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一十一章 往来仙乡无白丁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63 2014-07-30 23:07:29

  月神宗上的三色光华持续三天之久。

  这三天中,各方势力都收缩动作,慎重观察。

  花月星何来如此之多的仙人级修士,对已方的形势有何影响,是否友好,万一有敌意又当如何应对……各方势力首领人物在权衡利弊后,不约而同地派出使节。

  中天王朝的歌乐皇和诸王,是最早派出人手的,月神的存在对王室不是秘密,月神的态度有无改变,对中天王朝至关重要,连灭绝原氏的计划都暂时搁置。

  紧随其后的是风花雪月四大家族,四家的先人与月神宗颇有渊源。

  其它势力仅能判断出,光华出自于东南地面某一地点。

  月神宗的所在地本来极少人知,但三色光华接天映地,却无意指明了方位,一时各方使者渭然云集。

  他们不知道这里是哪宗哪派,也不敢贸然闯入,只能传出善意飞讯,期待回应。

  即使他们还远在月神宗守山大阵边缘之外,三色光华的威压也让人人都有匍匐在地之感,这还亏了练青冥事先布有三重阵法,抵制能量溢出,否则能靠近的修士没有几个。

  月神殿中,歌乐皇的使者白倚木,正对玉流连长篇大论:“……王朝与月神宗,正是维持花月星安乐祥和之两大基石,而且皇上格外敬重月神,倘有效劳之处,愿倾中天王朝之力,绝无吝惜。”

  玉流连只是淡淡道:“歌乐皇客气了,你可以转告他,我月神宗二十年来清静修持,无意争雄,亦不轻易寻求改变。”

  她说的是“不轻易寻求改变”,而不是“不寻求改变”,白倚木像是听不出分别,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此乃大陆之福,小使一定将话带到,皇上一定倍感欣喜,不过”他小心地提出:“小使一直仰慕月神无上威名,不知能否有幸拜见仙颜?”

  玉流连随口道:“宗主正在闭关修炼,短时间内不会出关,他日再说吧。”

  白倚木满脸遗憾:“如此,证明小使福薄,此次前来是为公事,殊为难得,公事一了,日后怕再难有拜谒之机,不知可否容小使在月神宗略为盘桓,以瞻仰圣地光辉?”

  玉流连道:“哦,是吗?月神宗何时成了圣地了?白使者此言,置大陆圣地支天山于何地?”

  白倚木字斟句酌:“支天山千古圣地,无人敢不景仰,只是原氏倒行逆施已久,若再任由原氏胡作非为,必将有辱原祖圣名,皇上心系万民,为花月计,为苍生计,不得不忍痛惩戒,想必月神必定会有同感。月神本性高洁,举世共钦,月神宗匡卫大陆,有目共睹,虽无圣地之名,却有圣地之实,皇上以为,由月神宗取代支天山圣地之名,实乃人心所归。”

  玉流连突然娇笑道:“是吗?咯咯咯,你说得跟真的一样,连我都要信以为真了,咯咯咯!”

  白倚木不知道道她的真实意思,一边偷眼观察,一边陪笑道:“流连仙长说笑了,说笑了,小使确实是真心之方,绝无夸大。前不久皇上终于忍痛下令,惩戒原氏,天下望风影从,义愤之士群情汹涌,将支天七十二峰之觅天峰一举捣毁,若非皇上心念原祖,下令阻止,怕是原氏早已身死族灭。”

  玉流连笑容一收:“是吗?白使者一路辛苦,且下去歇息,宗门简陋,招待不周之处,还请白使者海涵。”

  白倚木连道:“不敢不敢,不敢烦劳月神宗诸仙长,小使扰了诸仙长清修,已是罪过不浅,岂敢再过烦扰。”

  玉流连不再理他,示意身边弟子将他带下去,随后一闪而逝。

  月神宗占地极广,建筑却不多,只有前殿、后殿、主殿、经阁、客舍、静室等数处,此时在客舍中,一名形容颇似凤镝录的中年男子正在踱来踱去,显是烦躁不安。

  突然空气中一阵轻微波动,中年男子遽然转身。

  门口处玉流连正凝聚身形。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急切问道:“流连师妹,到底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有镝录的本命感应?”

