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一百零二章 灵山讲道石点头(2)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52 2014-07-21 23:57:06

  陈无方一身奥妙全在阵法,阵不破,身不灭。

  但这个“破”,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破阵”的“破”,否则他岂敢随意布阵。

  这是他独创的法门,“以命合阵”,在原祖传下的修行体系之外别开蹊径。如果不深究其中的理论,仅以表象来描述,那就是练青冥刚才说出的那句话:他与阵法共生。

  因为他与阵法共生,所以阵法调用、变易、运转天地之力,他也同样能调用、变易、运转天地之力,这是仙人的特权,他也可以实现,威力甚至可以强过普通仙人。

  以至有任凭凤三攻击也夷然无损的惊人表现。

  实则他的修为远未到天阙仙人之境。

  他的资质甚高,但沉迷于阵法之道,有与众不同的领悟,在年近三十岁时,毅然散功,全心冲击他推演出来的“以命合阵”之道,并终于成功,成就不灭之躯。

  他在初修成这门神通之时,满怀信心,只道凭自已的不灭之躯,虽然散功重修,但凭借近乎无穷的寿元,进入九重天阙的仙人之境,甚至修到比拟原祖的神明之境,都是迟早的事。

  在这种心态下,他不再全心投入阵法的钻研,直到他发现,以命合阵之道,有利亦有弊,而这个弊,非常要命。

  阵法是调用天地之力,改变局部的小天地,天地无穷,可以包容一切,他却不同。

  每一次命与阵合,都会不知不觉地流逝掉许多生机,修炼越快,苍老的速度越快得让人心惊,当他察觉时,不到四十的人已经有如风烛残年的垂垂老朽。

  他在惊恐之下修停止进一步修炼,虽然不再继续苍老下去,但生机仍在缓慢流逝,因为他的“命”已经与阵合一。

  如果强行割裂这种联系,他便恢复到普通修士身份,身体机能便会自然衰退,他散功之前就没进阶仙人,散功重来更不可能,因此必然会在数十年内耗尽寿元,与其它普通修士一样,衰老而死。

  如果继续修炼以命合阵之道,则有如饮鸩止渴,每精进一分,离生机耗尽便近一分。

  虽然在死亡的威胁下,他极力改进“以命合阵”之道,但收效甚微,因为早年心无旁骛的心境已经一去不复返,再也不能领悟更多的阵法之道,他只得停下修炼。

  也因此,他才会为练青冥的一句“有办法解决”而心神不定,宁愿屈服。

  练青冥笑道:“万般皆下品,唯有阵法高,不在直中取,只在曲中求。你的神通成于阵法,败于阵法,若要挽救,还要向阵法中寻答案。”

  陈无方低垂两道白眉:“是,小友说得是,可是无方二十年来未得寸进,实在是无能为力。”

  练青冥看他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突然心生同情,同时又猛地想到:“花月星距离原祖时代越远,修士成就越低,究竟是后人无能,还是其它原因?看这个老老爷子,还有白骨老仙,还有宏天真,他们都在某种程度上走出了新路,这还只是我下山短短十天不到碰到的少量修士,推而广之,整个花月大陆呢,一定还有更多杰出的修士,本来能够推陈出新,却卡在这样那样的关口,不但没成为继往开来的宗师,还落入尴尬两难境地。唔,为什么?这其中是不是有特别的原因?”

  他走神片刻才回过神,发现陈无方正满脸希翼地望着他,不敢打扰,像个到老才进了学堂的可怜人。

  练青冥心中一软,道:“老爷子放心,你的与阵共生之术是足以刻在修行史上的大道,现在有隐患,不过是一时迷障,其中关结我已有头绪,待我解决另一桩紧急事情后,必定能调试清楚。”

  陈无方既失望又渴望:“不知小友要多久才能……?”

  练青冥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月,三个月足矣,不过”陈无方又惊又喜,不要说三个月,只要能解决,再等三年对他也不算什么:“不过什么?”

  练青冥狡黠一笑:“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和您老作个交易。”他又招呼宏天真道:“还有宏老先生您,也一样,我们来作个交易。”

  他的交易自然就是一个多月后,在支天山充任他的打手。

  陈无方立刻就答应,除了答应他也没有选择,数十年来唯有练青冥看破并指出他面临生死危机,他不能不把练青冥当作仅有的一根救命稻草。

  宏天真也答应了,在练青冥指出他的命魂化化龙之术还有更大空间之后,他心热如火,但冷静下来却不能不想到其中的难度,这门法术是他独创,修炼的艰辛他比谁都明白,如果他年轻几十岁,他有信心慢慢突破,但如今他也面临和陈无方、白骨老仙一样的问题:大道无穷,寿元有限。

  另外他还存了小心思,歌乐皇是一定不会放过支天山原氏的,到时他大可相机而动。

  防无方心情复杂地走了,宏天真也走了,监牢中又恢复原来的场景。

  练青冥望归农一方,和黄宝珠刘铁意朱武威一方。

  练青冥倏忽飘到三人身边,挥手解开刘铁意的禁制。

  “现在我们再接着谈吧,这个城守大叔心情比较激动,我看你会不会冷静一点。先说好啊,如果你要召集部下结阵,我一定可以抢在前面再制住你的。”

  刘铁意躺了太久,手脚都有些发麻,艰难站起身,苦笑道:“不冷静行吗?早知你是仙人,我们会是另一种态度。”

  练青冥笑道:“哦是吗,哈,我这人平时是有点太低调,不好意思啊,那是不是说我可以带这位老兄走人了?”

  刘铁意摇摇头:“仙长,不是我不愿放人,实在是没法放,放了死满门,不放最多战死我们几个,换作仙长您作何选择。”

  练青冥见他说得可怜,思忖一下,转头对望归农说:“老兄,好像你真的拿了很重要的东西?”

  望归农服了小白的灵药,这时气色已经好转,回道:“我取走了本城所有的仓储法器,他们确实会因此被满门抄斩。”

  练青冥为难了:“这个,那……?”

  没想到望归农接下来居然道:“我既然被擒,任务便算失败,东西我原物归赵便是。”

  刘铁意大喜过望:“望兄果然体恤我等,如此刘某愿保证,此事就当没发生过,望兄日后当是我刘某座上客。”

  望归农哂笑道:“座上客,呵呵,望某无此奢望,不过可以提醒刘老弟一句,本人是受人之托,自问已经尽了力,才慷慨一次,那人还会派人来的,嘿,仓刘老弟要不要猜一猜,那人是谁?”

  刘铁意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喃喃道:“难道……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