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三十章 折冲樽俎别有意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613 2014-08-18 23:26:48

  众人都有深深的挫败感。

  这个异族太强了,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对付的。

  月神也受伤不浅,闻言蹙眉:“太危险!小友,此敌太过强悍,根本无法伤到它!这还是它没能靠近,如果让它近身,恐怕无人能够逃脱!”

  “我知道,我再试试,你们都退到冰封雪炼阵中去!随时准备遁开!”练青冥顾不上多说,又潜入土中。

  原妙天等修为略低的人,聚在远处的山峰上,都观察到了刚才兔起鹘落的一幕。

  “通道我们这么多修士,连一个异族都对付不了?”

  沮丧无力的感觉迅速蔓延。

  人人都能看出,月神等的术法也好,支天山大阵的攻击也好,都对这个异族毫无伤害,而且不是那种可以丈量的差距,简直是天与地的区别。

  差距太大了。

  这就是不灭之躯的威力吗?

  月神、凤三先生等已经是花月星所能找出的最强力量,修为到了仙人的层次,人数的多寡就不再那么重要了,十个仙人打不过,那再来十个也是一样。

  更不要说花月星也找不出更多的仙人了。

  “能不能与它谈判?”

  突然有人说道。

  众人望过去,见是一个小宗派的宗主,他不自然地扭了一下,低声道:“它出现之后,并没有不分情由大肆杀戮,或者能够共存也说不定,只要条件不是太苛刻。”

  这是小宗派的生存智慧,平时说出来,自然会被嘲笑,但此时,与他持同样想法的人却不在少数。

  “是不是让,让大族长与它谈一下?”

  众人望向原妙天,原妙天面沉如水,像是完全没有听见。

  他当然听得到,他心中和众人一样悲观绝望,只是身为原氏族长的自尊,让他不可能附和众人的提议。

  倚为凭仗的支天山大阵,竟然伤不到敌人,通道我原氏,命运就真的如此多舛?

  练青冥不知道另外一边的议论,他正在地底穿行,围着血红色民族绕了一个圈。

  只能绕圈,每当他稍微靠近,心中便警铃大作,不得不马上退开。

  一定有办法的,练青冥脑海中不断回忆地球上的影视资料,暴力对暴力不行,就用别的办法。强酸经碱火药液氮剧毒……种种对付不可力敌的怪物的镜头都掠过脑海。

  不行不行,这里是花月星,哪里去找这些东西。

  地面上的血红色异族狂暴了一阵,终于停了下来,大声吼道:“你们太弱了,绝对不是我的对手,顺从我,作我坚昂特族的仆人,献出雪域兄的功法,我可以不杀你们。”

  玉流连怒道:“无知怪物,不过是皮肉坚实点,要是原祖在,岂容你猖狂。”

  血红色异族大笑:“雪域兄若在,我自然不敢造次,不过雪域兄不在了,强者为王,才是我坚昂特族的准则。你们如此孱弱,真真是有负雪域兄的威名,还不如让我修习雪域兄的法门,当年雪域兄答应帮我们赶走入侵的达烈拿族,这也算是你们履约了。”

  白骨老仙阴**:“原来是个被赶出家门的丧家之犬,也敢行强取豪取之事,真是不自量力,可笑,可笑,嘿嘿,嘿嘿!”

  血红色异族扭头想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怒道:“小小人类,你知道什么?达烈拿族虽然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八族之一,但我坚昂特族并不输给它们多少,若不是我族至高无上的王碰上恒星暴发而陨落,我族怎会被它攻陷?”

  他透露的信息让众人无不心惊,宇宙间竟有比它更强大的族类?而且还有八族之多?

  练青冥的声音从地底透出:

  “你族既然沦陷,就应该理解被入侵的痛苦,子所不欲,勿施于人,为何要将同样的行径加于无辜的花月星人类?更不用说原祖对你和你的同伴有恩。”

  血红色异族恨声道:“我本意并不想与你们为敌,只怪你们太不争气,我又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

  练青冥:“此话怎讲?”

