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临阵生变起风波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24 2014-08-19 23:49:39

  主峰议事厅中,原妙天脸色阴沉得可怕,破口大骂:

  “二弟,你怎么犯浑!我原氏子孙岂能投降?你——你——你还配得上姓原吗?”

  惊电真人面带微笑,似乎浑然不觉。

  原妙天更为愤怒:“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兄长吗?是否以为我不敢将你逐出原氏?”

  惊电真人微微一笑:“原氏并非兄长你的原氏,是我原氏子孙所共有,怕是兄长并不能为所欲为,若是一意孤行,我等另选贤能也是无妨。”

  原妙天跳起来:“原惊电,你,你——放肆!”

  以他的城府,本不致于如此失态,只是惊电与他乃是一母同胞,曾不遗余力地支持他登上族长之位,向来被他视为最坚定的班底,万万没有想到惊电真人竟透出要罢黜他的意味。

  惊电淡然道:“我原氏本就唯贤是用,兄长安坐四十年大位,怕是都忘记这一点了吧。”

  原妙天怒发冲冠,大喝一声:“来人!”

  毫无动静。

  惊电微笑道:“来人。”

  立刻便有人鱼贯而入,一共八人,都是苍苍老者,额头皱纹深如刀刻,原妙天一见便变了颜色:“若安二叔,若平三叔,若行九叔——你们——是了,惊电放你们出来的——你们早有预谋!”

  他身上黄光暴涨,却没有那八人快,八道远比他更为雄浑的明黄光芒同时涌出,将他困住其中,双眼圆睁,口不能言。

  惊电轻轻笑道:“兄长,失礼了——烦劳八位族叔,送前任族长原妙天下去休息。”

  然后对一边还没反应过来的的各家修士歉意道:“大敌当前,应对不当恐有倾覆之祸,惊电唯有僭越了,回头再请诸位高贤评断——对于谷实此獠,惊电有些想法,愿与大家相商。”

  众修士目瞪口呆,谁能想到在这当口还来这么一出?

  惊电十分自然地接着说下去:“不论我们是否愿意,必须承认,至少目前,此獠不可力敌,宜虚与委蛇。惊电以为,可用‘借刀杀人’之计图之。”

  一个修士忍不住问道:“怎么个借刀杀人法?”

  惊电心中暗喜,只要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到对付谷实上来,他临阵夺权之事就不虞被质疑,过上几天,等他以雷霆手段肃清族内原妙天的残党,众人再有异议,也为时晚矣。

  这是他心中想法,面上不露分毫,道:“谷实此獠,贪图我族修行功法,以花月星人族性命要胁我等传授,我等不妨假意应允,教共一些粗浅法门——不必担心他看破,修行本就应循序渐进由浅入深——再以修炼需要实战体悟为由,让他攻打中天王朝城池,凡愿归降原氏、承认原氏为花月共主者,则饶而不杀,凡是愚忠王室逆贼者,便让他们自相残杀,我等则一面积蓄力量,一面套取谷实弱点,到他们两败俱伤时,我等再行出手,可毕其功于一役!”

  不少修士觉得他的话也有些道理,一个修士期期艾艾道:“可是,如果他不听挑动呢?”

  原妙天立刻道:“那我们便掳来中天王朝中人,供他残杀,不愁王歌乐不来报复!”

  他语中竟视人命为无物,练青冥大感不舒服,不由驳道:“惊电真人是吧,此举怕是不妥吧,我等与异族拼斗,所为何来?不就是为了保护花月星人族吗?如果仅以立场之不同,便要以同胞之性命结异族之欢心,是否过于荒谬?”

  原惊电注目练青冥:“哦,是青冥小友,青冥小友来历非凡,神通盖世,原惊电心中十分佩服,或者小友另有良策,可以退此强敌?又或者,小友别有所图?”

  他好像知道练青冥的来历,那句“别有所图”大有深意,练青冥平静与他对视:“惊电真人,你的行事,我十分不认同,不过此刻不是辨论的时候,我以为,如何退敌才是当务之急,大家都可以坦陈所见,至于其它的是非对错,等过后再论不迟。”

  原惊电大笑道:“青冥小友所言甚是,那么,惊电的建议便是刚才所说:既然不能力敌,便虚与委蛇,驱虎逐狼,徐徐图之。”

  练青冥道:“我的意见是,虚与委蛇可以,以同族之命挑动它绝不可以,另外,传谷实功法也不可取,即使是粗浅功法,也不行。”他环顾众人:“要知道对方体质迥异人类,对于我们来说是低级的粗浅的法门,对它来说,则不一定。”

  练青冥这一结论是根据自身的修炼得出的,原惊电听了眉头一皱,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小友之意,当如何?若不传它法门,此獠怕是不会罢休,则我们有再多后招,也无从施展,若它恼怒之下,闯出支天山,我等死伤暂且不论,其它宗派,又或者中天王朝与它牵连上,未必就不会受它胁迫传它法门。”

  他的考虑不可谓不周全,练青冥胸有成竹:“可用‘拖’字诀,只要让它相信我们愿意屈服即可,我们则紧急‘制造’一门功法出来。”

  原惊电一惊:“小友意思是?”

  练青冥道:“我对于造假,额,改造功法,略有点心得,只要稳住它,一两天时间,我可以临时造出几种似是而非的法门来,到时它练出问题,我们只管推到它身上,争取让它允许我们为它诊断气机,说不定,可以观察到它的要害所在。”

  宏天真点点头:“不错,天生万物,有长有消,此族肉身如此强悍,不可能没有薄弱之处。”

  商议良久,其它人提不出更多办法,而谷实的吼声已经传来:

  “小辈,你们是否想诓骗我谷实大人,再不出来,我便要杀出去了!”

  原惊电果决起身:“各位,暂以此计应付谷实此獠,倘若无用,再作他想,现在我便过去,多谢各位支持惊电,等危机过后,各位都是我原氏坐上宾。”

  他言语之间以原氏族长自居,练青冥虽然不以为然,但见他敢于与谷实正面打交道,倒也佩服他的勇气,道:“我与惊电真人一同去吧,目前看来,地底还算安全,我在地下跟随,万一有变,我可以助真人从地下潜行退回。”

  惊电也不推辞:“如此甚好,多谢小友照应。”

  血光一闪,他便飞出议事厅,向大阵之内的谷实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