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零六章 画眉深浅入时无(2)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13 2014-07-25 23:55:37

  前殿并不远,对能在凌空飞远直线前进的他们来说。

  很快便来到一座冰雪宫殿前。

  “好凉!真的是冰砌的呀!”小白好奇地跑上前摸了一把,马上甩手跳了回来,不住地往手上呵气。

  好大!好亮!

  练青冥也在好奇,但他好奇的是另外的东西。

  脑海中映射出冰雪宫殿中有十数个亮点,其中一个,是下山以来从未见过的明亮。

  是月神宗的宗主?

  还是月神宗邀请到的强大修士?

  一道白色身影翩然出现:“练小友,你来了,恕我未曾出迎。”

  是玉流连,她脸上笑意盈盈,不复支天山上时的严肃模样。

  练青冥笑道:“哈,大姐别这么客气,我又不是什么贵客,有什么好迎不迎的,小白,别把人家的冰摸化了,过来过来,来打个招呼。”

  小白连忙装得乖乖的:“神仙阿姨好!神仙阿姨你好漂亮!”

  玉流连噗嗤一笑:“小嘴好甜,等会小心叫不过来!”

  小白眨眨大眼睛:“为什么叫不过来?”

  他天真的样子,让玉流连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小脸蛋:“进来就知道啦,来,练小友,随我进殿吧,咦,小豆小芽你一路抱过来的?没有请人照料吗?”

  她伸手想接过小豆,又顾虑小豆身上的天地牢笼。

  练青冥一边抱着小豆小芽往里走,一边随意道:“是啊,我也本来也想过雇个大妈帮忙照顾小豆兄妹的,不过想了想这样速度太慢,就算了,反正小豆一直睡着,小芽又从来不哭不闹。”

  他自己觉得无所谓,玉流连却深知千里送孤绝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深深看了他一眼,带进殿内。

  殿中人不少,也不多,十来个。

  站着的是十来个身着素装的女子,大多是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各有秀色,看来都是月神宗的弟子。

  只有一人坐着,见到他们进来也未起身,只是颇有兴趣地看着。

  这是一个中年文士,面如冠玉,意态悠闲,有出尘气象。

  练青冥习惯性对每人都报以笑容。

  小白则两眼亮晶晶:“哇,好多漂亮的神仙姐姐啊!”

  那些素装女子都忍俊不禁:“好可爱的小弟弟,来,过来过来,到姐姐这边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玉流连没有介绍她们,只向那个中年文士笑骂道:“凤镝录,还在摆你的臭驾子,还不起来见见练小友。”

  中年文士淡淡一笑,顺从地站起来:“隐匿修为的法门很妙,连我也看不出来,冲这一点,认识下也无不可。”

  他坐着时还不觉得,这一起身,才显出他身材之修长英伟,尤其是不经意露出的那股气势,直有逍遥九天乘风归去之概。

  练青冥眼中的崇拜简直能读出来:“哇,高手!高手高手高高手!”

  正在逗小白的女弟子们见到不由纷纷掩嘴而笑,中年文士自然是大高手,但练青冥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她们又大觉有趣。

  一个女弟子偷偷招手让如霜过去,悄声问道:“小师妹,真是这个人破了守山大阵吗?怎么傻傻的啊?”

  众人吃吃而笑。

  小白深感丢人,小脑袋直往女弟子们怀里拱,不敢抬头。

  玉流连训道:“死丫头,又在乱说话,练小友修为通神,你们境界不到,自然看不出来。”又对练青冥歉意道:“小友,实在惭愧,这群丫头平时娇惯坏了,说话没大没小,你别在意。”

  练青冥一乐:“哈,大姐,没事啊,倒是你夸得我不好意思了都。”

  玉流连正正神色,向他介绍那个中年文士:“凤镝录,天阙二品,我们那一辈子,除了我师妹,没有比他更强的了,他要是都达不到你要求,其它人就不用找了。”

  又对中年文士道:“练青冥练小友,修为嘛,不清楚,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你向来以眼力过人自诩,今日考你一考,看你看得出看不出。”

  天阙二品吗,和练青冥感应到的出入不大,练青冥忙抢着问好:“哈,凤仙长好!凤仙长天阙二品?哇,风雨如晦,雷电共作,真的好厉害!”

  中年文士眼中光芒一闪,庞大法力冲出体外,殿中空气变得粘稠如浆,无数龙凤虚影在周身若隐若现:“你何以知之?”

  练青冥一愕:“啊?”

  随即察觉到这个叫凤镝录的中年文士,竟然凝聚法力锁定自己,连忙退后一步,仍然暗流汹涌,再退,又退,一直退出七步之外。

  天阙二品岂是玩笑,光是边缘压力都让殿中女弟子站立不稳,花容失色。

  玉流连惊道:“凤镝录,你发什么神经?想拆了月神殿不成?”她挥手放出纯白光华,将练青冥和众弟子护住。

  中年文士眼中光芒愈盛,殿中压力越来越大,奇异风啸之声渐响:“三年前我才突破‘风流云动’的界限,开始参悟引风起雷,跨界同修,此事绝无第二人知,为什么你能一口道破?”

  练青冥连连摇头,口中急急道:“哎哎高手别误会,我只是随口一说啊,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秘密啊……”

  玉流连当时是以元神到达支天山,此时身在月神宗,元神早已归位,但即使这样,抵挡中年文士的风啸也倍感吃力。

  不过中年文士与月神宗关系特别,绝不会有敌意,因此一定是冲着练青冥来,难道那两句话真的非常重要?确实自己也未听懂。

  咦?她突然发觉有异,自己的法力明明把练青冥保护了起来,可是为何却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玉流连忍不住偏眼望去,真是咄咄怪事,练青冥确实在自己的法力范围内,而且还在大呼小叫,活像遇到多大危险,但在自己的感应中,他所在地方却是空无一物。

  回想起支天山上与他动手的情形,玉流连美目中露出促狭笑意,突然纤手一卷,将所有女弟子连同小白一起,卷到身后,纯白光华收回,任凭练青冥暴露在风啸之中。

  “练小友,上次在支天山上,你说能破世间一切法,本来我不服气,准备元神归位之后再比试一下的,不过要是你能破了凤三的大风歌,姐姐就什么都不说了,加油哟。”

  凤三?

  大风歌?

  练青冥面色变得古怪之极。

  中年文士微微一哂:“破世间一切法?无稽之谈。”风声骤然变厉,无数龙凤虚影将练青冥团团绕住。

  压力陡增,练青冥暗道一声“美女大姐坑我”,突然一反手将小豆小芽负在背后,只一只手慌忙在身前胡乱点戳。

  一个小巧的阵势凭空出现,恰好套住几只虚影龙凤,然后一起化作无形。

  “空山灵雨小天时阵?”

  他布置的正是最普通不过的空山灵雨小天时阵,连修为最浅的女弟子都识得,但是,这种阵势不是只能降雨润田吗,从来没听说过还能用于应敌啊?

  练青冥不停乱点,看似手忙脚乱,却总能将近身的虚影龙凤恰到好处套住。

  只要被套住,就立刻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中年文士眼神一凝,殿中突然响起隐隐雷鸣,一道紫色电光咔嚓一声击中练青冥——不,不是击中练青冥,而是击中练青冥头顶一团乌光。

  乌光急剧膨胀又缩小至消失,而紫色电光也同样消失。

  练青冥:“哇,高手,投降了!投降了!”

  喊投降的是练青冥,发呆的却是中年文士。

  “不可能!天地牢笼!你能调动天地牢笼?!”

闲坐说玄宗

对不起,今天太困了,来不及了先上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