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旧时人事半消磨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760 2014-08-05 23:44:22

  练青冥没有直接去找原妙天,而是先去找了妙法真人。

  作为祖上曾经阔过的名门望族,现在没落到无足轻重——这么说或许有点过了,原氏在重视传统的宗派中还是有地位的,但在花月星的实力拼图上,原氏已经没有存在感——练青冥想找他索要有象征意义的宗族信物,难免触动他的敏感心理,练青冥虽然不惧他,但不想节外生枝。

  妙法真人听了练青冥的要求,饶是他宁静淡泊,也不由为之一惊。

  “你说什么?守山大阵还能修复?”

  练青冥点头:“是的,我有把握修复大阵。真人,此阵是阻敌的关键,光凭修士自身,远不足以抗衡,唯有借助守山大阵的神妙,发挥出十倍的力量,才有一线希望,但我需要主持阵眼的法器,希望您帮我说服妙天族长,暂时借我一用。”

  妙法真人豁然而起:“好,我这就去见掌教大宗主。”

  守山大阵倘能修复,则不啻于为支天山多出一名不灭之境的超极仙人护法,对于风雨飘摇的支天山来说,这意义太过重要,甚至有可能挽救原氏命运,中天王朝再强盛,也绝对比不上两千年前的蛮荒兽群,蛮荒巨兽面对守山大阵尚且无能为力,何况今人。

  虽然他和原妙天理念不同,极少往来,而原妙天知道他的修为在自己之上,一般也不愿召唤他,但对这件关乎原氏整体利益的事情,相信原妙天会与他立场一致。

  作为支天山上最了解练青冥的人,他知道练青冥既然说出“有把握”,那就一定是有把握,所以他立刻动身,身化流光飞向主峰。

  他也是最早得知阵中之阵的人,身为修士,对于能在残缺传送阵的无序能量中进出自如,他非常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如此强大的敌人倘若出现,首当其冲的就是原氏,不管为公为私,原氏都必须倾力一搏。

  事实上他一直在思考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只是实力上的巨大落差让他无计可施,如果在两月内想不出办法,他会通知原妙天,冒着被中天王朝大军歼灭的危险,将全族迁移。

  他是七十二峰宗主身份,可以不经通报直入主峰,转眼便来到族长静室外。

  门口跪着一个落寞的身影。

  妙法真人知道这是妙法的幼子原绝伦。

  他曾是原氏复兴的希望。七年前他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初凝法相,风流云动,被许为原氏近百年未有之才。

  那时的他,信心高涨,意气风发,加上身为当代原氏族长之子,教养良好,举止雍容,凡是见过的,都赞叹不已,认为没落已久的原氏,终于出了一匹千里驹。

  甚至有人认为,年轻一代中,原绝伦足以排进前五。

  原绝伦总是报以微笑,其实心中并不以此为喜,天资出众者难免心高气傲,尤其是当四年前他被允许一阅支天宗最高典籍《变天古卷阐微》后,更是一心想要击败号称无敌的中天王朝之破碎枪,重树原氏大陆共主的地位。

  只可惜,四年前百宗来朝,举行大比,他代表原氏掌门嫡传一脉出战,却一败于凤琳琅之风雪漫天,二败于厉沧澜之大海无量,三败于薛小花之红消香断,止步十强之外,连一些旁支流派弟子的战绩都不如。

  更不用说最后独占鳌头的紫竹林新锐弟子施道愚,连代表俗世中天王朝督战的平安王,都忍不住留下“奋勇精进,可为一代天骄”的评价。

  从不沾酒的原绝伦大醉三天,醒来后长跪于原妙天房外,哀求进入原祖密室。

  原祖密室为花月大陆圣地,是原祖静修及坐化之所在,相传存留有原祖造化精气和手书典籍,可籍之以达到神明之境。

  原妙法踯躅良久,终于狠心拒绝,言道两千年之例不能由他而破。

  原绝伦黯然而退,此后性情大变判若两人,日则痛饮夜则狂舞,原妙法无奈将他送到胞弟原惊电处,不久前才回来,一回来便在望原城里杀了王云岫,引来大军进犯。

  见到妙法真人自空中降下,原绝伦也漠然起身,无言离去。

  现在他对任何人都是这幅样子,妙法真人心中叹息,对室中传音道:

  “妙天族兄,妙法有急事求见!”

