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三十三章 知汝远来必有意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95 2014-08-21 23:40:36

  谷实并非没有头脑,没有头脑的话,也不大可能从异族的奴役下逃脱。

  它话里的意思很明白,想要利用法宝,来掘开这里的地面,寻找出《变天古卷》。

  惊电真人为难地摊手:“谷实大人,这个要求,晚辈怕是想答应也没办法。”

  谷实眼中凶芒一闪:“什么?”

  惊电真人指着地面道:“谷实大人请看,原祖传下的所有法宝,悉数在此。”

  谷实瞪大双眼,辨认半天,大吼道:“法宝残片?你什么意思?”

  惊电真人一脸哀怨:“五百年前,原氏出了一个不肖子,是原祖之后最强修士,他与当时的所有仙人同归于尽,这里便是当时的战场,所有法宝都在大战中摧毁,原祖传下的《变天古卷》也深埋于地底。”

  谷实怒吼着一拳砸向地面:“你骗我?就这么几件?!难道一件也没有剩下?我消灭的那些修真者的星球,个个都有数十百万件法宝!难道雪域兄还比不上他们?信不信我把你砸成肉泥?”

  惊电真人等它吼完,才平静问道:“请问谷实大人,原祖要法宝何用?”

  谷实一窒:“咦,小辈说得倒也有理,以雪域兄的能力,确实不需要这些东西,当年在虚空至暗之洞中救出我等时,也没有动用法宝——可是,切开这种近乎不灭之血浇注的土石,非要有质地足够坚硬的锋锐法宝不可,吼,让本大人想想。”

  练青冥听到这,迅速传音给惊电真人:“惊电真人,你问它,它能否回到被消灭的修真者的星球,取来那里的法宝?”

  惊电真人听到后,不明白练青冥为何要问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才问道:“谷实大人,您既然可以飞跃虚空到达花月星,能否去其它星球取来法宝?”

  谷实正在苦苦思索,顺口回道:“不行,外面不能去,而且雪域兄布下的屏障太强,我无法通过。”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惊电真人,它赐予惊电真人的血红色盔甲应手而裂。

  “小辈,你想套我的话?”

  它眼中射出森森杀意,原惊电暗暗叫苦,不知道这个问题哪里触到了它的逆鳞,好在他知道这时候不能慌乱:

  “谷……实大人,晚辈不明白大人的意思,晚辈委实是想为大人分忧。”

  谷实眼中血色杀气跳动很久,才慢慢松开手。

  “哼,我信你一次,因为你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但是,下不为例,否则你绝对不会有机会活命。”

  原惊电竭力装出服从的样子:“是,是,晚辈以后一定不再胡乱多嘴。”

  心中却翻起惊涛骇浪:“外面不能去?为什么?屏障太强无法通过?那它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能进不能出?练青冥何以要我问这个问题,难道他知道什么?”

  一连串疑问快速闪过他的脑海。

  而地底的练青冥则是抓到一线亮光:“原来,那次意识神游见到的景象居然是真的,花月星外围真的有一重屏障,是原祖布下的,老天,罩住整个花月星外的星域,这手笔,简直大得变态啊,这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吗?原祖到底有多强?”

  那还是在十强弟子失踪后,风花雪玉四大家族族长联手逼宫原妙天,两方对恃时,恰好成全练青冥,得以同时触及数百种至高至妙的法门,在悟道的状态中,意识扩张到无限远处,被花月星许多光年之外的一层屏障挡回。

  (见第二十章)

  “外有强敌,不可开启”,他还记得触及屏障时,浮现在意识中的这句警示。

  外有强敌?

  他原本以为就是指阵中之阵的敌人,但现在看来,似乎别有所指,刚才谷实下意识地回答说“外面不能去”,结合前后,可以断定它说的“外面”就是指屏障外面。

  屏障外面有什么?

  什么样的强敌连谷实都要畏惧?

  难道就是它之前提到的,宇宙间最强大的八族之一?

  原妙天在静室中曾经提到,那个地球人胡卷帘,就是追逐敌人到此,误伤了原祖,难道,难道……

  练青冥一时间心潮澎湃,他隐隐想到了什么,却又抓之不住。

  地面上,谷实扔下原惊电,哼道:“算了,这里弄不开,你带我去雪域兄起居的地方看看。”

  原惊电一惊,他看似临阵夺权,实则已经暗地经营许久,用了不少手段,才终于说服部分关键族人支持自己,向谷实屈服,他的借口是以退为进,但若是把谷实带到原祖圣地,则犯了禁忌,那些人恐怕立刻就要翻脸,说不定马上放出原妙天,重新拥立他。

  心念电转中,他回道:“谷实大人,原祖所在不过一间小木层,所有物品早被后人取出,供在花月星各处,只剩一间空屋子,犯不着浪费时间,谷实大人何不——”

  他的推托之辞还没说完,谷实已经吼道:“别废话,速度带路,你们的能力太弱,雪域兄就算留下什么,你们也发现不了,带我去!”

  这时侯硬顶无疑不是明智之举,原惊电唯唯诺诺,一边带路一边快速思考对策。

  练青冥抛下脑海中的思绪,在地底跟随。

  “惊电真人,是否需要小子阻它一阻?打乱它的行动?”

  惊电真人大呼深得我意,他不敢传音,谷实就在身边,他怕法力波动引起它的怀疑,于是假意问谷实道:“大人小心,刚才晚辈因为坚持同意传大人法门,开罪了一些鲁莽之徒,怕是路上会有人捣乱。”

  谷实咧开大嘴一笑:“是吗,你只管带路,一切有我,正好杀几个不开眼的立立威。若不是顾及雪域兄的一点情份,以我坚昂特族的习惯,早就先将这个星球的成年雄性杀个精光了。”

  练青冥明白惊电话中的意思,是要他捣乱,立刻加快速度,绕到前面不远处。

  惊电真人带着谷实一前一后走着,他想尽量拖一点时间,谷实不耐烦道:“小辈,你不是可以飞行吗,空中带路,这样走到什么时候。”

  惊电连声应是,一边作势升空,一边着急为何练青冥还没动静,难道没听懂自己的暗示?

  实然一惊,这小子该不会是有意坑自己,想坐实自己引贼入室的罪名吧?

  按说原妙天敌视这小子,这小子也是明白的,不会这么卖力帮助原妙天吧?

  正惊疑间,脚下一空,随即被一道法力扯入地底,耳中传来练青冥的声音:“真人勿动手,是我。”

  同时听到谷实一声怒吼:“小子!又是你!谷实大人饶不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