  玉流连没好气道:“你急什么,都说了几遍了,凤三跟我师妹如冰还有练小友一道,在给无棱侄儿小豆解除天地牢笼禁制,他们四个人的本命感应同时消失,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中年男子烦躁道:“我能不急吗?镝录进阶仙人三十年,本命感应何等强大,就是陷身三大绝地,也不会消失本命感应,这一连消失三天,我能不担心他出了意外?”

  玉流连呸道:“呸!出什么意外?凤三在,师妹也在,四大仙人联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中年男子恼道:“月朦和如冰我当然放心,但是这个什么练青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哪有这么多仙人,无陵的觅天峰都被毁了,小豆哪还有可能幸存,你就不怕是冒充的?你就不怕是歌乐皇派来捣鬼的?要是这个什么练青冥突施暗算怎么办?”

  玉流连又呸了一声:“赵十方,我就说你成天想着赚钱,心眼迟早要坏。人家小友是心地善良,不辞辛劳千里迢迢把小豆小芽送过来,我问你,就算你能冒充,你敢在自己身上种下天地牢笼?你能举手投足破掉我使出的月神临世神通指点江山神通?”

  中年男子语塞,愁眉苦脸道:“我……我这不是担心吗?本命中断魂销魄散,这是两千年来的定论,镝录三弟的本命感应突然消失,我能不心急如焚?王歌乐那老狐狸,不知派了多少眼睛盯着我的白玉楼,你以我随便就敢离开都城?”

  玉流连这才颜色稍霁:“哼,行了,就你跟凤镝录是亲兄弟,手足情深,我跟月朦何尝不是情同姐妹?如冰还是我一手带大的呢,她的资质比你那个宝贝女儿还高,就你会担心?”

  中年男子唉声叹气:“这个练青冥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神?破解天地牢笼?破解一切法门?无陵当年也没有这么厉害吧,你真的相信他?”

  玉流连犹豫了一下:“还不止呢,师妹跟我说过,那天见到练小友,‘那个人’的遗留之物突然苏醒,将他带入迷离幻境,你知道的,五百年来只有无陵跟师妹进去过,可是都没能继承‘那个人’的全部神通,但是师妹的意思是,练小友居然得到‘那个人’的认可,只是他自己选择了放弃。”

  中年男子瞪大眼睛,怪叫一声:“什么?!”

  玉流连:“他连‘那个人’的神通都不贪心,你想,还用担心他有什么企图?”

  中年男子还是失神状态:“不可能!不可能!‘那个人’的境界已经接近原祖,他会放弃,不可能!”

  玉流连像是解答又像是自言自语:“练青冥能自创修行体系,或许他并不需要……”

  两人都沉默。

  许久,中年男子抬头道:“我要在月神宗多待几天,不看到镝录安全出来,我不会离开。”

  玉流连:“随便你,记得让你那些手下多送些食物用度过来。”

  中年男子苦笑道:“这时候你还有心开玩笑,不过也好,这说明你心中确实不紧张,我也可以放一点心下来。王歌乐的使者被你应付过去了吗?”

  玉流连不屑一笑:“要不是师妹交待过,王歌乐的人体想进我月神宗山门。”

  中年男子:“你别小看王歌乐,他虽然没能参透破碎枪,但只有要破碎枪在手,这世上除了师妹,没人能是他对手,镝录跟我说过,他也没有把握,而且这些年中天王朝的军队规规模大幅扩张,万枪合一神通的威力一定也远胜当年。”

  玉流连道:“哼,王歌乐弑兄夺位,坏了旧例,八王离心,想发挥万枪合一神通,难。”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不说这个了,你给我讲讲这个练青冥吧,你说你亲眼见到他从原祖静室中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