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九十三章 观者如山色沮丧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20 2014-07-12 23:55:54

  原来他认出巡天术之后,也动了杀人邀功的心思,支天山原氏没落已久,对他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毫无威慑,卖个好与歌乐皇,对于日后大大有利。

  现在乱象已呈,有识之士都在静心观察,择机下注,而歌乐皇坐拥天下数十年,实力无疑最为雄厚,不少人还是看好他最后仍能降服异心势力,稳固江山。

  小白使出巡天术,必是支天山弟子,巡天术虽然神妙,但他宏天真早已是中阶九品的准仙修为,骤下杀手,一个黄口小儿还不是手到拿来。

  不过他虽不畏原氏,但另有些人却是他惹不起的,比如“天边凤三”。

  练青冥的身法能认出的人不多,他则恰好是认得的人之一。

  大风歌!风家高阶法门,近百年来只有凤三修至大圆满,凤鸣于天,当世唯一令王室中人有所忌惮的便是凤三,破碎枪虽然横行无敌,但凤三却有让王室中人来不及使出破碎枪的极致速度,他也是唯一杀死过王室中人却安然无恙的修士。

  凤三本名风三,是风家旁裔子弟。

  风花雪玉四大神通难分高下,风家能在风花雪玉四大家族中居首,正是因为出过一个凤三,即便二十年前凤三因风无棱之事,愤然脱离风家,易名“凤三”,也无人敢不礼让风家三分。

  练青冥刚才为了救小白,全力催发速度,他所学功法虽多,论速度当然是以大风歌为第一。他虽然修炼大风歌并没有多长时间,但借助调试器之力,大风歌全部五层心法都已经融会贯通。

  大风歌练到圆满时是裂空诀,取“突破时空”之意,施展时因为极快压迫空气,产生异响,号称“凤鸣于天”,数十年来只在凤三身上显现过,绝无第二家。

  所以宏大仙人宏天真一听便知,顺理成章认为他是得了凤三真传的弟子。

  连大陆霸主中天王室都不敢招惹凤三,他自问还没有承受凤三怒火的实力,便悄悄熄了杀机,退走以避嫌疑。

  这些说起来很多,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练青冥一手抱着小豆小芽,头上顶着小白,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笑,然而很快就没人能笑出来。

  五光十色的攻击到达身前,练青冥没有退却,没有掉头逃跑,更没有被打得四分五裂血溅当场。

  他只是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看着刀枪及体,劲气临身。

  所有的攻击,贯注法力的刀枪也好,气劲奔腾的拳脚也好,闪烁宝光的法器也好,一律停顿在空中。

  “我并不吝于杀人,虽然我并不喜欢,很不幸你们遇到了我。”

  小白的双腿挡住了他的脸孔,所以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话不带丝毫感情而且莫名其妙。

  随即所有人都惊恐地睁大自己眼睛。

  苍天在上!我一定是眼花了!是幻觉!一定是!

  练青冥轻轻挥手,像拂去衣上的尘土,而所有的刀枪、拳脚、法器,都在这一拂间,一一消失不见。

  黄书广看着齐肘以上的半条手臂,连中手中流苏浮云剑一起,连同半截衣袖,同时凭空消失,只余光秃秃一截前臂,脑中一片空白。

  凄厉不似人声的嚎叫从他嘴里爆发:“我!我的手!我的手哪去了!我的手——”

  不止他,其它上前攻击的人也参差不齐发出惊恐嚎叫:

  “我的手!”

  “我的腿!”

  “我的法力?我的法力不受控制了!”

  “天啊,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鲜血这时才从他们断掉的手脚处渗出,然后喷射,这种诡异情形看得人人心头发寒。

  练青冥开口,声音并不响亮,却清楚地传进每一个人耳中:“你们还有一天寿命,明天这个时辰之前,如果不能向我证明你们有不应死去的理由,那么你们的生命恐怕不能再延续下去——我希望你们最好能找出那样的理由。”

  不再理会地上一地疯狂嚎叫的人们,练青冥拍拍小白的脚丫:“接着看比擂,还是去吃饭?”

  小白:“……吃饭,没心情了,吃饭吃饭!”

  练青冥向外走去,人群不自主地分开一条道,看他的眼神都是畏畏缩缩。

  不能怪他们,身为修士不是没见过或听说过各式各样的神通,但这一幕实在太魔幻,超出他们的理解能力。

  修士也是人,是人就会对未知感到恐惧。

  起到刚才那个黑面虬髯大汉身前,“这位兄台,能否移步一起用点酒饭,我想替小白好好感谢你的援手之情。”

  黑面虬髯大汉眼中也有些惊疑,略一犹豫,见练青冥眼神清澈平和,爽快道:“行,小兄弟请。”

  练青冥起步走向邻近的一家酒楼,浑然不管刚才那些公子哥小妞儿们就是从这家酒楼上冲下来的。

  空中数道人影如大鸟般急射落下:“仙长请留步!”

  却是几个在楼上守卫的家将,他们修为都很不错,先前只道用不着自己出手,等到发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

  “仙长,鄙府少爷年轻不懂事,冲撞令弟,还请仙长高抬贵手,小人一定禀明城主大人,严加训斥,绝不再犯。”为首之人修为最高,话也说得客客气气。

  他不敢不客气,这个看起来像个乡下小子的年轻人,一身本领诡异无比,这世上不是没有能硬接法器攻击的修士,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在现在已经确定对方是一名高级修士的情况下,站在咫尺之遥,他居然仍然感觉不到对方身上有一丁点法力,光这种隐匿修为的能力,就绝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具备的。

  练青冥看也不看:“你若真想帮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是找出他们不该死的理由,并且说服我相信,否则只是浪费他们有限的生命。”

  他浑不在意地从几名家将身边走过,走上楼梯。

  家将盯着他不设防的后背,心脏急速跳动。

  如果现在出手?

  如果现在出手,他一定躲不过,他一定挡不下,他一定……

  可是片刻之前那诡异的画面马上浮现在脑海中,把出手的冲动压了下去。

  他会不会是故意的?他会不会是要引诱我们出手?

  不会,他再诡异也是年轻人,年轻人难免自大,如果是他自大,如果……

  这样的良机稍纵即逝,错过岂能再来?

  试一下!你是中阶五品的强大修士,试一下!

  可是万一……不会的,他背后空门大开,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他是神也反应不过来,试一下!

  可是……

  就在为首家将心中挣扎的时候,练青冥已经走上了楼梯,消失在转角。

  好了,不用作这该死的选择了。为首家将精神松弛下来,才发现不知不觉已是满身冷汗,几乎有如刚经过一场大战。

  这个年轻人,一定是魔鬼!只有魔鬼,才能这样轻易地折磨人的心志。

  “通知老爷,这事不是我们能掺合的,走吧。”

闲坐说玄宗

昨天上传时好像复制错了,改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