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零一章 灵山讲道石点头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369 2014-07-20 23:58:34

  “凤三狂绝一时,难道连凤三的徒弟,也无人能制?”

  宏天真翻起这样的念头,随即惊醒,绝不可这样想,泄了气势。

  他再度激发青寒赤红奇光,一字一顿道:“有无方仙师在,老夫不信你能翻过天去。”

  刚才示警的苍老声音同时响起:“不错,宏兄大可抛开顾虑,放手再战,愚兄也不信他年纪轻轻能斗过我们。”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白发白眉白须白袍,枯瘦无比,苍老无比,沧桑无比的老者,在远处现出身形,只踏出一步,便到了囚室废墟之前,快得无法理解。

  一看到他,连宏天真这么自负的人也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无方仙师,小弟不才,竟要惊动你的大驾,敢问仙兄可是也要出手?”

  地上黄宝珠、刘铁意、朱武威眼中恢复一些光泽,似乎这个枯瘦老者的话给了他们偌大信心。

  枯瘦老者,宏天真口中的“无方仙兄”顿首道:“八十年来,他是第一个不受我阵法影响的人,我突然很想见识一下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些什么了不得的神通。”

  他说的自然是练青冥,练青冥好奇地看着他,这么老的人实在很少见到,按说未到仙人境界,花月星人族的自然寿命只有百年,他的修为在练青冥的感应下清晰可见,不过是中阶九品,原则上生命之火已经接近熄灭,可是在练青冥的感应中,他的生机比黄宝珠等人还要旺盛。

  心下称奇,嘴上没怠慢:“这位老老爷子,您老怎么称呼?”

  宏天真代老者答道:“小辈,凤三难道没告诉过你,百年前在即将踏入九重天阙之际,将一身法力尽数散尽的奇人,‘无方大仙’陈无方?”

  练青冥这是真的吃了一惊,还有不愿踏入仙人境界的修士,惑然问道:“散尽法力?可是我看这位老老爷子,修为跟你差不多啊?”

  宏天真轻哼一声:“小辈无知,谁不知无方仙师散尽法力,以阵法之道重启仙缘,铸就不灭之身,修为只是随意凝聚而成,入到仙师阵中,仙人也难逃一死。”

  练青冥眼睛越睁越大,不灭之身?

  “我书读得不多,你别骗我,不灭之身?不是只有原祖不朽不灭吗?后来花月星出过那么多仙人,也没有一个修成的啊。”

  无方仙师哈哈大笑:“原祖神明之躯,乃是真正的不朽不灭,老夫岂敢与原祖相比?不过是不惧刀兵水火而已。”

  宏天真道:“仙师何须谦虚,三十年前凤三初出道时,睥睨一切,连王室中人也敢击杀,却奈何不了您,任他攻击不损分毫。您不求名利,世间不知您的事迹,但我辈中人,谁不拜服?”

  练青冥眼睛发直:“是吗?这么厉害?我看看。”

  宏天真正要嘲笑他傻头傻脑,突然一股深沉博大沛然莫御的法力波动,以练青冥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扫过他时,令他有在高山脚下匍匐颤栗的感觉。

  不光是他,地上的黄宝珠刘铁意朱武威,身边的无方仙师,远处的狱卒兵士,人人如此。

  这股法力有如惊涛骇浪席卷一切,山虽高,不及其厚,海虽深,难有它博,以宏天真准仙人的修为竟提不起反抗之心。

  宏天真脸色大变。

  练青冥刚才在他的绝技下毫发无损,他虽然意外,却因有“他是凤三弟子,有绝世身法不足为奇”的成见在前,并没有觉得练青冥有多强。

  后来练青冥点出他的法门还有绝大发展空间,他也只是震惊,却只道是年轻人的奇思妙想歪打正着。

  可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练青冥的实力。

  地上的黄宝珠等人更是头一次后悔惹上这个年轻人,该死的孽子怎么会惹到这样的高手,这分明是仙人才有的法力!天啊!难怪他能从中天枪阵杀伐之下遁走!

  宏天真更是口中苦涩,修行真的是讲天分的吗?为何一个毛头小子都已踏进九重天阙,自己半生苦修,却还在门外徘徊?

  他又泛了沮丧的毛病。

  只有无方仙师夷然未觉,大笑道:“看看?哈哈哈,小子,就算是你师父凤三到此,也窥破不了老夫的不灭玄机,何况你一区区小辈?”

  他居然完全不受法力波动影响,也没有在意宏天真等的惊骇。

  练青冥突然蹲下,如骑马步,将小豆小芽横在膝上——这是他下山以来第一次在面对敌人时腾出双手。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他口中快速念出一串话语,空出的双手随着话声急速变幻,化作种种玄奥法诀。

  法力如浩瀚海水一样震荡,又像万马奔腾一样隳突,空中突然漏下丝丝光亮。

  无方仙师声音中透出讶异:“小辈,你在搞什么鬼?”

