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抽丝剥茧辨敌踪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07 2014-08-06 23:45:12

  妙法立刻飞回白露峰。

  练青冥正在观内的空地上练习布阵,一个又一个玄奥阵法或彼此嵌套,或首尾相接,或互为生杀,妙法真人还没落地,便察觉到其中有如无底漩涡一般的巨大危险。

  正要出声,练青冥已经一挥手将所有阵法撤除,迎上来嘿嘿一笑:“真人,这么快您就回来了,是不是有好消息?我就知道,您老出马,必定成功。”

  妙法无言摇头,他不擅长阵法,眼力还是有的,练青冥随手布下的这些阵法,威力比起一般宗派的山门大阵也不遑多让,须知那都是各家宗派几代修士努力才完善起来的,而练青冥接触阵法的时间还不到三年。对练青冥修复支天山古阵的信心又足了几分。

  一边想一边道:“祈愿神戒之事,掌教大宗主请小友前去面议。”

  顿了顿又道:“我族有些极秘密的记载,只有历代族长可以取阅,掌教大宗主适才记起,上面有关于原祖友人的记录。”

  练青冥大喜道:“啊!那好啊,知已知彼,百战不殆,我现在最伤脑筋的就是不知道敌人到底是啥,太好了,走,真人,快带我去。”

  两人升上天空,妙法将巡天术全力展开,到主峰的距离几乎是呼吸间便已经跨越。

  回首便看到练青冥也同步到达主峰,而且毫无吃力表情,妙法心中翻腾,练青冥成长的速度实在惊人,三年前他还只是凡人,如今不过短短三年,就在阵法与修行上,双双达到别人毕生都难以企及的程度,原氏若能有如此人物,何愁不能大兴,可惜,可惜。

  练青冥不知妙法真人心中想法,好奇道:“真人,怎么在这就落地了,不是去找妙天大掌教吗吗?”

  妙法略有一丝尴尬:“小友不是原氏族人,须先行通报,在此稍等即可。”

  练青冥理解地点头。

  有主峰弟子上来迎入会客厅,妙法传音上去,不多时,练青冥上次见过的那个叫寂定的中年道人赶了下来,行过礼后便将两人带了进去。

  原妙天在族长室外一间偏厅里等候,见到练青冥后也不说套话,沉着脸道:“这是我从原祖手书上抄录的,原祖提到‘友人’的全部记录,是我原氏最机密资料,你看了之后绝不允许对外泄漏。”

  这自然是对练青冥在说。

  练青冥不怕他摆脸色,只怕他故意刁难,现在他既然肯给出这些资料,就表明分得清轻重缓急。

  他点点头:“族长大人卓有远见,大敌当前,多余的话小子就不多说了,日后必定给族长一个交待。”

  说完不管原妙天反应,立刻开始浏览资料。

  上面的记载只有寥寥十几条,多是“某年某地,与某宗友人谈法论道”或“神游之际探访某星友人”等,练青冥每一条都反复细读,有时还将几条对应在一起寻找其中关联。

  妙法真人也神情肃穆逐字观看,这些都是原祖亲自写下,他身为原祖后人,也是第一次有幸得见,难抑激动。

  练青冥放下资料,闭目沉思,手指无意识地在桌上敲打。

  原妙天忍不住打量他,平凡不过的五官,毫无出众气质,看起来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这样的人花月星上有千千万万,为什么续命珠单单选中他?

  地球,那是个什么地方,他真的是无缘无故来到花月星的吗?他和胡卷帘到底有没有关系?

  练青冥眼睑一动,原妙天立刻挪开目光。

  练青冥眼开眼睛,语气肯定地说:“我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是这四个中的一个或者几个。”

  他指向桌上的一条记载。

  原妙天和妙法真人同时一惊,连忙望向他所指的记载。

  “……三十七年春,余于虚空至暗之洞中,救下沉机、乌怀、谷实、黄梁四友,乃知世间竟有不须修炼即可达不灭之境者。

  然其纵有上苍垂青之质,毕竟不如法力造化之功,言及彼族受残暴之敌奴役,其中多有不下于吾者,央吾出手拯救。

  余其时遍游星际,未逢抗手,闻之颇觉意动,然四友于虚空至暗之洞中撕裂躯体,须寻炽热之星弥合,遂许以百年之约,然久未见矣,每念之,常叹息。”

  这段记载,原妙天看过不止一次,妙法真人是初次得见,但两人的观感都是一样,字面意思好懂,但虚空至暗之洞是什么?炽热之星又是什么?两人则完全不懂。

  而且不光是他们两人不懂,花月星上也没有一个人懂。

  练青冥两眼发亮:“黑洞!一定是黑洞!”他知道两人一定听不懂,便解释道:“黑洞是宇宙空间内存在的一种超高密度天体,能捕获一切靠近之物,连光线都不能逃离,所以叫做黑洞——天!原祖果然厉害,竟然连黑洞的引力都不惧,还能捞人出来!我太崇拜他了!还有那四个叫沉机乌怀谷实黄梁的,天生的不灭之境?晕,太过份了吧,在黑洞里面都只是撕裂躯体,还能不死?还能恢复?晕晕晕!”

