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于兴师修戈矛(2)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84 2014-08-12 23:54:09

  十月二十五日,白骨老仙驾临支天山,原氏如临大敌,白骨老仙声称是赴练青冥之约而来。

  十月二十六日,凤三先生驾临支天山,原氏惴惴不安,凤三先生声称是赴练青冥之约而来。

  十月二十七日,月神,当世第一的月神,驾临支天山,同样声称是赴练青冥之约而来。

  ……

  短短几日间,“练青冥”这三个字,成了花月星上被谈论最多的名字。

  他是谁?

  他有什么能力?

  他修为有多高?

  他凭什么能让花月星最强大的几名仙人都赴他的约?

  整个花月星的修士界,终于开始重视不久前的传闻:

  据说,原祖后人、当代原氏族长原妙天,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发现一个迫在眉睫的巨大危机,有原祖时代的强大敌人,即将进犯花月星。

  月神这些绝代修士,正是为迎战敌人而来。

  这个传闻中只强调了原氏,对于练青冥,只是含糊提到他与支天山白露峰渊源极深。

  一般人很自然地会认为,这个练青冥必定是出自白露峰。

  加上在此之前就已经到达支天山的修士,也传出各种版本的消息,共同点是都提到了歌乐皇用“封侯”来招揽练青冥,却被这个练青冥轻易拒绝。

  至于传闻中的“巨大危机”,更多人以为只是一个幌子,以便将亲近原氏的势力不动声色地集中到支天山,其目的,不言自明,肯定是要与中天王朝正式决裂了。

  这下花月星沸腾了,原氏终于要重振雄风了吗,说动了三大仙人来助,中天王朝还能抵挡得住吗?

  支天山外的是是非非,练青冥并不在意。

  原妙天借危机玩点心机,他也不点破。

  他只是全神贯注于修复支天山大阵,以及做一系列准备。

  月神、凤镝录、白骨老仙的到来,使他的工作大大提速,加上宏天真和陈无方两个越来越接近突破的准仙,支天山大阵终于按他预料的,恢复到初始时的大半状态。

  “哈哈,累死我了,终于搞定了,谢谢月神,谢谢凤老哥,谢谢白老爷子,谢谢宏老哥,谢谢陈仙师,谢谢流连大姐。”练青冥嘴里冒出一连串的谢谢。

  玉流连美目一横:“练青冥,就一句空口白话的谢谢就完了吗,亏我师妹这么用心用力帮你。”

  月神、凤镝录等各自笼罩在光华之中,正在调息回气,修复大阵主要是运用他们的仙人之力,玉流连在一边护法,这会反倒是最有精神的人。

  练青冥嘿嘿一笑:“虽然是空口白话,但我是发自内心地道谢,月神大人一定能感受到我的真诚。”

  玉流连见他不上道,恼了,直接点名:“宏天真和陈无方怎么回事,他们的修为怎么上涨得这么快?小青冥,我们月神宗出力可是最多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宏天真和陈无方一脸古怪,练青冥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法门,居然能让他们还未成形的法力具备仙人之力的特质,可以和月神等人一起输入到支天山大阵中。

  当然前提是他们的法力确实已经开始向仙人之力转化。

  宏天真和陈无方两人在她眼中不过是普通资质,而现在分明开始进军天阙之境,对照两人对练青冥的态度,加上第一次见到练青冥时,他就说过能提升风挽留到仙人之境,以她的头脑自然猜得出,练青冥说得竟是真的,他确实能帮他们提升境界。

  她也在准仙之境停留了二十年之久,见之如何能不心动。

  只恨练青冥这个家伙,滑溜得很,她探了几次都没漏口风。

  练青冥舒展一下四肢,“大姐,你真要知道?”

  玉流连哼了一声:“还不如实招来。”

  练青冥又是嘻嘻一笑,道:“主要是宏老哥和陈仙师的修为已经到了这个关口——哎,大姐别动手,我说,我说——我确实提供了一点意见,起了一点作用,但是,我的帮助只是外因,他们对自身法门开创性的领悟是内因,内因才是主因。流连大姐自问,对于月神宗法门,领悟到了哪一步?”

  玉流连语塞,随即恼道:“我要能自行悟通,还问你作什么,早八百年就突破了。”

  练青冥懒洋洋道:“那没办法了,本来我不想看到一个有希望超越天阙中品的大修士,因为被我用拔苗助长的办法来提升到天阙之境,止步于天阙下品,但既然大姐这么急于求成,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玉流连声音发颤:“练青冥,你说什么?!”