  他的白眉一展,空中漏下的光亮立刻消失。

  练青冥束手起立,重新将小豆小芽抱在臂弯里:“呵呵,不灭之躯,原来是这样的,我看已经看明白了最关键的一点。”

  无方仙师好似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哂笑道:“哈哈,是吗?不会是自以为是,自说自话,实则愚不可及吧?”

  练青冥自顾自接着说下去:“这最关键的一点,是你不灭法门的秘密所在,一般涉及到别人法门的机密,我都不会公开说出来,不过你的不一样,其它人听了也破解不了,我就直说了,哈,其实你的不灭玄机,玄就玄在,你已经不是纯粹的‘人’,你是与阵法共生。”

  他这一句话出口,真有如晴空一声霹雳,无方仙师惊得白须白发簌簌发抖:“你?!你是?!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练青冥哈哈一笑:“别急,我都说过了,其它人听了也破解不了,他们听也听不懂,你的不灭之躯,仍然没有人能威胁到,放心好了。”

  可是无方仙师如何能放下心,宏天真以思索的神色向他望过来,黄宝珠等亦然,无方仙师白须怒张:“小辈,留你不得!看我,‘天地生我何用,日月照耀乾坤,万物生化由我,缘起缘灭随心!”

  随着他念出法诀,天空突然多出一个太阳,冉冉升起,又多出一个月亮,徐徐落下,众人身边足下,凭空长出草木,郁郁勃发。

  而包括宏天真在内,场中人都骇然发现体内生机蠢蠢欲动,向外流逝,草木吸收到他们泄出的生机,欢欣生长,频率恰与日升月落一致。

  “停!我只说一句话!听完再动手!”

  练青冥大叫,他叫声虽响,但意态悠闲,是人就看得出他并不是担心无方仙师的攻击。

  无方仙师一顿,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这小辈一叫自己就停下,难道自己在心中已经把他当作高过自己甚多的存在?

  可是既然顿住了,再接着动作就未免有失身份,加上其它人都在自己阵内,只要在自己阵内,仙人也任由自己拿捏,且不妨听听他说什么。

  “小辈有何遗言?老夫给你机会说出,说完再受死。”

  练青冥:“你的不灭之躯正在面临自我崩溃的窘境,我有办法解决。”

  说完这一句他就转身,对小白说道:“还不把丹药交出来,给你王叔叔治伤。”

  小白撅着嘴道:“没有了,在前面那个城都被你化到水里了。”

  练青冥嘿嘿笑道:“想想王叔叔答应你的宝贝,好多的,好值钱的,他伤好得快,拿宝贝给你就快,想想,宝贝哟。”

  小白眼睛发亮:“黑叔叔,啊不,王叔叔,你是不是伤好了就可以回去拿宝贝给小白啊?”

  望归农呻吟一声,他不知道这一大一小是不是神经都很粗大,难道不知道敌人就在身后,随时会打过来吗?

  无方仙师须发抖动,他真想引动阵势,以比拟仙人的力量抽干对方狂妄小辈生机,抽干宏天真黄宝珠生机,抽干所有在场听到他不灭玄机秘密的人的生机,但是一个魔鬼的声音在脑中狂响:“他有办法解决!他有办法解决!”

  小白终于还是把珍藏的丹药取了出来,喂给望归农服下,嘴中念念叨叨心疼不已:“最后一粒,最后一粒,再也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练青冥只嘿嘿笑,不说话。

  两人似乎都忘了身后还有敌人。

  无方仙师终于还是决定不耻下问:“小辈,我的不灭之躯,如你所言,即使有人洞悉秘密所在,照样无人能破,不过你是凤三弟子,看在他的面上,我可以指点指点你,你有什么粗浅看法,说出来我给你指正。”

  练青冥这才转过身,先左顾右盼:“啧啧,好果断,你们这的人杀起人来真是一点都不含糊,敌人自已人都一样,只要对自己不利,老天老地也要靠边。”

  宏天真黄宝珠等人望向无方仙师的眼光早就没有敬意,只剩怨毒,他们都清楚,如果不是练青冥叫住了无方仙师,他们现在都已经变成干尸。

  无方仙师不以为忤:“小辈不必岔开话题,换作他们也必如此,技不如人就要被人主宰命运的觉悟。小辈,你说我的不灭之躯面临自我崩溃,哼,一派胡言,你有什么办法解决?”

  他半遮半掩不愿承认,练青冥嘿嘿笑道:“神秘力量与广大生命,二者缺一,何能长久?你法门的优点是开辟了一条创建生命的大道,这本来蕴藏无限深邃秘密,足以令你开宗立派,与原祖并称也不是不可能,但你只是在欲望的驱动下为之,止于肤浅。”

  “生命总会为自己找到出路,你的不灭之躯有命无神,依托阵法,实现不灭,但要完善就要补上‘神’这个一面,显然你还达不到理解这一点的程度,所以,只能崩溃。”

  “你若不完善,则不灭之躯终会耗尽生机,呵,我说到生机,你应该明白了吧,但你一定不明白真正的‘生机’要如何产生。”

  无方仙师听得冷汗涔涔而下,再也不怀疑练青冥的话,再也不敢故作姿态,低声下气地道:“请小友指点,路在何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