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九十一章 雨打青松自风流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49 2014-07-10 23:56:55

  酒楼高层靠街的雅座,居高临下,风景尽览,多是供给富贵人士。

  这些公子小姐不用说,富贵两字是占全了的,不是督军的公子,就是城守的小姐,都是雅座的常客。

  平时里没事也要找事,何况是赵大财主家摆擂台招亲,这么好玩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他们一连几日在城外拦道设卡,对外地来打擂台的人士评头品足。

  反正随身都有高明的家将,惹不起的自然有人及时提醒。

  高手多数都是御空而行,用两务腿赶路的,高明不到哪儿去,所以他们大可放心地戏弄路人,到后来又是开盘设赌,又是与路人比划,虽然没什么恶意,但把不少路人弄得狼狈不堪。

  昨天是开擂前的最后一天了,一群人本来以为没什么乐子,都准备收拾回城了,结果一个矮胖胖、圆乎乎的黑影从天而降,把所有人一通暴踩。

  黑影的身法那叫一个滑溜,在众人头上蹦来踩去,等被踩懵的众人爬起来要反击时,却总是击中虚影,还换来不停的嘲笑:“坏蛋你们打不着!打不着!哇哈!我踩!我踩!我踩踩踩!”

  旁边各自的家将反应过来要出手时,黑影已经冲天飞走,倏忽地走了,正如他倏忽地来。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只留下一堆鼻青脸肿伤残人士,在哇哇叫骂。

  回城后有家将终于想起,黑影使的是传说中花月星最正统的法门:支天八法中的巡天术。否则,光听声音就知道只是个稚龄童子,怎么可能有连他们都反应不及的身手。

  既然能使巡天术,那就是支天山原氏嫡系子弟,支天山是大陆圣地,就算现在再没落,也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修士惹得起的。不过他们的劝解只招来一通骂:支天山又怎么了,原氏又怎么了,皇上不是都刚攻打过他们吗?有种别让本少爷/小姐抓到!

  今天是赵大财主比擂招亲开始的日子,他们老早已经订好了这里的雅座,本来想看看比武斗法,消除一下昨天莫名挨揍的憋屈,结果没看几场,突然听到了嚣张无比、印象深刻的笑声!

  朝笑声处望去,一个白白胖胖高出人群一头的小家伙十分显眼,就是他!

  几乎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就确认了,而且认出是昨天跟着那个乡下小子进城的小孩,他们都不笨,马上明白那小孩是恼他们踢那乡下小子,找他们出气的。

  啊呀呀!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从来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哪有人敢欺负回来的!

  再一看,那小孩骑着的人,不就是那个乡下小子吗,居然敢转过头来看本小爷/小姐,居然还不跑,可恶,居然还敢微笑,啊呀呀!

  “给我上!”

  守在雅座外的家将立刻冲进来:“是!少爷——咦,打谁?”平日少爷一喊“给我上”,场中必定有个倒霉鬼,可这会雅座里面没有生面孔啊。

  “笨蛋,给我过来,看到没有,就是下边那个小破孩,还有那个乡下小子,还有他手上抱着的两个,通通抓上来,一个都不能少!”公子小姐叽叽喳喳地指着窗下人堆。

  “是!少爷!”家将响亮地领了命,心中暗暗同情,这不是昨天那个乡下小子吗,进城就进城,看什么热闹,被公子叮上了,少不得要挨一顿板子。

  他们守在门外,没有听到小白那嚣张的笑声,还不明白是为什么要抓人。

  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因为练青冥听到楼上的对话——这个距离在他的神志感应范围内——知道下面会上演一点小插曲,不想影响别人看比擂,顶着小白往外退出来。

  楼上公子哥小妞儿以为他害怕了想逃跑,齐唰唰从楼上一跃而下:“臭小子,往哪跑!”

  正值擂台上刚分出一轮胜负,叫好声潮起之后潮落,空旷安静,他们的叫声便显得格外突出,一群脑袋都向他们望过去。

  公子哥小妞儿们下意识地摆出优美姿态,衣袂飘飘,大有出尘之风,只是脸上不是青肿就是黑圈,略有些不协调。

  “哈哈!”“哎哟喂!”“我的妈呀!”

  小白笑得最为夸张,前俯后仰,差点从练青冥肩头掉下来:“哎哟,不行了不行了,笑死人了!青冥哥哥快看,大马猴,大马猴!”

  公子哥小妞儿们也醒悟过来,又羞又恼地跳下地:“不准笑!再笑连你们一起抓起来!陈大!你们死人啊,还不给我上!”

  赶到的家丁马上驱散人群:“都闪开都闪开,督军府办事!有碍事者一并拿下!”

  这时众人才认出这几个鼻青脸肿的年轻公子小姐,连忙退开,空出一块地面,一边退一边奇怪,居然有人敢动这些小霸王,还不知道及时出城,这下好了,被抓到了哪有好果子吃。

  练青冥微微一笑,站定不动,任他们围住。

  他这份气度像是高手,但身上空荡毫无法力又让人不由为他担心,看热闹的人群里面有的是修炼好手,看着直摇头,这小子傻了,要么钻进人堆跑掉,要么讨饶,装什么镇定呢。

  公子哥小妞儿们也是这么想的:“臭小子,还装,昨天差点被你瞒过去了,现在可不会再让你骗住了。”他们平时里飞扬跋扈,不是没碰到过表面低调实则有几下子的修士,这些修士开始或许能让他们吃一惊,不过,哼哼。

  昨天踢练青冥的那个公子哥儿得意一笑,十分郑重地捏起法诀:“十方无极!现!”

  锃亮闪烁的光弧从他身上亮起,一圈又一圈,直到整整十圈光弧罩体,闪烁不亮,整个人有如神佛一般令人不敢逼视。

  “啊!法器!是法器!督军老爷的十方无极!退开,快退开,十方无极可是出名的强大法器啊!”看热闹人群像受惊一样争着后退,生怕被光弧伤到。

  “还有我,看我的流苏浮云!现!”

  “还有我,看我的千芳一窟,现!”

  ……

  居然人手一件法器,瞬时间擂台下光芒四射,争奇斗艳,令人目不暇给,也有不少人眼中露出贪意。

  看热闹的人群是一退再退,连擂台后面一直隐而未出的人物也惊动了,一个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的大胖子,和一个挺拔高峻相貌清奇的修士步上擂台。

  “这些顽劣纨绔,仗着父辈一点权势,就拿出法器炫耀,若是有人心怀不轨出手抢夺,看他们谁能保得住!”那个清奇修士哼声道。

  大胖子连忙陪笑道:“是啊是啊,连小女都说,法器对她们修行之人来说极为珍贵,连她师门中都没几样,宏仙长,这些小儿都是城中要人子弟,不知天高地厚,若是在鄙人台下被人抢夺去,怕是要落下干系,还请仙长庇佑则个。”

  这清奇修士原来便是昨天练青冥听到过一次的“宏大仙人”,他自矜地微一点头:“城守等对本人执礼甚恭敬,看在他们面上,本人便留意一二,想来无人能在本人眼皮底下得手。”

  流光扫过全场,几个眼神闪动的修士无一遗漏,都是修为不凡,足以与擂台上取得十连胜的人士并论的。

  空地中央的练青冥自然也进入他的视线,不过只是一眼而过,毕竟只是一个没有法力的凡夫俗子,不值得他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