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八十四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709 2014-07-03 23:49:33

  巨石城练兵场上,驻军正在操练。

  下午的阳光照射下来,场中有如洪炉,有兵士受不了热毒,在心里暗叫老天快点变天,哪怕只阴上一柱香也行。

  天果然变阴。

  阴森,阴沉,阴暗,突如其来的乌云像一个巨大的圆顶,盖住了巨石城。

  而且马上就由阴转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驻守巨石城的深湖将军大叫一声,从骑兽上摔了下来。

  而亲卫们也没有上前去搀扶他,不是他们忘记了职责,而是惊恐过甚——黑压压的头顶深空处,一张巨大的人脸正在形成。

  而且是正对着巨石城!

  而且正在缓缓降向巨石城!

  深湖大将军好歹也是中阶一品的修士,从地上一跃而起,急急喝道:“还楞着干什么!马上传讯东南大帐,有超级修士逼近巨石城,无力迎敌,请速派救援!”

  这种时刻才显出了中天王朝军士过硬的素质,虽然人人脸色苍白,但仍能稳住阵形不乱。

  人虽然能稳住,但骑兽却不能。

  练兵场中有两个大队的骑兵,骑兽有的躁动不安,哀鸣不绝于耳,有的狂性大发,挣脱缰绳横冲直撞,一时军阵大乱。

  深湖将军深吸一口气:“所有将士听令!就近结阵,十人一组,十组一列,十列一队,结铁血同仇大阵!违令者就地处决,慌乱者就地处决!”

  赤红光芒从一名又一名军士身上冲出,遇之则合而为一,再遇再合,不多时场上赤红光芒已经连结成一整体,将军士和骑兽一并罩住,勉强不再骚动。

  但天空中的人脸也降到了数百丈高处,眉眼五官越来越清晰,深湖大将军心中惴惴,普通修士遇上中天王朝大军,有如飞蛾扑火不堪一击,但这样惊人的降临方式,又岂会是普通修士?

  空中那张人脸已经可以看清,是一个紧闭双眼的老者,滚滚乌云凝成的长眉,在紧闭的双目上拂动,有一种说不出的邪恶意味。

  人脸突然动了,准确地说是人脸上的嘴张开了,发出虚无缥缈的声音。

  “谁在窥探本座?”

  天地间骤然一紧,包括深湖将军在内的所有军士、巨石城中的所有居民,同时眼前一黑,被巨大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

  深湖将军非常想说“不是我”,但是浑身的法力都用来抵御压力,以他中阶一品的修为,连一个字都发不出。

  此时从天下往下看,巨石城正被浓重的乌云包裹着,像一个巨大的蛋,巨石城就是蛋中的“黄”,可惜这个蛋是乌黑的,蛋“黄”更是漆黑一团。

  可是如果细看,会发现在漆黑一团的蛋“黄”内部,还有一个“核”,那才是真正黑到无以复加。

  而练青冥,此时便位于这个黑到无以复加的黑“核”中。

  练青冥脸上古井不波,双手却在身边不停捏动法诀,双手中原本托着揪着的蛊虫不知去了哪里。

  如果有人看到他的手势——当然现在没有任何人看得到——会发现他在这短短时间内,居然连续使出了风花雪玉四大家族、西月山一品莲花洞、九寒山洗剑沟、上天台、明镜阁、小河水榭、大江堂、连根崖等数十种不同法门,而且每一种都深得真意。

  黑暗如潮水侵袭,这隔绝一切的黑暗,并不是单单让人无法视物,更是一种无孔不入的攻击。

  它们在撕,在咬,在抓,在刺,在扎,在腐蚀,在穿透,在溶化。

  把它们比做虫豸也可,比做猛兽也可,比作狡猾的人类也可,比作疾病、衰弱、瘟疫也可。

  练青冥用不同的法诀抵挡,不时变幻,而黑暗总能趁衔接之间的缝隙挺进,屡屡突破练青冥的防守。

  只是每次当它们以为得逞,突破到就要触及练青冥身体时,就会凭空消失。

  而练青冥又会及时换上另一种法诀。

  再被突破,再消失,再换,渐渐地,练青冥的法诀衔接越来越自然,就像这些法诀本来就是同出一门似的。

  天空中的人脸再度张开大嘴:“你是何人?能在老夫的幽冥地狱中存活如此之久,量非无名之辈,为何要与老夫为敌?”

