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章 谁使西来敌沛公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40 2014-07-19 23:55:50

  两人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身上一凉,一种说不出古怪感觉流遍全身。

  法力!苦修数十年的法力,一瞬间全部失去控制,在体内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刘铁意朱武威魂飞魄散,因为这种现象,有个所有修士都曾被师长告诫过的名字:走火入魔!

  为什么,为什么偏要在这个时候走火入魔,最近并没有要突破的征兆啊?

  随即两人发现,自已并没有经脉爆裂喷血散功——走火入魔怎么会这么客气?

  练青冥已经回到原地,事实上制住刘朱二人并不难,他有一半心思用在防范宏天真出手上。

  宏天真并没有出手,他看着练青冥跃出,也看着练青冥轻轻在刘铁意朱武威身上点了一指,也看着刘朱二人身体突然僵住不动。

  他只是看着,这时才开口道:“你瞒不过我,大风起,云飞扬,你使的是风家大风歌,近三十年只有凤三修至大圆满,除了他,不可能有人能教出你。”练青冥突然开口一笑:“我怎么觉得,其实你并没把我放在眼里,你只是很怕那位凤三先生?”

  宏天真点点头,不以为忤:“不错,我很怕。当今之世,无人敢说不怕。”

  他凝视练青冥:“你让我感到困惑,你虽然身法不错,掩饰修为的法门不错,禁制手法不错,但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为什么你竟然一再想让我相信,你不是凤三的门人?须知我若出手,你除死无他。”

  练青冥笑道:“或许我有两下子呢,或许就算你出手,我也一样能接下呢。”

  宏天真深沉一笑:“或许,年轻人总是狂妄自大,现在我可以让你清醒下。”

  他的外袍无风自动,缓缓鼓起,像一个大气球在充气,尤其是他的双眼,渐渐泛出耀眼精光,不但越来越亮,而且还在湛蓝与赤红之间不停变幻。

  见到他的异状,练青冥大惊失声:“喂,你想干什么,你想出手?你不怕我是那位凤三先生的门人吗?”

  宏天真的声音有如闷雷,轰轰隆隆:“有些时候也不怕的,比如现在!”

  轰隆声中,两道粗大青红光柱一样冲出,半途化作两道巨龙,一龙头角峥嵘,昂然作势,口中烈火熊熊,一龙娇艳阴冷,尖细的龙爪将空气冰裂。

  两道巨龙前的所有人,练青冥小白望归农,包括地上的黄宝珠刘铁意朱武威,在巨龙爪下渺小得有如虫蚁。

  一股无可抵御的撕裂之力在龙爪抵达之前,刺啦一声,将囚室翻转,从正中间断为两截,而龙爪则恰好在此时捏合。

  赤焰大作又寒霜冰冻,寒霜冰冻过后又赤焰大作,赤焰大作又寒霜冰冻……瞬间转变无数次。

  咔嚓!喀嘣!

  构建囚室的材料是五金之英,质地坚硬法术难损,却禁不住这样高热与冰冻的连番打击,转眼便如泥砖土瓦一样裂开,断处毫无光泽,显是已成废物。

  黄宝珠、刘铁意和朱武威,则不知何时已被远远抛开,并未被这样惊人的攻击波及。

  宏天真大袖一挥,两道巨龙意犹未尽的昂首咆哮一声,重又化为湛蓝赤红光柱,收回宏天真体内。

  “哼哼,小辈自寻死,老夫便成全你们。”

  他不再看破破烂烂的囚室一眼,转身走向黄刘朱三人,见三人眼中焦急神色,胸有成竹地笑道:“三位勿慌,我知你们追寻何物,放心,仓储法器极其稳定,老夫的命魂化龙之术虽然霸道,也并不能将它损坏,待老夫为你们解开禁制,派人在囚室碎石烂肉中细细翻找便得。”

  三人眼中焦急之色不减反增。

  宏天真以为三人还在担心,哼了一声:“老夫与上届天马皇平辈论交,仓储法器特性知之甚详,否则岂会冒失出手。”

  他心中不爽,出手便重,闪电分出三掌拍在三人头顶:“一阳初始,万象更新,头顶乃一身气血之总汇,无论那小子使的何种禁制手法,在老夫的龙变之力下,一掌便可解开。”

  三人各挨一掌,纹丝不动。

  宏天真不自然地咳了一下:“毕竟是凤三弟子,手法倒也有些巧妙。”他又是一掌拍下,这一掌力道又大了几成,黄宝珠三人痛得嘴角直抽,但仍旧不能动弹。

  宏天真脸上很有些挂不住,甚至有出手毙掉三人以免传为笑料,不过还是忍住了,冒这么大风险杀死凤三门人,为的就是借这三人之口向歌乐皇卖好,要是杀了,岂不白费气力。

  这时一道苍老声音从远处急急传来:“宏兄小心!对面仍有生机!”

  宏天真遽然前冲,冲出一半身形左右幻化无数虚影,在右侧现出身形急转,湛蓝寒光和赤烈火焰已然护住全身。

  这一翻反应老练之极,若是像一般人听到示警马上吃惊回头,说不定就遭了敌人的突然打击。

  可是他却白表演了,练青冥好端端地站在原先的位置,脸上似笑非笑,小白则是伸出小手指着宏天真,咯咯乱笑:

  “哎呀哎呀,青冥哥哥笑死我了,这坏人老爷爷逗死小白了,哇哈哈哈!”

  宏天真老脸一阵火热,可是马上便强行强下,深吸一口气:“小辈,你怎可能无事?”

  练青冥:“你的法门很了不起,叫什么?‘命魂化龙术’?唔,常人唯恐对魂魄保护不周,你却将自己魂魄炼成化身,既能随你心意玄功变化,又不像元神那样脆弱,不错,不走寻常路。”

  他是很认真表示欣赏,宏天真听到耳里却满不是滋味,索然道: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一生精研魂魄变化,自以为创下造化乾坤的神术,想不到连凤三的传人都不能拿下,还想什么与如雄争锋,罢了罢了。”

  刚才还充满自信的大修士,这么容易就意志低沉,或许越是自负之人,就越容易失意失落吧,练青冥连忙道:“哈,老爷子,别啊,你这‘命魂化龙术’很厉害的,只是你火侯还差点,啊不,不是火侯差,是你还没炼完全,对,你还没炼完全,人有三魂七魄,各有所主,你不过炼就双魂,一主狂,一主寒,另外还有主杀之魂,主傲之魂,主怒之魄,主震之魄,主屈之魄,主压之魄,主慑之魄,主夺之魄,若是都炼成了,必有大不同,而且魂魄互补,又成天地。”

  宏天真一震:“没炼完全,三魂七魄?不错……为什么?你在指点我?为什么?”

  练青冥哈哈一笑:“我说过,要和你做个交易,你越修为高,我越有好处。”

  宏天真早过了热血年轻的阶段,练青冥的指点虽为他破开迷津,但他的感激之心只存在短短片刻,便被功利之心取代,他眼中光芒闪烁,心中念转不停。

  练青冥见状又笑:“老爷子,没用的,外面那位虽然布置的阵法很厉害,不过我恰好也懂一点阵法,你就算联合他一起出手,也拿不住我的。”

  宏天真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向练青冥,外面确实有一位身份不在自己之下的阵法大家,在朱武威请求之下布下“遮天蔽日断绝大阵”,隔绝内外感应,不须担心阵中情形被凤三的神通感知,他才敢于出手攻击“凤三传人”。

  可是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