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于兴师修戈矛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85 2014-08-11 23:45:09

  巨龙想要腾空而去,却被云层所阻,盘旋多时后,才终于降下云端,倏尔不见。

  那灵活而又迅猛的身姿,睥睨一切的神采,给诸峰上的原氏子弟和各宗修士都留下深刻印象。

  有见识甚广者,突然失声惊呼:“啊!那才那不是……刚才那不是,在突破六道轮回大限吗?天,差一点就成功了,是谁?”

  经他这一提醒,大部分人都醒悟过来,是呀,刚才这情形,不正是师门记载中的,与天相接、登临天阙的景像吗?

  无数火热的目光都投向支天山深处,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冲击仙人之境呢?

  凄凉关上,宏天真闭目静立,身上焰分五彩,光分十色,与空中巨龙如出一辙。

  练青冥含笑站在一边,陈无方嘴张得大大的,口水滴了下来,兀自不觉。

  终于,宏天真睁开双眼,光芒吞吐有如焰火,他低下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上的十色光焰:“我……我感觉得到,我触及到一个奇妙的境界,我差一点就乘风飞去,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那感觉跟真的一样,那是真的吗?”

  他有点语无伦次。

  练青冥“哈哈”一声笑:“宏老哥,恭喜你,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你早已具备足够的修为,只差一点关卡未破,犹如画龙未点睛。如今你炼化了主慑之魂,三魂七魄分合造化,妙用无穷,有此一功,境界圆满,只需循序渐进,到三魂七魄对应的十龙彼此平衡时,天阙之门自然打开。”

  宏天真楞然半晌,突然俯身下拜:“练公子,宏某惭愧,宏某此来,本是存了见机行事之心,不料公子慷慨指点,让宏某得以一窥毕生所求至境,厚恩大德,没齿难忘,宏某在此立誓,必定全力相助公子。”

  练青冥一挥手止住他:“晕,宏老哥,我都说了别这么叫我,听着怪别扭的,叫我名字或者练哥儿就行了,其实我又没出什么力,是你水到渠成罢了,哈哈。”

  要是这么容易水到渠成,花月星亿万修士中就不会只有寥寥可数几个仙人了,宏天真当然明白这一点,不由感激不尽。

  一旁的陈无方不明白练青冥为什么不肯居功,但这绝对不是坏事。

  他叫道:“练公……练哥儿,还有我,还有我啊,我早已决定要全心全意助公子退敌了,还请练哥儿也为我指点迷津。”

  他情真意切,就差剖心明志了。

  不由得他不急,宏天真只是修炼上的困惑,他却是性命之忧,命与阵合,成就了他的不灭之躯,同时也使得生机时时都在流逝,那种清醒地迈向死亡的感觉,逼得他几乎要发疯。

  若是练青冥在丽水城中,没有透露出能解决他的生死危机,又若是练青冥没有真才实学,他都不会如此心急如焚。

  如今练青冥已经证实,他确实有非凡的智慧,三言两语便让一个在准仙境界徘徊数十年的修士突破,他的境界、眼光都在宏天真之上,自然看得出,宏天真已经气象一新,进入让他看不分明的层次。

  让他“无方仙师”看不分明的层次,除了仙人,还有什么?

  顷刻间造就一个仙人,这种手段,恐怕连原祖都做不到,陈无方登时心头火热。

  练青冥笑道:“无方仙师莫急,你的情况与宏老哥不同,我仰仗仙师的不灭之身的地方甚多,因此我早已为仙师准备好两个方案,既然仙师这么热情,那我便说了罢。”

  陈无方狂喜,居然有两种方案之多:“练哥儿请请……请说。”

  练青冥举起一根手指:“第一种呢,是治标,我可以导引凄凉关沉积的仙人之力,为仙师伐毛洗髓,破而复立,再造肉身,此后生机强盛,千年之内不虞衰亡,与不灭无异。”

  陈无方一惊:“这……这……第二种呢?”

  练青冥马上又说道:“第二种呢,是治本,如我上次所言,仙师的法门别开天地,乃是足以青史留名的大道,不成功则矣,一旦成功,仙师大名当与原祖共列,万世景仰。但古来大事必多艰,这样的大道,必定迷障重重,一个人是难以越过的,两个人就不同,恰好我对阵法之道也有点心得,可以和仙师共同参悟,完善法门,则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陈无方又一惊:“你……要我传你‘命与阵合’的法门?”一时间他突然想到,是否练青冥和宏天真布局来骗他的“命与阵合”秘法。

  修行法门是修士最大的秘密,真要陈无方在活命和保住法门之间作选择,他宁愿选择后者。

  练青冥似乎料到他的反应:“仙师勿慌,我给仙师看一样东西。”

  他不知作了个什么手势,陈无方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要掉出来:“不可能!这是我的独门秘法!你,你怎么可能会使?不可能!”

  练青冥也不言语,又捏了个法诀。

  宏天真一直在一旁静观,突然一楞。

  他发现练青冥突然“消失”了。

  但是眼中明明看得到,练青冥仍然还站在原地未动。

  而陈无方已经跳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是身与阵合,你!你什么时候偷学了我的法门?!”

  练青冥的声音从四方八方包括地底传出:“不是偷学,只是模仿,我有个小小本事,可以破解别人的法门,上次在丽水城亲身体验了仙师的神通,所以悟通一点门道,似是而非,让仙师见笑了。”

  宏天真不可思议地望望脚底又望望四周,他有个奇怪的感觉,仿佛脚底的土地,四周的乱石,才是活生生的练青冥。

  这自然是错觉,但太真实,真实得让人想吐血。

  他的目光转回到练青冥身上,那里仍然感觉不到任何生命迹象,像是一个空壳竖在那里。

  陈无方脸色阴晴变幻,既想不顾一切出手,击杀眼前之人,又顾虑再也无法解除自身生死困局。

  他心中挣扎,身上也杀气断续涌出,宏天真不动声色地上前两步,挡在他和练青冥之间。

  练青冥的声音突然回到身上:“仙师无需紧张,我只是想表明,确实是想为仙师治本,而非是想骗取仙师法门,事实上,我并不需要用这种手段。”

  陈无方颓然,练青冥确实用不着用欺骗的手段来套取他的秘法,刚才练青冥展示的,正是他的“命与阵合”法门。

  “你……你既然已经通晓命与阵合之道,何须借助我的不灭之身?”

  他面容又添几分苍老,练青冥叹了口气:“仙师切勿沮丧,我对阵法之道有兴趣,但对‘命与阵合’没有兴趣,事实上我之所学并不亚于仙师的法门,日后您会明白。我与您作交易时说过了,我帮您完善法门,然后借助您完善法门之后的不灭之身迎敌,是互惠之举。”

  陈无方眼中又兴起希望:“你真的不是贪图我的法门?”

  练青冥肯定地道:“不是,否则我刚才大可不展示身与阵合,您就一定不会知道,对不?”

  陈无方期期艾艾道:“练哥儿,是无方多疑了,那,我选择第二种方案,什么时候开始?”

  练青冥舒了口气,即将面对的敌人异常强大,因此阵法之道极为关键,陈无方‘命与阵合’的不灭之身,是他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因此才会不避嫌疑地说服他。

  “事不宜迟,今晚就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