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九十五章 观者如山色沮丧(3)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87 2014-07-14 23:58:29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起来,客栈老板待他舆洗完毕后,期期艾艾道:

  “仙……仙长,城守老爷着小的传话,请仙长到府上赴宴,督军、领军、护军、四门校尉等大人均陪侍在座,静侯玉音。”边说边递上一份精美请柬。

  练青冥细心给小豆小芽抹脸,随口应道:“我走不开,让他们过来吧。”

  客栈老板苦着脸,不退下,也不敢多说。

  练青冥不想为难普通人,接过请柬,在上面划了两下,对他道:“大叔,你拿这个回给城守,他那边应该有人看得明白。”

  客栈老板无法,只得拿了退下。

  客栈外的的布防比昨晚更为严密,在练青冥脑海中反映为一片一片的星星点点。

  看这些星星点点的明亮程度,都是有些根基的,不知是城守招揽的闲散修士,还是城里守军中的精锐之士。

  如果练青冥是普通高手,即使是一派宗主的修为,这种阵仗都足以吃定他,不过看来城守是个聪明人,能判断出练青冥并不普通,所以维持表面上的客套。

  在练青冥下榻的客栈不远处,一间酒楼之上,数名黑衣人闭目打坐,浑身光焰腾腾,赫然都是中阶八品以上的大修士。

  他们所坐的方位非常独特,隐隐构成一个奇妙阵势,无数细微光线穿梭交织成复杂不可思议之罗网,在罗网中间,有一个一指来高的模糊小人。

  其中一人突然开口道:“我建议,放弃此次任务。”

  他坐在中心位置,似乎身份也是最高。

  其余黑衣人齐齐震动一下,其中一人道:“我黑衣盟成立不足五年,信义最为重要,若放弃,于我等声望大不利。事主反应不论,盟主也必不应允。”

  中心那人仍然坚持:“试问谁能使‘循天相命定运夺气大阵’失灵?仙人也不能。如今非独目标本人,连目标身边两个小孩也同样不在阵中显现,这表明目标能力绝非我们所能应付得来,与其失败,不如放弃。”

  他举的证据一定非常有说服力,因此其余黑衣人都不再反对。

  中心那人又道:“不过目标既然使我等遭遇出道以来第一次挫败,就必须在将来付出代价,你们回去禀报盟主,我留下来,记录他的行动,以备日后之用。”

  其余黑衣人一一点头,遁入空气中消失不见,阵法中间那个一指来高的模糊小人也随之消失。

  只剩中心的黑衣人,慢慢除去黑色外衣,收走出客栈。

  晨光熹微,平日里这个时候的街上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喧哗,今天却大为冷清。

  小摊小贩基本不见,临街的商铺也多只是打开,没有人在门口叫卖揽客。

  一小队军士把住街口,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也使得气氛变得严肃,自然没人愿意在这种时候买东卖西,倒是都躲在家中偷偷张望。

  昨天的事情早已传遍,据说打伤城守公子的人就宿在城中客栈里,简直是赤裸裸地不把城守放在眼里,他们昨晚,不,昨天下午就在等待城守调动大军将那人连同客栈踏平。

  这种事以前也有过那么两三次,结局从来如此。

  可是这回城守好像变了性,一夜过去竟然平安无事,不由让人暗暗称奇。

  城守府中,黄宝珠沉声问道:“难道真的无法解开?难道真的要本府向歹人低头?”

  他就是丽水城的城守,黄宝珠。

  他的儿子,失去半截手臂的黄书广,便平放在他面前的一幅锦榻上,面色苍白有如死人,胸口都看不到起伏,只有微弱的鼻息还能证明活着。

  他问话的对象,是一名长衫秀士,和十数名高明家将。

  家将不敢回话,长衫秀士却很从容:“东家,你也是修行之人,多少也能明了,这种邪术不属任何宗派,否则以你我见识,不至于毫无头绪。不过既然对方给了一天时间,便是说还有商量余地,且先稳住他再说。”

  黄宝珠哼了一声:“罢了,先救书广,本府现在便过去,叫上刘铁意、朱武威,他们的儿子也一样中了邪术,都要出力,谁也少不了。”

  很快,丽水城守黄宝珠并丽水领军刘铁意、丽水四门校尉朱武威一行,亲自来到练青冥投宿的客栈之外。

  他们没带多少随从,比起平时算是轻车简从了,只有十来名军士,抬着躺有半死不活黄书广等的锦榻。

  还有客栈老板,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黄宝珠调整心情,笑得亲切:“掌柜,麻烦去通报一下练仙长,就说黄某等前来代子谢罪,请仙长赐见。”

  他这样降低姿态,料想对方一个年轻人,就算有一身高深修为,处世上必定不及自己的老练,大庭广众之下一定不致令自己难堪。

  果然,练青冥让掌柜转述的话很客气:“来了就上来坐坐”,只是话虽客气,但人却没有露面。

  黄宝珠强抑心头火气,步入客栈。

  终于见到了打伤自己儿子的人,即使早就得到禀报说是个年轻人,但这么年轻还是让他愕了一下。

  “练仙长真是年少有为,天资绝世,黄某教子不严,冒犯仙颜,还请仙人宽大为怀。”然后亲手端过两个锦盒,打开一个:“这里是白玉雕花写意宝鉴,送给仙长幼弟,聊以压惊。”

  练青冥微笑:“不错不错。”

  黄宝珠再打开另一个:“这是斑斓五彩多情缠丝坠,供仙长闲时把玩。”

  练青冥微笑:“挺好挺好。”

  黄宝珠陪笑道:“区区薄物,不成敬意,还请笑纳,犬子不肖,惹仙长出手惩戒,想来此番过后必会洗心革面改过自新,还请仙长解了他身上禁制。”

  同来的刘铁意、朱武威也道:“不错,还请仙人解了劣子身上禁制,我等回去后必定严加管教,不使再犯。”

  练青冥微笑不变:“其实,不用送东西这么麻烦的。”

  黄宝珠讶道:“仙长之意是?”

  练青冥微微一笑:“我昨天说过了的,我可以再说一次,向我证明他们有不应死去的理由,那么他们的生命就能再延续下去。恕我直言,你刚才并没有说出什么理由。”

  黄宝珠脸上仍然在笑,声音却已冷下来:“仙长这是有意为难本府了?”

  练青冥:“好说,我其实并不是很乐意这么做,不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黄宝珠眼中闪出骇人的青光:“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把路走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