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见王不拜青冥侯(2)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37 2014-08-09 23:59:01

  “练青冥?”

  “封侯?”

  “见王不拜?”

  在场修士一阵骚动。

  众所周知,中天王朝开国三百年,从未有过异姓封侯,原因很简单,王室有破碎枪在手,足以令天下臣服,何须笼络外人。

  因此中天王朝虽无明文规定,但历来异姓修士最高只能做到将、帅一级,再往上,王侯国公,均为王室子弟,中天王朝以此来彰显王室的尊贵。

  骚动归骚动,却无人站出。

  应经鱼沉声道:

  “东南大帅应经鱼在此,有请青冥侯接旨,吾皇礼敬天下英雄,知青冥侯神通盖世,在都城扫榻以候,欲与侯爷把酒言欢,还请青冥侯深体圣心。”

  仍无动静。

  原本怒气勃发的原妙天,突然一扫怒容,改之以笑容可掬:

  “青冥小友乃我支天山白露峰贵客,自有我支天山诚意款待,宾主尽欢,不劳歌乐皇屈尊纡贵,木帅请回,若是远来疲顿,上山小饮一杯,妙天也无任欢迎。”

  应经鱼不理会他的揶揄,再次扬声道:

  “青冥侯天纵之资,若委身于蓬门荜户,不免屈才,亦使天下人笑话吾皇无识人慧眼。我中天王朝以武为尊,唯贤是举,前有连城侯开异姓封王之例,今有青冥侯不使专美于后,世间杰出之士聚于一朝,必成后世佳话。”

  “蓬门荜户”无疑是暗讽原氏,原妙天脸上笑容一僵,正要发作,空中突然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好了,这位老兄,谢谢你跑来传话,也谢谢歌乐皇的厚爱。只是我现在忙得很,没空理这些,过两个月再说吧。”

  这声音平淡无奇,不像应经鱼或是原妙天的声音,让人一听就能感觉到其中蕴含深厚的法力,但这声音一出,场中人登时各有不同反应。

  应经鱼是面色一黯,原本黑檀木一样的脸膛又黑了三分,有如乌云。

  原妙天则是一喜,练青冥这么直接的拒绝,让他心中大感快意,原本他对练青冥“骗取续命珠”(以他的观点),还耿耿于怀,但在应经鱼或者说歌乐皇的举动提醒下,他忽然明白,这样一个超级高手,是原氏现在极需要拉拢的。

  更让人惊诧的是,一直心不在焉的无方仙师和宏天真,突然精神一振,叫道:

  “练公子,可是你?陈无方特来参见!”

  “宏天真前来履约!”

  他们两人表现得像是见师门尊长一样恭敬,甚至是,敬畏,以至许多人都惊得下巴掉下来。

  “哈,你们已经来了,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过来。”

  众人眼前一花,一个浅蓝色身影已经凭空出现在场中。

  是练青冥。

  他先随意跟原妙天打了个招呼,然后冲着陈无方和宏天真两人笑得亲切友好:

  “哈,无方仙师好,宏大仙人好,咦,宏老哥不错啊,这么快就又炼化一魂,哦,还有点不稳定,让我看看,嗯……嗯,是这样,你不该先炼主杀之魂的,这和之前两魂冲突太大。”

  宏天真既惊且佩,恭恭敬敬道:“练公子目光如炬,宏天真自听过公子指点后,选取炼化攻击最强之主杀之魂,以至三魂相冲,根基动荡,宏天真自知无力解决,世间除公子外亦无人能消此隐患,遂提前来到支天山,还请练公子开示。”

  练青冥笑道:“哈,宏大仙人何须跟小子客气,叫我名字就好了,嗯,这个冲突其实不算坏事,你若自行熬过这一关,粹炼后的法力,攻击之猛,世上少有人及,不过现在确实不是慢慢打熬的好时机,行,等会我跟老哥一起合计合计,把主慑之魄炼化,则主杀居中,主慑调度,魂魄齐出,变化造化,当有不可思议之神奇。”

  他的话玄玄密密,几乎无人能懂,只有宏天真如醍醐灌顶,失神呼道:“原来可以这样!原来可以这样!”

  见到他的样子,自然人人都知道,练青冥这短短几句话,对他的冲击是何等之大。

  陈无方又惊又羡,低声哀求道:“练公子,无方也深陷困境无力自拔,请公子看在无方一片虔诚之心上,指示迷津。”

  他的情况与宏天真不同,宏天真最惨不过是炼出偏差,他则是有身毁神灭的隐患,自听过练青冥一翻话后,日益不安,终于忍不住赶到支天山,欲求练青冥搭救,却恰好碰到宏天真。

  宏天真以前对有不灭之身的他十分尊敬,但自那次差点被他抽尽生机后,对他便心怀怨怼,陈无方虽有把握战而杀之,但害怕练青冥不喜,所以一意求全,一同上了支天山。

  此时见练青冥三言两语便解决宏天真的心头大患,不由心中患得患失起来。

  练青冥的表现却让他马上安下心来。

  “哈哈,无方仙师,你这样我可受不起啊,跟宏大仙人一样,叫我名字就行了,两月后多有仰仗仙师的不灭之身处,练青冥安敢不用心,仙师放心,阵法之道,青冥正要向仙师请教,以仙师神通,些许小疾不足为虑。”

  他的话隐隐约约,陈无方知道他是不愿透露自己的命门弱点,而且话中意思明显是说已经有解决办法,于是强抑心中感激与狂喜,郑重道:“多谢小友,陈无方敢不用心,必定全力以赴。”

  练青冥哈哈一笑,又望向应经鱼。

  应经鱼的铁血军人特质,在众多修士之中十分突出,他不虞认错。

  “这位是应帅吧,歌乐皇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现在确实没空,以后再说吧,宏老哥,陈仙师,妙天族长知道在哪找到我,稍后再会。”

  说罢一闪不见,应经鱼的一堆说辞竟没有出口的机会,他默然半晌,转身化光下山而去,将原妙天的假意挽留置于脑后不顾,一心想着如何向歌乐皇报告。

  在歌乐皇给他的密旨当中,已经指出练青冥此人的一些特点,比如来历不明,查不到任何三年之前的资料,比如有极奇异的隐藏修为法门,连月神凤镝录这样的超级高手也察觉不出,比如熟知各家秘法和破绽,比如有一种邪门的禁制法门和一种霸道诡异的攻击法门,总之是一个不亚于风连城的高手。

  即便这些描述来自是歌乐皇的密旨,他也不以为然,不过是装神弄鬼的手段高明罢了,风连城那样的天阙仙人,哪有这么容易一出两个。

  但陈无方的表现却让他大为凛然。

  陈无方也在歌乐皇指定要争取的名单中,歌乐皇一直想借助他的“不灭之身”来对付凤镝录,可是这样的大修士,面对练青冥的态度之恭,简直让人瞠目。

  还有宏天真,也是知名的准仙,但看他的样子,说他是练青冥的徒子徒孙也有人相信。

  不行,一定要疾速报与皇上,再作打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