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八十二章 有时似傻又似狂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060 2014-07-01 23:56:47

  “是吗?”土气年轻人和蔼地微笑,却让曲汉然脸色又白了一分。

  土气年轻人当然就是练青冥。

  曲汉然前夜对练青冥说的话不尽不实,比如他没有讲出其实他的妹妹就在这座城中,也没有交待胁迫他的同门有多少人在此。

  练青冥轻易放过他,让他既惊又喜,结果回去之后马上由喜变悲。

  留在这座城中监视他的同门,不知道他已经悄悄恢复了部分修为,私底议论要以怎样的手段处死他,以及夺取他妹妹的魂魄炼丹,被他听到。

  他被抓之后,就自份必死,白骨洞从无宽恕叛徒的先例,但他绝不能让嫡亲的妹妹受伤害,也因此才以默写出劫掠到的功法交上去作为条件,换取同门答应放过他妹妹。

  他并不相信同门的承诺,然而以他现在的修为,并没有别的路可走。

  昨天见到练青冥时,他还动过居中挑动,诱使两方相争的念头,但练青冥轻易放过他,明显不感兴趣的样子,让他觉得成功的机会不大,加上自己的修为没有恢复,也没有把握带着妹妹安全逃离,于是熄了念头。

  哪知回去便听到同门的私语,让他明白自己已经面临绝境,或许是他们失去了耐心,或许是以为他已经交不出更多有价值的功法了,或许是师门上头下了命令,总之是不打算再和他继续下去。

  可是就算听到了又如何?难道他还有能力反抗?他四处劫掠独来独往,从不曾有过朋友,不可能找到救援。

  绝望之中,他想到了练青冥。

  他曾是白骨老仙十分倚重的弟子,叛出白骨洞后劫掠四方横行一时,闯下好大名头,“白骨煞星”到处,小一点的宗派都要紧急关闭山门,见过的世面不可谓不大,见过的高手不可谓不多。

  只有练青冥令他看不透。

  他看起来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他在下手之前,已经用尽多种方法探视过,决不会有错,谨慎这是他做这一行的优良习惯。

  可是偏偏就错了,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明明已经在不设防的情况下中了他的青魔指,有死无生,却转眼只是轻轻一触,就使得自己气机紊乱,魔障丛生,他到现在也不明白是中了什么手段。

  就算是白骨洞最强的大修士,洞主白骨老仙,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神通。

  只有找这个年轻人还有一线生机,至于练青冥会不会帮他,他已经没有时间细想,急病乱投医,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听到他的哀求,似乎无动于衷,幸好他旁边的那个白胖小孩非常善良,一听就吵着要打坏人,缠着要他一起过来,他才勉强同意。

  看守他的有十来名同门,除了一人是中阶二品左右,其它都只是下阶修为,练青冥风扫落叶一般便把他们全部制住。

  这并不出乎曲汉然的意料,换了他没被破掉修为前,也能办到。

  但练青冥居然主动要求对方放出召集同门的令符,就很出乎他的意料了。

  “练兄弟,咱们趁他们没有反应过来,马上出城,不是最为稳当吗?为何——?”

  这是他提出的疑问。

  练青冥的回答则是:“等一等,我想看一看。”

  等你的头啊,看你的头啊,曲汉然非常想哭出声来,难道你不知道白骨洞到这里,飞剑要不了一天时间,白骨洞高人众多,源源不断到来,你再厉害,又能挡住几人?何况还有白骨老仙那样的凶魔?

  可是练青冥的回答仍然是:“等一等。”

  一等就是一天。

  曲汉然很想带着救出的妹妹马上逃走,可是修为未复,逃也逃不远,白骨洞高手击杀练青冥后,随时能追上来,还不如豁出去留下。

  他存了求饶讨命的心思,至于那些凶残成性的同门肯不肯因为他不逃跑就放过他,他已不敢去想。

  被制住的他的同门,十分努力地掩饰住眼中的狂喜,发出令符,而且还自作聪明地装作若无其事,要同门前来取曲汉然交出的功法和宝物。

  不过练青冥随后告诉他们,直接呼救求援也可以的,那样你们的高手会来得更多更快。

  他们的反应自然是和曲汉然一样,都以为这个年轻人脑子有问题。

  “想不到我某某某英雄一世,竟然被一个傻子打败了,真是耻辱啊。”

  可惜的是,体内气机莫名其妙不受控制,身体无法动弹,他们只能用眼神传递内心的鄙视。

  傻子视若无睹,让曲汉然把他们摆在大厅里,就撇下离开不知上哪了。

  经过一个漫漫长夜的等待,他们终于盼到了师门的救兵。

  敲骨尊者白时未!

