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八十八章 退老仙青冥动天(3)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956 2014-07-07 23:55:03

  一直到离城好几里,小白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我要天天买好吃的,我要天天买好玩的,给豆豆哥买一份,再给芽芽妹妹买一份,嗯,凤凰姐姐也有一份,嗯,师父不爱吃好吃的,不给他买!”

  练青冥嗤的一声取笑道:

  “小白,还在美啊,你比哥哥还狠,一张纸片都不给人留的。”

  小白紧紧捂住小包包:“谁叫他自己说多少都可以的,人家又没拿别的!”

  练青冥啧啧道:“你还想拿别的?没见那大叔脸都绿了,你再拿,就算再怕你后面的‘仙人哥哥’,他也要拼命了,你可是把人家府库都掏空了。”

  小白脸一红,装作没听见,哗地一下蹦上天溜了。

  练青冥哈哈大笑。

  后面的巨石城里,东南大营东门镇守将军何年纵,保持了一个时辰的笑容终于消失。

  “成深湖!你再给我说一遍,他们到底是妖人,还是仙人!”

  成深湖强忍不满,将之前说了数遍的话又原样讲出:“……末将见天象妖异,乌云压城,即飞讯急报东南大营,其间有人听出空中雷鸣好似人声,之后天空人脸异象消散,而全城军民均中毒疫,末将得知有数十人在城中分发解毒神水,遂前来查探,被妖法所制……”

  后面何年纵也在场,自然不必赘述。

  何年纵阴沉着脸:“如此说来,那一行人,并非以乌云攻城之修士?并非仙人?你当时不提醒本座,是有意纵敌?”

  成深湖一直点头,点到第三下突然发现不对,连忙抗声道:“末将本要将他们拿下,但被何将军您所阻……”

  言下之意,明明是你放走的,想叫我背黑锅,休想。

  何年纵深吸一口气,强忍怒气:“本座奉急令前来,一时不察,就算你当时不讲情有可原,后来怎么不提醒本座?”

  应经鱼一接到巨石城飞讯,立刻便告知他,此异象必是仙人,歌乐皇早有指示,此际绝不可与仙人结怨,一切以大局为重,命他火速赶到,务要结交此一强助。

  他先入为主,加上一同前来的应经鱼的贴身亲卫,两个中阶六品的大修士,告诉他白骨洞白骨老仙确实是仙人,又恰好白时未为掩饰小白身份而说出“仙人之弟”,他自然便把对面的人当作正主,百般示好。

  小白要钱钱,他还暗喜,能用钱交好那是最便宜不过,结果小白刮骨吸髓,逼得他把巨石城府库里的公帑都取出来了。

  一个白骨老仙,一个白骨老仙之友,若真能换来两名仙人的好感,自然是大功一件,这些公帑一笔抹消不在话下,但现在才知道误中副车,难道要他用自己俸禄来填补亏空?

  他身后的两名应经鱼的亲卫开口道:“何将军勿恼,天空中人脸,必是白骨老仙无误,此城中阴气之重,本人见所未见,绝非六道轮回修士手笔。”

  另一亲卫也道:“不错,此一干人,既能解白骨老仙遗毒,我怀疑老仙退去也与他们有关,即便不是仙人,仅凭他们能与仙人对话,就知绝非凡俗,何将军结交他们,未必不是好事。”

  何年纵这才放下小半心:“有两位之言,何某才敢稍稍安心。成深湖!巨石城引来仙人逼迫,本当治你一个‘失察’之罪,现在本将军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搜遍全城住户,将所有听到的空中人声,全部记录下来,本将军要发呈应帅及皇上,严禁外漏,另外,中毒之平民、修士、骑兽、兵士,都要作好记录,东南大营将会有人前来核验,你要悉心配合,不得有误!”

  “……是,末将……遵命!”成深湖不情不愿应命而去。

  一天后,歌乐皇收到东南大营应经鱼传回的军机密讯。

  “白骨老仙白太齐?哼哼,你元神完好时尚且挡不住风无棱一刀,如今元神残破,不过是冢中枯骨,分神之术在我破碎枪面前不过是个玩笑,等我获悉静室之秘,必叫你彻底魂飞魄散。”

  “练青冥又是何人?居然能凭言语兑住白太齐?还是他真是仙人?这么年轻的仙人?哼哼,我决不允许再出一个风无棱,两月后支天山是吧,好,本皇就定在两月后,大军扫灭支天山余部,将原氏一网打尽!”

  “来人!”

  “臣在!”

  “马上派人查清‘练青冥’此子来历师承宗派喜好弱点,用一切必要手段收买他,封官许愿。”

  “是!”

