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八十六章 退老仙青冥动天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371 2014-07-05 23:06:54

  天空中人脸渐渐散开变浅,直到乌云散尽。

  阳光又照射下来,仍旧是下午,仍旧是晴朗的天。

  只是巨石城中一片狼藉。

  城墙已经整个坍塌,但这还是小事,塌了可以重建。

  城中半数居民陷入昏迷,其余修炼有成之士,虽神智清醒,也大多口耳溢血,受伤不轻。

  更严重的是,不论修士凡人,所有人体表都在溃烂,药石无用,法力也止之不住。

  呼天抢地的哭喊声,闻之令人心酸。

  深湖将军又惊又喜又忧,惊的是自己麾下的精兵,座下骑兽,全都萎靡不振,军中大夫也束手无策——事实上大夫自己身上也在溃烂,巨石城里这上万大军,突然变成了上万残患。

  喜的是天空中巨大人脸肆虐许久后,自动散去,原以为在劫难逃,没想到却捡回一条命。

  忧的是已经向东南大营发出紧急求援的飞讯,这一摊破烂景象,自己该如何交待?

  不过这些都留到后面再烦恼吧,眼下最要紧的是医治这种溃烂伤势,深湖将军强忍住伸手抓挠的欲望,大骂道:“那个废物,还没有找出有效药物?”

  亲卫身体不住扭动,勉强站正回复:“付大夫说还要再试几种灵药……”

  如果忍不住去抓挠,溃烂腐蚀的速度登时加快十倍,好多同僚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烂成一堆腐肉骨架,因此他们只能拼命忍住。

  “还要试?!我要砍了他,我现在就要砍了他,你去传我命令,三柱香,不一柱香,我再给他一柱香时间,再不能止住溃烂怪病,我一定要砍了他!”深湖将军暴跳如雷。

  亲卫转身就要去传令,事实上他们也实在等不下去了,就算不抓不挠,这么溃烂下来,也几乎人人身上都见得到森森白骨了。

  “将军,将军,报告将军!”这时,一个亲卫跌跌撞撞冲了进来:“报告将军,城中有人在派发药水,非常有效,一涂上就不再溃烂……”

  深湖将军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掠过来:“你说什么?谁在派发?不管了,不管是谁,马上征收,全部征收!带我去,现在就带我过去!”

  城中主干街道上,曲汉然正指挥白骨洞的众多前同门派发药水:“小心一点,小心一点,不要泼了,这可是用小白善人珍藏的灵丹兑出来的神水,宝贵无比!练哥儿说了,支天白露,滴滴香浓!这是你们弥补自己以往罪孽的机会,可不要不懂珍惜!”

  白骨洞那些被制住的弟子,包括白时未白相轻在内,老老实实地在曲汉然面前排着队,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木桶,等他从身边的大水缸里舀满药水,然后转身挨家挨户送过去。

  他们现在奔走如飞,似乎身上的限制都已解除,奇怪的是却没人逃跑,都老老实实地送水。

  练青冥则在街道旁边屋檐下,百般讨好小白。

  “唉呀小白,乖乖小白,小白乖乖,别生气了,丹药虽然宝贵,可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哦对了,你不知道什么是浮屠,没关系,你师父妙法真人不是常说吗,遇苦厄需伸手,能救人则救人,他一辈子在天上飞来飞去,才救了几个人,你看你这一出手,一下就救了几千几万人,好厉害哇!比你师父救得多多了!”

  小白嘴撅得老高:“你当然说便宜话了,又不是你出的丹药,人家骗了多少哥哥姐姐才又攒了这么点,全让你化掉了,连一点钱钱都收不到!”

  练青冥胸膛拍得震天响:“唉呀,不就是一点小钱钱吗?包在青冥哥哥身上,等哪天我有空,去赚一大票,全归你!”

  小白叫道:“你说的啊,不许赖皮啊!”

  练青冥暗笑小孩子就是好哄,嘴上自然是忙不迭的打保证。

  这次多亏了小白,练青冥虽然护住了大厅中的一干人等,但没考虑到城中的无辜百姓也会遭殃,天空中的巨大人脸是白骨老仙的元神投影,他至少二十年前就已身为仙人,使出的法术威力之大范围之广,都不是六道轮回之内的修士所能比拟的。

  他曾受过致命之伤,元神有严重缺陷,不得不以邪异手段滋补,幽冥火蛊就是其中之一,吞噬血肉精气生魂怨气,供附在蛊虫身上的元神分身吸取。

  这是仙人手段,既阴毒又高明,即便是同级别的修士,遇之也唯有退避三舍,可惜碰到的是练青冥,他身上所中的天地牢笼禁制,恰好是一切元神的克星。

  而后面白骨老仙施展“幽冥地狱”的法术,令整个巨石城都坠入黑暗,本是魔道无上秘法,却不知正中练青冥下怀,幽冥地狱的法力充塞空间,几乎等于强行呈上给他调试。

  练青冥轻松就得出其中奥秘,也从而得以和白骨老仙达成协议,否则将不得不使出底牌放手一拼,胜负难料。

  有几名涂过药水止住溃烂的城中居民也在帮忙,络绎不绝地抬出自家或就近居民家的清水,曲汉然不停地将一料料丹药溶入,化成可救命的“支天白露”。

  那丹药,自然都是小白的心肝宝贝,白骨老仙退走后,出来见到城中惨状,练青冥不通医药,反应却很灵光,立刻用小白的丹药救治,果然灵验,而且不需吞服,溶于水涂抹即可。

  城中居民自然把他当成救苦救难的神医,小白这个正主反倒被忽视,所以才会生气需要安抚。

  这时白时未等人已经又送完一轮,转头奔回,在曲汉然前面排队补充药水。

  他们不敢不听话,练青冥和白骨老仙对峙的场面他们是亲眼目睹,吓得他们心里头直哆嗦,原来自己竟然对一名仙人喊打喊杀,能保住性命回去就要烧高香了,哪还敢再生痴心妄想。

  起初只是表面顺从,但救人之后居民感激涕零、亲友获救后相拥而泣的情景,却让他们的心志有所松动。

  数十年来动刀剑,白骨洞中好杀人。自踏上修行之路,便一日不离血腥,以前视为理所当然,现在却想起了,其实自己也有过亲人,也有过父母。

  是多久,多久之前,将这一切淡忘了呢?

  数名白骨洞门人冷汗淋漓。

  练青冥哄着小白,突觉有异,眼光转向大街尽头。

  是深湖将军。

  他带着卫队赶来,刀枪锃亮,亲卫远远便大呼:“将军大人到!所有人避让,药水征收入军,不得擅自分发,违令者军法从事!”

  曲汉然曾是劫掠四方的独行大盗,白时未等更是身为白骨洞门人习惯横行霸道,都不把一城将军放在眼里,自顾自舀药水。

  深湖将军大怒,这些汉子胆敢轻视本将军,大叫一声:“城中流毒必定与这些贼子有关,说不定就是他们施放,给我拿下来慢慢拷问,药水不得滥用,本将军是一城之主,身关守城重任,先给本将军及部下医治!”

  练青冥一晃身挡在深湖将军前:“我最讨厌不守秩序的人了,你们继续发药水,谁想插队,问我过先!”

  小白飞到练青冥头顶:“还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