  吸髓尊者白相轻!

  两个都是中阶六品大修士,哈哈,这下有救了,等下一定要请两位尊者手下留情,不要一下就把那个傻子杀死,他们要好好整治他,不让傻子惨嚎七天七夜再死,消不掉失手被辱之恨。

  然而接下来的情景却让他们失神不已。

  气势骇人的白骨巨蟒刚使出就变成了死蛇,之后两大尊者联手使出白骨洞秘法“血气连天万骨枯”,化成的白骨巨人的威压,连不在攻击之列的他们都感到呼吸急促。

  要知道“万骨枯”秘法能使合力倍增,如果有足够多的仙人联合,甚至可以匹敌神明,两个中阶六品修士联合使出,准仙人都要避其锋锐。

  却转眼就被敌人变戏法一样地困在了泥地里。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

  在他们变得痴呆茫然的视线中,练青冥和小白走到不断凸起的地面边缘。

  “曲老兄,你那东西要是不想说就算了,过来,这两位你认不认识?帮我介绍下。”

  曲汉然咽一口唾沫,不情愿地走过来:“认,认识。当年我和他们也算师兄弟,我若是没有脱离白骨洞,现在说不定也和他们一样成为尊者。”

  练青冥呵呵一笑:“曲老兄,放轻松点,这不是无惊无险吗,干嘛哭丧着脸?”

  曲汉然又咽一口唾沫:“尊者是白骨洞仅次于老仙座下圣女金童的高手,他们若是出事,白骨老仙必定震怒,说不定会以分身降临。”

  练青冥啊了一声:“分身降临?听起来很玄乎啊,他很厉害吗?”

  曲汉然眼睛发直:“老天!你,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白骨老仙是邪道仅有的仙人吧?二十年前老仙就已突破轮回大限,只因没有高阶功法,潜入支天山受了重伤,才很少在世间行走,你,你真的不知道?”

  练青冥很诚实地点点头:“没人告诉过我,我当然不知道,哈,一个不完整版的仙人!唔,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曲汉然简直要昏倒,这小子真的是傻子?

  可是他心知这年轻人绝对不是傻子,但为什么他居然不害怕,甚至还很高兴?难道他连仙人也不放在眼里?

  曲汉然突然想到什么,偷眼打量练青冥。

  仍然看起来普普通通,完全不像修士。

  更不像仙人。

  不像修士但他确实是修士。

  不像仙人,那么?

  曲汉然打了个冷战,难道自己前次下手的目标,竟然是个仙人不成?

  练青冥不再理他,对起伏不定的起面叫道:“喂,下面那两位,我知道你们听得到,我们来谈一谈好不好?”

  旁边小白冲曲汉然挤挤眼:“过来,过来!”

  唉呀,这个小孩太可爱了,太善良了,要不是他,这个深不可测的年轻人不一定愿意来帮自己,曲汉然心存感激,马上靠近过去:“小……”

  “嘘!”小白竖起手指示意不要出声,拉着他到一边才道:“你有没有钱钱啊?”

  小善人问钱干什么?曲汉然一头雾水,小白大眼睛晶亮晶亮:“我跟青冥哥哥救了你也,你不表示下吗?”

  啥?曲汉然险些跌倒。

  旁边练青冥又叫了一遍,地面停止突起,传出沉闷的声响:“臭小子,你有种放本尊者出来,大战一场,用陷阱暗算,也是修士所为?”

  练青冥笑吟吟道:“我这不是想要放你们出来吗,不过我的时间不能随便浪费,我想和你们谈个小条件。”

  地底吼声如雷:“休想!我白骨洞人绝不受敌人要胁,区区土系术法,能困得了多久?等我二人破困出去,必将你魂魄拘于白骨之内,生生世世受我等驱使!”

  练青冥一笑:“听完我的条件再发怒也不迟啊,我其实是想让你们发求救令符,直接请你们的白骨老仙前来,不要派其它小兵小将来浪费我的时间,这条件你们都不乐意?”

  地底陷入寂静,随即响起一阵嘲讽的讥笑:“这么挫劣的谎言,你骗得了谁?老仙若来,你便是四大家族子弟,也唯有乖乖献头乞降,你以为你是歌乐皇吗?”

  练青冥哈哈大笑:“你们或许对你们的白骨老仙很有信心,不过我练青冥到处,神仙也要低头,哼哼,不信的话,我放你们出来做个小小证明。”

  他手一挥,地面便如积雪消融一样迅速化开,露出底下黑呼呼的大洞,双头白骨巨人似乎没料到他居然说放就放,一时竟忘了冲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