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零三章 灵山讲道石点头(3)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72 2014-07-22 23:57:21

  看他的神情,是不是真的,估计他也心头敞亮,不须望归农作答。

  望归农勉强伸出手,在地上划出草图,刘铁意立刻叫来亲信,摹下草图离去。

  不多时,亲信传回飞讯,已经起出所失之仓储法器,由大军结阵保护。

  练青冥不关心他们的对话,在得到刘铁意的保证后,也解开了黄宝珠、朱武威等的禁制。

  他们果然变得老实,虽然眼底恨意不减,但表面上总算不敢发作。

  刘铁意黄宝珠朱武威明显都松弛下来,无论如何,至少免掉了眼下抄家灭族的大难,其它的事,都可以再论。

  “多谢望兄,刘某还是那句话,以后只要望兄光临,必定视为座上佳客。”

  刘铁意满脸堆笑,看不出真假。

  练青冥放下心,只要他们不召集城中驻军结阵攻击,他便能护住三小和望归农。

  “王老哥,哈,现在现在叫你望老哥了,是跟我一起出城,还是如何?”

  望归农声音还有些虚弱:“一起吧,有劳小兄弟了。”心中却打定主意,一旦离城,便强行运起剩余法力,独自远遁,不能连累这个年轻人。

  他声名显赫,为“五毒”之一,背后却要受人操作,有如木偶,那人势力之大,天下不作二人想,练青冥虽然表现得很惊艳,但他内心并不以为就足以和背后那人抗衡。

  练青冥不知道他心底的念头,点头道:“那好,本来想和小白在城里看看热闹的,现在估计是看不成了,这就出城吧。”

  他冲刘铁意黄宝珠等笑笑:“三位大人,想必你们也不欢迎我继续留在丽水城,那就就此告辞了,不用送了。”

  抱着小豆小芽,架起望归农,就这么走出洞开的监牢。

  小白作个鬼脸,一溜烟跟上。

  刘铁意黄宝珠朱武威脸上勉强挤出的笑容,在他们离开之后立刻消失,重又变成恨意与怨毒。

  三人的儿子手下还中着禁制,能不能救回还属未知,心中的仇恨当然不会轻易抹平。

  “报上去,就说五毒之一的大盗望归农闯城窃物,我等为防万一,启动守城大阵,拒敌于城门之外,望贼不能得逞,或流窜至邻近城池,请务必多加防范。又有一贼名练青冥者,闹市伤人,转移注意,疑为望贼同党,亦须小心。”

  黄宝珠恨恨地说。

  刘铁意补充道:“还有那个宏天真,还有那个陈无方,哼,他们我们动不了,请他们来的赵老财,钱老抠,哼,若不要他们满门死尽死绝,怎消我心头之恨。”

  黄宝珠阴沉着脸点头,朱武威也一样。

  其实他们都知道怪不到赵老财和钱老抠身上,只是心头邪火总要找个发泄之处。

  可怜两家重金延请高人,一为子女一为斗气,怎会料到招来横祸。

  这边按下不提。

  练青冥一路放出神意观察四周,直到出城也无动静,松了口气笑道:“好了,看来是真的没事了。”

  小白鄙视地道:“青冥哥哥你怕什么啊,他们又打不过你,哼,我就不怕。”

  练青冥笑道:“我本来是不怕的,但是多了你这个累赘,不怕也不行了。”

  小白跳起来:“你才是累赘呢,谁追得到小白白我啊,呀!”

  他使出巡天术,化作虚影,围着练青冥蹦来蹦去。

  望归农看着他俩打闹,心中生起暖意,脸上却冷下来:“小友无须讥讽,望某自知确实拖累了你们,不消多言,望某这便离开。”

  练青冥一愕,这是哪跟哪。

  “望老哥,你想到哪去了,我跟小白在山上冷冷清清,一向是拌嘴惯了的,不是说你啊。”

  小白凝回身形,眨着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

  望归农硬起心肠,冷声道:“望某有自知之明,虽然有些身家,却不过是一介贼盗。小友世外高人,岂会看得起‘五毒’之一的望某,若是别有图谋,大可明说,反正望某现在也无力抗拒。”

  意指练青冥是因他的宝物甚多才会帮他,他想着这样的话说出来,练青冥年轻气盛一定受不住,一怒拂袖离去是肯定的。

  练青冥楞了一会,突然捧腹大笑:“哇哈,望老哥,差点被你唬住,小弟鄙视你,这样的演技,也敢拿出来现,实话告诉你,你用错桥段了,我起码看过一百遍,要不我说咋这么熟悉,差点还真让你蒙过去了。”

  他笑得前俯后仰,望归农黑着脸瞪了半天,终于败下阵来,无奈道:“小友,唉,望某甘作恶人,不过是想分道而行,以免连累到你,你……唉。”

  练青冥好容易止住笑,道:“好了好了,望老哥,连累也连累了,不连累也连累了,连累不连累,丽水城那几个家伙难道还不会作文章,走吧,还要赶路,边走边说。”

  望归农很尴尬,因为小白冲他翻了个大白眼,他任由练青冥再架起一条胳膊,再度上路。

  很快练青冥告诉他曲汉然的事,望归农吃力道:“原以为老曲和我不一样,是主动叛出师门,自由自在,没想到也有羁绊,唉,五毒说来纵横快意,原来都只是人前威风。”

  白骨老仙退走后,练青冥本杰想替曲汉然恢复修为的,奈何他藏着那什么冥府玉碑当宝,“幽冥变”的法门就是他从冥府玉碑上学来,生怕练青冥看出什么,练青冥也只好由他。

  想来他一边要偷偷琢磨冥府玉碑,一边要劝说妹妹搬离巨石城,一定辛苦得紧。

  练青冥一笑:“曲老哥其实很想远走高飞的,不过我猜他多半说不过他妹妹,哈,有小白罩着他,他也不用怕什么,小白你说是吧。”

  小白得意地笑:“是啊,黑叔叔,你把你的宝物啊,钱钱啊,都给小白白,小白白保护你。”

  望归农苦笑一声:“小兄弟,要不是见识过你的身手,我一定把你当作不谙世事的无知乡下小子。我已不是第一次盗取仓储法器,你可知我是受何人指使?”

  练青冥随意道:“这还不简单,不是这个王就是那个皇呗,这种桥段我也很熟的,我跟你说。”

  望归农眼睛又直了。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我一直以为有多么隐秘,到你嘴里却似乎小孩子也知道一样,更惨的是,现在我也觉得这确实很简单,这几十年里我讳莫如深,想来真有如一场笑话。”

  练青冥宽慰他道:“望老哥不要妄自菲薄,主要是这种桥段我看得太多了——先说好啊,不要问我在哪看的,现在不方便讲,哈。”

  望归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小兄弟修为如此高明,见识如此不凡,远远超出当世所谓十大年轻高手,此前却从不为人所知,想必身世来历需要谨慎保密,望某理会得。”

  练青冥心里吃吃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