  “还有,风连城那边,他是如何回话?”

  “禀告皇上,风连城道风雪漫天执礼甚恭,他闲来无事,任个闲职,皇上若有差遣,他可择时办理。”

  “哼,闲职?不就是想待价而沽吗,以为本皇不明白他的那点心思,哼哼,外姓封侯已经是人中极致,竟然还嫌不足,告诉他,想要更多富贵荣华,可以,替本皇多立新功,本皇可以给他。”

  “是!”

  “风雪漫天一介草莽帮派,也想火中取栗,哼,痴心妄想,居然借风连城之力夺取东南联盟,哼哼,先让你们当一阵卒子,本皇想用时,再吃掉你们,给本皇看好他们!”

  “是!”

  “白玉楼那边,监视动静即可,不要轻举妄动。”

  “是!”

  “老四那边,再去催促,告诉他,现在卖还可以卖个好价钱,错过了时辰,本皇就不一定看得上了。”

  “是!”

  “行了,下去吧——风连城那边,注意措辞,暂时不要惹他不快。”

  “是!”

  风连城独自坐在席前。

  他面前是一大桌鲜美菜肴,醇酒陈酿,时鲜果蔬,蜜饯糕点,另外还摆着八份碗筷。

  只有碗筷,没有人。

  连城侯府的下人都知道,侯爷进餐时必摆八份碗筷,但从来都是独自进餐。

  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或许这是侯爷的怪癖。

  但这话只敢私下偷偷说,没人敢在侯爷面前露出半点异色。

  千叶城城主曾经自以为幽默地开过一次玩笑:“侯爷有心了,知道末将要来陪侯爷小酌一杯,连碗筷都预备好了,呵呵!”

  呵呵完他便死了。

  血红刀光如冬眠的毒蛇被惊醒,化作满天血色,将千叶城城主绞为粉末。

  跟着他来谒见连城侯的副将、亲卫、随从,立刻惊怒冲上前,也一齐死了。

  死在满天血光中,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

  千叶城主之子随后亲率大军围住侯府,但还没等他下令进攻,就被持歌乐皇急令的监军斩于阵前,以“对侯爷不敬”之罪名,剥夺一切职位,满门抄斩。

  自始自终,侯爷一直在席上独饮,不曾瞧过半眼。

  从那以后,再无人敢对侯爷稍有不逊。

  “撤了,叫他进来。”

  风连城话刚出口,立刻有下人上前将酒席撤下,虽然大半都还原封未动。

  “小的见过风副帮主,风副帮主万安!”

  柳居谋进来后极度谦恭地问好,语气之恭敬,比面对师尊时犹有过之。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每次一见到眼前之人,就大气不敢出。

  “告诉谢秋风,消息已知悉,我会处理,以后不必使这种小聪明。”

  风连城用香茶漱口,并不转头看柳居谋一眼。

  “是,是,小的一定把话传到。”柳居谋额头渗出冷汗。

  “练青冥其人,仙人也好,凡人也好,与我无关,白玉楼要我出手,可以,价格合适,我可考虑。”

  “是,是,小的一定一字不漏转告白玉楼赵财神。”

  又等了片刻,见风连城不再出声,柳居谋才低头弯腰轻轻退出。

  练青冥在一处小山坳处停下,叫住众人:“先歇会,我说白老兄,你们跟我这么远了,到底想干什么?看在你们用心分发药水的份上,你们身上的禁制我全解了,连白骨老仙在你们元神里动的手脚,我也替你们解了,还跟着我干什么?”

  白时未等白骨洞的一干人,出城后一直跟在他后面,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白时未期期艾艾道:“哎,练,练哥儿,我们可不可以跟着你,白骨洞我们是回不去了,回去老仙一定饶不了我们……”

  他一开口,有好几个白骨洞弟子也纷纷说道要跟着练青冥。白相轻眼神闪动,却没开口。

  练青冥哈哈一笑:“哈,跟着我?我可是穷光蛋一个啊,吃饭都要求小白掏钱的。”

  白时未横下心:“练哥儿,我们以前做的恶事太多,现在白骨洞不能回了,说不得会有仇家找上来。我们不愿引颈就戮,但也不想再伤人,只有跟着你才能保得安全。”

  练青冥眯起眼睛:“听起来很突然,不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如果,我说是如果,如果你是真心改过,我十分欢迎,不过你们修为都不错,我孤家寡人又不能一直守着你们,倘若你们重新为恶,那就成了我的过错了。”

闲坐说玄宗

又是压哨,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