  练青冥哈哈一笑:“大姐,你一个,风挽留一个,妙法真人一个,我怎么可能不愿帮你们呢,只是以我的眼光来看,你们的资质都非常高,并非不能凭自身努力走出轮回大限,我若是提前帮了你们,日后再想进步,怕是就难了,既然大姐问到了,我不妨坦率告诉大姐,我确实有能力拔高你们的境界,但后果便是我刚才说的。”

  玉流连呆住,她是最早见识到练青冥的种种不可思议神通的,内心深处早已对他深信不疑,此时听了,不禁心中挣扎。

  诱惑就在眼前,她自信不比宏天真和陈无方差,既然练青冥能生生拔高两人的境界,那她没有理由不行,只要她愿意,练青冥一定也可以拔高她的境界,进入梦寐以求仙人之境。

  但是,轻易得来的东西,一定不是最珍贵的,自已资质出众,从小修炼摒绝一切杂念,正如练青冥所说,并非不能靠自身努力走出轮回大限,已经努力了数十年,难道真要在最后关头放弃,改走捷径?

  她心中的挣扎明白地体现在面容上,芳眉一时紧蹙一时展开。

  笼罩在光华中的月神和凤镝录透过光华,默默地看着玉流连,他们知道,这个决定只能由玉流连自已作。

  终于,玉流连重重地喘出一口粗气,一跺脚:“练青冥,你真是个魔鬼,我不要你帮助了,我玉流连今生必定能凭自身的修炼,突破六道轮回大限!”

  就在这一刹那,原来一幅慵懒姿态的练青冥动了,这一动,就快得让人看不清。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个闪耀金光的大字从练青冥口中吐出,无边的杀机掩盖住玉流连的身影,煌煌如神明一样威压下,玉流连渺小如蝼蚁,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她的唯一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毫无思考余地,月神、凤镝录齐齐出手救援:

  “月神临世!”

  “凤鸣于天!”

  黑色玄光自练青冥体内涌出,如幕如遮,将月神的纯月光华和凤镝录的紫色电光悉数挡下,又分出一部分裹住宏天真和陈无方向外送出。

  白骨老仙早已远远遁开。

  九个金光大字依次击中玉流连,每次击中,玉流连身形就矮一分,发鬓散乱,面色惨白。

  “月……神……临……世……”玉流连如举千钧一样举起双臂,捏出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次法诀。

  白色光华迎着金色大字而上,被击破,又迎上,再被击破,再迎上。

  终于,白色光华托住了金光的“斗”字,不再被击破,其余的金色大字也随之消失。

  黑色玄光卷回练青冥体内,月神和凤镝录在击中他之前,险险收住光华。

  他们两人毕竟不凡,此时已经看出端倪。

  玉流连一点一点从土中升起,白色光华逐渐凝练,与金色“斗”字融为一体,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威势从她体内散发出来。

  “耶,恭喜大姐,成了,你现在是仙人了!”

  练青冥贼兮兮大叫。

  “轰”的一声玉流连从土中跳出,带着碎土就是一道金白色光华击向练青冥。

  “哈”练青冥身上乌光一闪,将金白色光华消弥得无影无踪:“大姐,不好吧,过河拆桥啊。”

  玉流连披头散发,但谁都能看出,她此时的气势大异从前,月神、凤镝录都是过来人,同时出声道:

  “师姐,你突破了!恭喜!”

  “师妹,你突破了!恭喜!”

  玉流连气鼓鼓道:“我知道!这臭小子,差点没把我吓死!你给他们两个也是这么提升境界的吗?你不是故意整我吧?”

  她是指宏天真和陈无方,练青冥用力望向两人,两人只好违心点头。

  玉流连这才放过他:“那就算了,嗯,原来我离突破只差这么一点点啊,早知道随便闭关几天,就突破了,也不用巴巴地求你个小鬼了,哎,这算你帮我的,还是我自己突破的,有没有后患?”

  准仙离天阙,当然只是一线差距,但就这一线之隔,不知让多少修士郁郁而终。

  玉流连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她只是借以纡解刚才受到的惊吓,她本是率直之人,马上内视体内气机,只觉与天地隐隐相连,仿佛只要一动念,就能引动天象,这正是仙人不同于普通修士的地方,她听月神说过许多次,终于自已也能体会到了,正在兴奋,突然脸色一变:

  “咦,我神识之海中,怎么有个金色的字,‘斗’,这是什么?”

  练青冥一笑:“这个嘛,是大姐的‘命中之命’,谁也说不清楚的,总之,如果有一天大姐将它炼化了,大姐就有了自己的‘道’,那么刚才说过的后患之类就都不足为虑。”

  玉流连啐道:“你就爱故弄玄虚,你不说就算了,我去问师妹,难道我师妹还能不懂。”

  月神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师姐,练小友的手段,月朦也看不懂,总之,练小友之言必有深意,师姐务须细心体会。”

  练青冥眉开眼笑:“哈,就是,咦,有人来了,好像是妙天大族长,正好,大阵修复完了,让他召集所有人,一起演练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