  练青冥这才抬头,望向天空高处,如果忽略掉数百丈厚的黑暗和乌云不计,恰好与人脸正面相对。

  “幽冥地狱?有点意思,我是练青冥,呵,很多次有人问我是谁,我还是头一次回答得这么爽快。”

  天空中的人脸嘴唇翕动:“练—青—冥?”声音在乌云中折射,变得诡异模糊。

  练青冥双手像抽筋一样地捏动法诀:

  “哈,幸好我跟这里的修士交过几次手,有了经验,你们都挺阴的啊,时刻不忘暗算。”

  周身的黑暗像沸水一样翻腾,练青冥突然闪电般伸手——这还是陷入黑暗后他第一次有大幅的动作——缩回手时,手掌中紧紧抓着几条黑丝,像活物扭动,像活物一样吱吱有声。

  天空中传来闷吼如雷:“不可能,绝对没有人敢用手接触心魔之丝,就算是当年的风无棱,也只能以风骨刀斩断,你究竟是何人?”

  练青冥居然把手举起来,像先前观察幽冥火蛊一样观察黑丝——可是,这样的黑暗中,他怎么可能看得见?

  “哈哈”,他居然开心地笑:“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偶尔冒冒险真的很有必要,这个东西的形态好复杂,比你那个小虫子高级多了。”

  天空中人脸显出震惊表情:“此乃真正域外天魔残魂,被我以无上法力从虚空中摄来,除非是天魔降临,又或者原祖复生,否则触之必死绝无幸理,因为它根本就是超越修士层次的生命,你的声音非常年青,绝对不可能已经修至神明之境,因此我可以断定,你绝非花月星人族!你到花月星有何居心?”

  他的判断竟然与事实相去不远。

  练青冥却无所谓,遥遥说道:“是也好不是也好,没什么大不了,三个月后你就知道了,其实我正是为这个找你,当然现在还不能跟你说得太明白。你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我看看,注意不要把外面的城毁了。”

  天空中人脸不怒反笑:“小子,你是否以为我拿不下你?”

  练青冥摇摇头:“不,我知道你没有展现真实本领,简单地说,你以旁门之术,强行达到‘化身万亿’的境界,利用无数元神分身吸取生魂之力滋养自身,虽然弊端多多,但战力却也因此高到‘九重天阙常来往’的程度……”

  “啊呀!”天空中一声闷雷也似大吼:“你怎么知道?”

  练青冥:“我看到的嘛!”他抬起手,那团幽冥火蛊不知何时又回到手掌上:“呶,这个。”

  天空中人脸与黑暗相通,立刻得知有如目睹:“咄!”

  幽冥火蛊与声同时拔然作势,欲要挣脱束缚,练青冥手一挥,成团的火蛊整个消失。

  天空中人脸大吼:“啊!我的元神!”他的双眉斜飘而起,漫天的乌云又厚实沉重几分。

  练青冥连忙阻道:“喂先等等,等我把话说完再发飚——你的元神分身没事,我还没研究完,不会弄坏的,你强行剥离自身元神,其实是饮鸩止渴,元神务求精纯,而你获取无数生魂之力,参差不齐,元神虽得以壮大,但只是沙地上建高楼,随时会坍塌——喂,听我说完——喂,靠,你来真的!”

  黑暗突然凝固,几乎与练青冥曾体验过的破碎枪禁锢空间一般无二,但威力却完全两样,当初王云岫只是借且破碎枪的神通,本身修为不过中阶,而眼下却实实在在是仙人施法。

  练青冥布下的阵法、禁制像蛋壳一样裂开,黑暗化作一只大手,一把捏住大厅中的所有人。

  “小子,我不会现在杀死你,我会把你的魂魄抽出来,注入我的元神分身,把你也炼成一只幽冥火蛊,为我吸食生魂,世世轮回!如果你真是域外天魔,那更好,等我将你的残魂炼成心魔之丝,凑足九千九百九十九之数,再杀上支天山,杀尽与风无棱有关的一切人,雪我二十年前被辱之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