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七十八章 奈何明月照沟渠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11 2014-06-27 23:44:09

  千蜂之毒,其毒入骨!

  数对青紫色尖锥色泽突然变得稀薄,青紫色的烟云弥漫而出,连结成一片,覆盖住练青冥这一大三小。

  老者有十足信心,千蜂门祖师有过一举围杀数十名准仙人的战绩,千蜂之毒非烟非雾非光非气,触之无解,连元神被沾到也要消融,就算仙人也不敢硬扛。

  像这小子傻傻地坐等他发动千蜂阵,哪怕他是仙人,也只有肉身元神同时消亡的份,何况他绝不可能是仙人。

  千蜂门除了功法中蕴含奇毒外,还有一种特性是他人所不知的,那就是对于探测敌人真实状况有独到之功。

  这种探测方式有别于常规的气机探测,是师法蜂群特性,直接探测生命强度,修士的寿元随着修为日深而增长,生命强度也越来越高,千蜂门便是通过感知生命强度来判断修为深浅,不受各种掩饰气机法门的蒙蔽,百不失一。

  老者之所以在见到练青冥的异状后仍然有恃无恐,便是因为他以本门秘法,感应到对方的生命强度还不如普通人,傻小子极有可能是被背后主使赐有保命法器,但在千蜂之毒下,任何法器的材质都挡不了多久就会被蚀穿。

  在老者自信的笑容中,练青冥双手像划水一样向两侧分开,划出一个半圆后又绕回,在身前合笼,手掌相对,中间一个青紫色的氤氲小球,像活物一样一鼓一鼓跳动。

  而弥漫开的青紫色烟云,就随着鼓动,被吸进小球,色泽变得越来越明亮。

  “一般情况下,我是个好人。”林间树荫映照在练青冥脸上,使得他看起来复杂神秘而又充满魅力。

  “但那是一般情况。”练青冥的声音缓慢而又清晰,老者,以及他的男女门人,脸上的表情从自信、残虐、讥诮变为迷惑、惊恐、畏惧。

  “我信奉一个原则:任何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如果我没有碰到,那么我无能为力,如果我碰到了却不阻止,那就是我的责任。所以只要有可能,我都会同样方式回敬杀人者。”

  老者和男女门人的动作,全都定格在挥动青紫色尖锥的一刹那,因为他们体内的气机突然间全都混乱一片,无法控制躯体。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邪法?

  还是利用法器造成?

  老者尤其震怖,他能感受到体内澎湃的法力和气机,正在一点点流逝,流向那个小球,他想止住,但连一丝气机也指挥不了,仿佛已经弃他而去。

  他心中狂喊:“回来!回来!”

  可是没有用。

  他在快速衰弱,纵使他中阶八品的修为堪称雄厚如江河,但江水也有干涸的时候。

  失去法力,他也不过是一个老人,他忽然也品味到了死亡的恐惧,真奇怪,以前杀人时怎么就只感觉得到快意呢。

  “求求你!放过我!”年纪越大,越知道眷恋人生,他心底的呐喊透过眼神表达出来。

  练青冥居然能够看懂,轻轻摇了摇头,眼光转到妙龄姑娘,她的眼神仍然恶狠狠地,又依次扫过数名男弟子,有的眼神仍然悍然,有的眼神充满哀求,有的眼神充满谄媚。

  练青冥抱起小豆小芽:“走吧。”

  小白一骨碌站起来:“就完了吗?这个球球是什么,给我玩好不!”

  练青冥右手抬高:“现在不能碰,有毒,青冥哥哥研究完了再给你。”

  小白撅起嘴,却听话地没有去够,扯住嘴角冲老者等人做了个鬼脸:“咩~坏人,我们走喽!”

  老者等有如泥塑木雕,不能作任何反应。

  妙龄姑娘的眼神终于不再凶狠,她也开始感到恐惧,竭力想将头转向练青冥,她想表示出柔情,她知道,她很美,她笑的时候很少有男子能拒绝的。

  可是只能听到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他们看不到练青冥,看不到他手中那个小球还在一鼓一鼓地动,只看到他们围住的一片区域,青紫色的烟云已经淡至看不清了。

  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们的眼神变为绝望迷乱。

  好多天以后,有行人经过这片林子——本来不会过这么久的,只是现在行人太稀少——发现了林间有几堆完好的衣物和兵器,等不到主人,便取走了。

  练青冥和小白重新上路,虽然真正休息的时间没多久,但也足够恢复精力。

  青紫色小球现在已经不再跳动了,变得青紫晶莹,像一枚宝石。

  只有练青冥知道这枚宝石有多久危险。

  在客栈中他就感应到老者突然迸发的杀机,之后老者跟随了一路,杀机始终没有减退。本来以老者中阶八品的修为,他并没有怎么重视,只习惯性布置了一个阵法保护三个小家伙。

  结果当青紫光锥出现的时候,脑海中那奇异的点点星光突然主动示警。

  这还是出了原祖静室后的第一次。

  练青冥虽然不知道这些星星点点是怎么回事,但是知道它们一定跟续命珠有关联。按原妙天的说法,续命珠的神奇连原祖也参之不透,它们的示警绝对非同小可。

  因此他没有迟疑,立刻驱动星光,将青紫光锥中散发出来的烟云全部吸附起来,形成一个小球。

  又以自己独创的手法扰乱老者及弟子们的气机,一举制敌。

  想到这,练青冥把小球举起来,放到眼前,迎着阳光观察。

  在阳光下,里面清楚地显示出是一团烟雾似的东西,没什么特别啊。

  他放下手,尝试输入一丝气机进去。

  “咦!”

  气机一进去就迟缓下来,像是被麻醉了一样,甚至还有沿着气机回溯的迹象,练青冥连忙又输入一丝气劲去抵挡,似乎是抵消掉了,却马上又涌上来一丝,赶紧又输入,又抵消,又涌上来,直到第三次,才不再有动静。

  看来这就是对方法门的特性了,与自己刚开始感应到的一样,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没什么可怕,一定还有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望了一眼前方,离下一座城还远着,练青冥干脆玩大一点——他把小球里面那一丝气劲抽离出来,输入到体内的虚拟机内。

  那丝气劲已经变成青紫色。

  轰地一下,几乎是刚一进到虚拟机,青紫色气劲立刻活跃起来,以连练青冥都震撼的速度扩张,而虚拟机内的天地牢笼也马上惊动,黑色玄光如涨潮一样迎向青紫色气劲。

  两边如角斗一样,互相交缠,一会黑色玄光染成青紫色,一会青紫色气劲被同化为黑色。

  练青冥心神整个地集中在虚拟机上,观赏这一场最激烈的生死大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