  血红色异族语调低沉:“我疗伤时陷入沉睡,醒来后和沉机它们失散,只得通过雪域兄留下的讯息赶到这里,可惜到达这里之后,才发现雪域兄千年前就已过世,而整个星球上的生命都弱小得不像话,若是雪域兄没有传下他的法门也就罢了,可是我明明能感受到你们体力的力量与他同出一源,分明是修炼了他的法门,却如此弱小,若要等你们修到能帮助我的程度,我族恐怕早已被达烈拿族驱使,作为战斗炮灰,死光死绝了。”

  他语调虽低,但仍然传出很远,远处山峰上的原妙天等人脸上发烫,血红色异族分明是指他们无能,可是却又无法反驳。

  只有练青冥感受不深,马上道:“修行非一日之功,既然原祖能修到高深境界,后人未尝不能。”

  血红色异族哼了一声:“你们?哼,若是有半点希望,我也不会出手。我们四人被雪域兄救下后,曾经感叹以人类薄弱的身体条件,竟然能够通过修炼达到那样惊人的程度,以人类数量之多,若是都能修到雪域兄的水平,宇宙早就是你们的天下了,我并非没有见识过其它星球上的人类修士,比你们也强不了多少,从未见过强如雪域兄的,可见只是特例,而你们,作为雪域兄的后人,也没有表现出不一样的地方。”

  练青冥争辩道:“我们或许不以力量见长,但是我们有智慧,还有各种奇妙术法和法器,未必就不能帮到你们。”

  血红色异族不屑道:“你们?哼,你们不明白与我的差距,就像你们不明白我与雪域兄的差距一样,达不到我的程度,根本在宇宙中都无法生存,谈何帮助到我?废话少说,我可以不杀你们,只需你们交出雪域兄的功法,并指导我修炼,等我成功之后,自然会离开,不然,大不了浪费一点时间,等我把你们杀到只剩极少人口的时候,自然可以得到我所想要的。”

  练青冥断然道:“开玩笑,纵然我们挡不住你伤不了你,你想追上我们,也没那么容易。”

  血红色异族大笑道:“哈哈!你是说你们会像个小虫子一样在天上飞?哈哈,没用的,我坚昂特族是上天的宠儿,天空并不能限制我,我只是不愿浪费能量,你若是不信,我可以让你开开眼界。”

  练青冥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是它既然在宇宙中都可以穿行,还真不一定是说大话,若是这样,那就糟了,正踌躇间,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既如此,谷实前辈且稍侯,容我等商议后再作回复。”

  一个身影伴随声音飞出惊电峰。

  是许久不见的惊电真人。

  “二弟,你胡说什么?你疯了?我原氏子孙,岂能屈辱贪生!”原妙天又惊又怒,大声喝斥。

  惊电微微一笑不加理会,遥遥对血红色异族道:“谷实前辈乃是雪域祖师之友,若有意修行,祖师有灵想必也十分欣喜,而且两族之间互相借鉴,亦可传为佳话。”

  原妙天再也忍不住,一道明黄劲气冲天而起直取惊电。

  坚昂特族哈哈大笑:“正是如此,很好,你很明白事理,我可以等你商议好再回复我,你既稍我前辈,我也不能小气,这是我谷实大人的赏赐,接好了!”

  它双臂一振,两道血红色能量脱手飞出,瞬间抵达惊电身外,化作一件血红盔甲。

  “这是我族固化的能量,穿上它,绝对没有任何人能伤得了你!”

  原妙天的明黄气劲击中血红盔甲,如水泡幻灭一样化为无形。

  惊电不紧不慢地接住,血红盔甲如流质一样贴上他的全身,显得不伦不类,他却不以为意,脸上犹自带着笑意:“多谢谷实前辈赏赐,请谷实前辈静候佳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