  “天体?引力?”

  原妙天和妙法真人不但没有听懂,反而更加湖涂,妙法真人疑惑道:“小友,这些……是你在家乡知道的吗?”

  练青冥没有对妙法真人隐瞒过自己的来历,所以他知道练青冥来自天外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

  练青冥随口道:“是啊,课本上看到的,天文还是物理,好多都忘记了——那个炽热之星,应该是恒星或者别的什么天体,额,能发热发光的天体有好多种,我不知道到底是哪种,就当是恒星吧,原祖的意思是说他们用恒星来疗伤,晕,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

  练青冥一惊一乍,把原妙天和妙法真人的心情也弄得起起伏伏。

  原妙天此时已顾不上与练青冥的恩怨,急切问道:“你还知道多少,类似虚空至暗之洞这样的……东西?”他无以名之,只好用“东西”替代。

  这些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原氏一直认为,原祖的手书经卷中还有许多神通没有发掘出来,事实上不光是原氏这么认为,花月星上所有宗派都这么认为,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原氏突然沦落到出个仙人都难的困境。

  其它宗派都以为是原氏后人无能,坐拥宝藏却领悟不了,只有原氏知道,实在是其中有太多内容看不懂。

  原祖当初凭肉身横渡宇宙,记下的也多是宇宙星空中的见闻,但花月星上从来没有人能修到能进入虚空的程度,因此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其中的记载。

  原妙天明白,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读懂其中的内容,那么这个人,非练青冥莫属。

  只因和他同样来自地球的那个神明,胡卷帘,能在虚空中追逐敌人,练青冥没有理由不知道。

  他双眼几乎冒出渴望的火焰:“练青冥,我可以让你尽阅我族一切绝密记录,只要你愿意为我们解答其中一切不明之处!”

  练青冥咳了一声:“这事……是不是以后再说,别忘了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应付敌人,这一关挺不过去,其它的说了也白说。”

  原妙天决然道:“好,我愿举全族之力,助你抗敌,事后你必须为我们解释一切疑难。”

  助我抗敌?怎么这成了我的事了?这是你们花月星的事好不?练青冥有心揶揄两句,不过看到一旁妙法真人恳求的眼神,还是认了,道:“好吧,那我就谢谢族长大人助我了。现在我们来明确一下敌人的情况。”

  “敌人的数量是最少一个最多四个,就当作有四个好了,料敌从宽,啧,四个不灭之境的敌人。”

  “好消息是原祖说他们没有修炼过,也就是说,不用担心他们会法术。”

  “坏消息是他们很可能是疗好了伤,前来赴约,请原祖去救他们的种族,啧,四个完好的不灭之境的敌人。”

  “既然他们不懂修炼,那么也应该不懂阵法,因此那个阵中之阵很可能不是他们布下的,我觉得,说不定是原祖交待弟子为他们准备的,以便他们前来赴约,只是没想到他们到期了却没来,现在来了,原祖却已不在,而他们发现花月星上没有像原祖那样的高手,于是动了贪心,想取得原祖的修炼法门——晕,还挺上进的,就是有点忘恩负义。”

  “他们既然在黑洞中都能活下来,那么传送阵缺少能量转换、复原的功能,对他们来说就不算什么了,哈,歪打正着,没想到启发了我,我真是天才,嘿嘿。”

  “他们掳走大比弟子,估计是想问清花月星目前状况——还挺谨慎的,看原祖的记载,这四个家伙是因为种族被奴役而逃难出来的,难怪,呵,活该!不过,又强大又谨慎的敌人?真是个坏消息!”

  “用恒星疗伤?这么说高温高热的环境对他们有利?唔,幸好看了记载,不然我还准备在阵中之阵外布置真火炼形阵的,看来要改改了,高温高热有利,那么低温冰冻就应该有害——换成月神宗那个守山阵法?有搞头!等月神来了问她要布阵法门。”

  ……

  原妙天和妙法真人听着练青冥抽丝剥茧般分析敌人,只觉这个平凡的年轻人是那么神奇。

  终于,练青冥停下分析:“好了,基本就是这样,妙天族长,想必你已经听妙法真人说过了,我需要你暂时将祈愿神戒交予我,此外,麻烦你把支天山所有宗主、门人都召集起来,作个总动员,能出力的出力,该疏散的尽快疏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