掉。

小赵:“助手带谁?”季白每次差,带队里轻男刑警。

季白一外众人,许诩埋坐办公室门位置,手里鼠标滑飞快,一目十行叶氏集团资料,就一紧条小马达。

午机场,季白机区坐一儿,就见许诩一手拎旅行包,另一细细胳膊,挎沉甸甸笔记本包,拿手机打:“用安排朋友接。……许隽,忙,再见。”

挂电话,一路小跑季白身。广播响登机,季白接手里包:“走吧。”

许诩手里变空空如,而季白一手拎人包,轻松子,站人群,高大又俊朗。

局里严厉,门外风度师父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