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知客从何处来(3)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92 2014-08-17 23:46:12

  “我叫练青冥,我们是否可以先谈一下?”

  练青冥的声音从地底传出,血红色高大异族两眼精光乱闪:“练青冥?没听说过,你是雪域兄的什么人?”

  “阁下自称谷实,又称原祖为兄,想必应当还记得原祖的援手之恩,如此残害原祖后人,岂不有失道义?”

  血红色高大异族一惊:“你果然知道我,你是雪域兄的后人还是传人?”

  “花月星人族都深受原祖恩泽”练青冥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这是我们人族崇尚的品德,阁下虽然与我们种族有异,但智慧程度并无差别,如今你残杀无辜,他日有何面目再见原祖?”

  血红色高大异族辩称道:“我对雪域兄岂敢不敬,刚才并非我滥杀,而是你们攻击我在先。”

  “那三月前你掳走数名花月星人族,又作何解?”练青冥追问道,声音转为来自另一处地底。

  血红色高大异族硕大的头颅不断四顾,想要找出声音的来源:“我与雪域兄有约,三月前是赴约而来,因不确定是否到达正确地点,才请他们几位过去问话,如今他们安然无恙,可知我并无恶意。”

  他的话难辩真假,练青冥沉吟一下才道:“如此或许我们多有误会,谷实大人与原祖为友,则是我们所有人的长辈,还请宽宥为怀。”

  血红色高大异族硕大的头颅点了点:“好说,虽然是你们冒犯我在先,不过我也失手错伤了一人,看在雪域兄的面上,我不与你们计较,你出来吧。”

  练青冥似乎在犹豫,血红色高大异族不悦道:“怎么,刚才还说我是你们长辈,怎么又不相信我?我谷实大人还会诳你不成?”

  它这么一说,练青冥倒是不好再藏了,从他身前数丈处浮出地面,不好意思道:“是晚辈不对,呵呵——”

  话未说完,一阵猛烈有如十二级飓风一样的血红色罡气,将他击得四分五裂。

  是血红色高大异族,他在练表冥刚浮出大半截身体时,突然由静止变为高速,以无可阻挡之势撞击过来,练青冥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已经身殒。

  血红色民族正要得意大笑,突觉不对,眼前根本没有血肉。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练青冥浮出来的地方突然下陷,血红色高大异族的躯体深深陷了下去,它怒吼一声:“小辈使诈!”

  数十个“练青冥”同时出现在他周边,每个“练青冥”都手捏不同法诀,奇快无比地在地上布阵,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变白、凝霜直至变成浅蓝色,温度低至连空气都要冰冻起来。

  “还不攻击,更待何时!”

  练青冥大喝一声。

  刚才两人各怀鬼胎,血红色高大异族想骗他出来,他也想将对方诱到埋伏地点,对方太强大,这个险不能不冒。

  血红色高大异族的上半身仍在地表,他怒吼一声,粗大强壮的双臂乱挥,挥出的罡风都锐不可挡,将一个个“练青冥”击碎。

  练青冥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元神分身接连被毁,让他受到极大的创伤,可是这时又决不能退,他一边喷血一边坚持剩下的元神分身不停地布置阵法。

  布置的是简单的小寒山霜冻阵,只是被练青冥作了微小改进,霜冻的威力可以叠加在一起。

  小寒山霜冻阵只是普通阵法,攻击力有限,但叠加的数量上去后,也能达到极高的攻击,但练青冥要的不是攻击效果,而是它制造低温的特效。

  月神等人没有辜负他的努力,纷纷从藏身处跃起,在空出祭出各自最强的术法与法器。

  “月神临世!”

  “凤鸣于天!”

  “指点江山!”

  “云海玉柱!”

  “白骨天矛!”

  “金角之锤!”

  “五龙狂绞!”

  “翡翠珠练!”

  “紫阴冰砂!”

  ……

  血红色高大异族半身陷在冻土中脱身不得,顾不上击毁“练青冥”元神分身,双臂再度并举屏于额前。

  劲气四溅,花月星最强的攻击尽聚于此,也不知击中血红色高大异族多少次。

  月神等人都将法力摧发到极限,天地一片纯白,无数法器流光在其中闪耀,勉强能听到练青冥的喝声:“用火属性之外的各种属性术法攻击!”

  攻击在持续,所有人的心头越来越凉。

  他们都是自空中向下攻击,因此都能清清楚楚看到,血红色高大异族的双臂,在如雨的攻击中毫发无损。

  渐渐地,血红色高大异族竟放下一只手臂,稍后又放下另一只,任凭各种法力、气劲攻到头上、身上。

  “哈哈哈哈!太弱了,太弱了,哈哈哈哈!枉我以为中计,原来你们竟然如此弱小,哈哈哈哈,计谋何用?雪域兄,雪域兄,你通天的修为,难道教出来的后人竟都是这种货色?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他双臂膀猛地抬起,重重击下,冰冻的地面应声而裂,全然不顾身上正遭受攻击,好整以暇地从土中拔出双腿。

  “嗷——!”

  血红色高大异族仰天厮吼:“嗷——”

  吼声蕴含可怕的力道,血红色的波纹层层振荡,将空中月神的纯白光华一举冲破。

  “退入冻封雪炼大阵!”练青冥急急叫道。

  一个元神分身拼死迎上血红色波纹,瞬间粉碎,却已经为空中众人赢得一息机会,纷纷逃离进入外面的冰封雪炼阵中。

  血红色高大异族气恼地一声吼,大步冲出,练青冥正要再牺牲一个元神分身阻他一阻,只闻空中一声熟悉的尖啸。

  裂空诀!

  是凤镝录!

  凤镝录展开名闻天下的身法,几乎变成一道紫色光线。

  眼!

  耳!

  鼻!

  口!

  头顶!

  太阳穴!

  脑后!

  胸口!

  背心!

  在一息之间,紫色划过血红色异族不知多少次,。

  血红色高大异族的反应与前一样,先是一惊,双臂收缩双膝微蹲形成防御姿态,片刻后豁然站起,大笑着狂野挥动双臂。

  “咔嚓!”

  凤镝录化成的紫色光线被击中,在一连串可怖的骨碎声中被击飞。

  血红色异族得意大笑,正在这时,一道灰蒙蒙的刀光无声无息地从地底窜出,自它颈部划过。

  这一刀朴实无华,没有各种术法的惊人声势,没有各式法器的绚丽光焰,只是简单地一划,自然而然,像是岁月不经意地流逝,又如不可挽回的时光。

  一道白色浅痕出现在血红色异族颈部。

  血红色异族一楞,旋即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

  “嗷!!!”

  原本就强到恐怖的生机怒涨,像恒星爆炸,吼声中它疯狂地用双臂砸击地面,将地面砸出一个个沉坑,连练青冥身化青白流光跃出将凤镝录接住也不理会。

  “好强!”

  凤镝录只吐出带血的两个字便头一歪晕死过去。

  “凤三先生!”

  “镝录!”

  惊呼声中,练青冥匆匆将凤镝录往玉流连怀中一塞,“快送凤三先生下去救治,马上发动冰封雪炼大阵,它并没有受伤!”

  果然,血红色异族颈上的已经消失,就像普通人的指甲在石头上划过一样,只留下微不足道的痕迹,并没有真正伤到它。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地下传出:“小友,风某无能,破不开它的不灭之躯。”

  是风挽留,他按练青冥的嘱咐潜伏在地底,一直等到最好的时机才出手,可惜仍然无功而返,而且被血红色异族肌体反震受了重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