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零八章 画眉深浅入时无(4)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24 2014-07-27 23:57:36

  或许是错觉,练青冥总觉得月神宗内有一种无处不在的力量。

  一种让心神宁静、轻松的力量。

  他对外界的感知已经达到非常灵敏的程度,按理不会有这种不确定的感觉。

  “不确定”的同义词,就是“不够强大”,不够探测这股力量。

  对练青冥来说,所谓的“不够强大”,不是指修为的深厚。

  修为比他深厚的修士有很多,宏天真、白骨老仙、风挽留、玉流连、凤镝录等等,他们的法力都很强大,但在练青冥“眼中”,都脉络清晰,只要触及他们的法力,就可以利用调试器追根溯源。

  练青冥总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破他们法门的玄机,像在玻璃缸外看鱼的游动。

  也不是指境界的高低。

  凤镝录,也就是凤三先生,他的境界是练青冥见过的最高者,练青冥同样可以“看”清楚,而且由于也修炼成大风歌的缘故,应对他的法力比应对白骨老仙还要轻松。

  那是什么呢?

  练青冥皱着眉头思考。

  这股力量并不危险,相反能让人感到宁静安详。

  只是出于一个破解者的爱好,练青冥对不明白的东西,总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渴望。

  比较直接的推断是,这种力量来自于月神,毕竟在自己听到的不怎么全面的传说中,月神应该是现在最强大的修士。

  而且月神是女性,似乎也与“宁静”这种特质可以对应起来。

  但这种无处不在的力量,不仅仅只是由强大法力造成,还有其它东西在里头。

  这种东西应该是在“法力”“境界”之外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他没有探测出来。

  练青冥直觉地感到,如果能弄清这一点,他的调试器将会完善一大步。

  但这不容易,全力放出气机去追溯,又怕弄出什么动静,刚在人家阵里捣过乱,马上又来一次,似乎不大好意思。

  想了一会不得要领,练青冥只好先搁下,转而思考接下来几天要做的事。

  首先是破解天地牢笼的禁制。

  然后是集合尽可能强的实力。

  天地牢笼,对于按照花月星的修行体系修炼出来的修士来说,是几乎无法强行解开的。就好比“加法”学得再好,要计算一个无限等比数列的求和,也几乎不会有结果。

  但是如果有求和公式,哪怕只是生搬硬套,也瞬间就可以给出答案。

  练青冥就是这个知道存在“求和公式”的人,他要做的工作就是一点一点调试、推导出这个公式,确定其中的关键参数。

  成功了,既能解救小豆,也能完善调试器,虚拟机,以及对阵法的理解。

  阵法在练青冥的计划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出于对未知敌人实力的估计,练青冥准备利用阵法,在敌人刚一出现时,就形成以多打少局面,重创以至消灭敌人,这是最理想的。

  如果不行,这种可能性很高,则利用多重阵法,环环相扣,且战且退,蚕食敌人实力。

  即使实在挡不住敌人,也要尽可能地,将其困在于我有利于敌不利的小范围内。

  练青冥这种设想也是不得已。毕竟这个世界与地球不同,敌人不大可能是数量众多的军队,而应该只是少量强大个体,高山绝壁大江大河构不成阻碍,一旦进入就是灾难。

  这个设想实现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法力,支撑阵法运转。练青冥对于布置阵法有信心,但是对于维持阵法没有信心,所以他需要尽可能多的高级修士。

  “头疼,仙人太少,差一点的修士又达不到运转大阵的法力阙值,人海战术都没法玩,头疼。”这问题练青冥一路上没少考虑:“用调试器可以强行提升他们的修为,但是要先将全身法力向我敞开,看凤镝录的反应,这事怕不好办。”

  练青冥利用调试器,可以轻松阻断他人的气机,相当于气机通道上插入路障,反过来,也可以将别人的气机桥接起来,实现修为的跨越。

  区别在于,前者他可以随手输入气机办到,后者则需要目标全心配合。

  破坏容易建设难。

  “得,不伤这个脑筋了,再摆平天地牢笼再说,等看了哥的手段,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愿接受人体试验也说不定,哈。”

  练青冥双腿一盘,开始入定。

  第二天中午,玉流连正陪着凤镝录、练青冥在月神殿聊天,突然一阵无以名状的波动扫过大殿,玉流连一跃而起:“师妹出关了!”

  凤镝录闭目感受一会,摇头道:“可惜,仍未突破。”他眼中落寞神色一闪而过。

  练青冥一边站起来一边笑道:“凤三先生,到了你和月神这样的境界,再想突破当然不容易了,不然别人还怎么混。”

  凤镝录的话语极少,看起来生人勿近,但不光玉流连不时拿他打趣,连月神宗的女弟子和他讲话都敢开玩笑,这样的性格练青冥在地球上见过很多,技术人员待人接物通常如此。

  练青冥其实挺愿意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昨天凤镝录出手试探,练青冥明白只是修士的正常反应,并不在意。早上再次见到时,简单几句寒暄,凤镝录感受到他的真诚,气氛果然融洽了许多。

  现在听到练青冥玩笑似的话,他只简洁应道:“她和我不同。”

  至于不同在哪里,便不再往下讲。

  玉流连啐道:“师妹当然和我们不同,你以前那么傲,尾巴翘到天上,现在总算肯服气了吧。”

  凤镝录板起脸,自顾自饮茶。

  练青冥暗暗好笑。

  玉流连又对练青冥道:“练小友,凤三这家伙,年轻时傲得不行,谁也不放在眼里,后来遇到师妹和无棱,总算叫他知道天外有天……”

  一声轻轻叹息:

  “师姐,无陵已经不在了,往事何必再提起。”

  声音空灵悠远,极其动听,练青冥只觉三伏天里吃下一口冰镇西瓜,凉爽直到心底。

  他扭头望向声音来处,一位白衣丽人静立殿中,不知何时来,亦不知如何来,她的美难以形容,有三分清,三分寒,三分与日月争辉,还有一分不在人间。

  她的风采,如轻云蔽月,如流风回雪。

  “哇哈,月神!你一定是月神!小白,小白,快出来看神仙!”

闲坐说玄宗

下一个重大情节就要开始了,转换好费脑筋,这几天写得都很慢,对不起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