  原妙天从室中步出,望着离去的原绝伦背影,眼中的痛苦一闪而过,强作笑颜对妙法真人道:“妙法贤弟,难得你肯来主峰一次,不知是何事惊动贤弟?”

  妙法真人开门见山:“妙法是为练青冥小友而来,要借掌教神戒一用,以度难关。”

  原妙天遽然一惊,戒音十足:“祈愿神戒岂能外借!练青冥欺人太甚!”

  他是仅有的清楚练青冥真正实力的人,甚至比妙法真人还要清楚,因此下意识用上“欺人”一词。

  妙法真人摇头:“妙法也是支天山原氏族人,岂有不明白祈愿神戒重要性之理,然则此事生死攸关,族兄记得本次大比离奇失踪数名弟子之事否?”

  原妙天哼了一声:“此乃原氏内务,他练青冥不过是一介外人,有什么资格妄加评论?还有,贤弟,我还没有说你,你总是救些莫名其妙的人回来,行善固然无错,但也要有所鉴别,练青冥此人来历诡异,他的话,你不能轻信。”

  妙法真人:“族兄之言,妙法日后当会注意,不过此次非只与原氏有关,而是整个花月星都要同时面对一场大劫难。”

  原妙天半信半疑,他知道妙法的为人,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轻动颜色,数十年来还从未见过妙法如此严肃。

  “大劫难?花月星?妙法贤弟,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这和弟子失踪又有什么关系?”

  妙法真人:“练青冥发现,那几名弟子是被未知敌人掳走,敌人在守山大阵中布下一个传送阵,进出都十分隐秘,因此我们才找不到那几名弟子的下落。”

  原妙天勃然大怒:“妙法贤弟!此子心怀鬼胎,巧言令色只为骗取我原氏至宝,你还上他的当!当今之世,有谁能在守山大阵中布阵?大阵虽然已经失去功用,但要在阵中布阵,就必须压制阵法本身的能量,那可是数十名仙人!花月星现在能找出数十名仙人来吗?有数十名仙人与我原氏为敌,那还掳走什么弟子,直接杀尽我们不就行了?这点常识你也没有了吗?我看你是受他蒙蔽而不自知!”

  妙法真人沉静如水:“不是数十名仙人,据练青冥推断,敌人可能只有一个。”

  原妙天气极反笑:“哈哈,是吗,一个敌人,一个胜过数十仙人的敌人?花月星何时出了这样的能人?是王歌乐吗?还是凤镝录?原来我已经这么孤陋寡闻了,连出了这样的大高手都不知道,哈哈,开口练青冥,闭口练青冥,原妙法,你还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你是白露峰的宗主,是我原氏的族人,是支天宗的弟子!”

  妙法真人:“族兄稍安勿躁,花月星确实没有这样的高手,但是敌人来自花月星之外。”

  原妙天声音忽地断掉:“你说什么?”

  妙法真人:“这正是我信任练小友的理由之一,他在大阵中发现,那个阵中之阵是一个不完整的传送阵,缺少能量转换、复原的部分,族兄,你我虽然都不长于阵法,但基本的阵法理论还是知道的,传送阵缺少能量转换、复原部分,你我都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原妙天脱口而出:“不灭之境!不!这不可能!”

  妙法真人紧接着又道:“失踪弟子之一,留下讯息,‘异敌入侵……不可力敌……原祖友人……强掳我等……三月复至……窃取秘法……’”

  这讯息原妙天当日也是见到过的,那时只付之一笑,此时却突然色变,像是想起什么,勿勿留下一句:“你且稍等!”就转身进了族长静室,片刻便出来。

  “原祖手卷中曾提到,有四名友人会在百年后前来一聚,但这时间完全不对,而且原祖的友人怎又会成为敌人……妙法贤弟,你……你且将那练青冥叫来,我有些事情必须当面询问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