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七十六章 等闲平地起波澜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76 2014-06-25 23:42:20

  “听说他浑身血色如练,浮云为之阴,阴风为之旋,出刀时鬼哭神嚎,日月无光,有如魔神降世,长生天尊本已祭起九阳转经幡、运起了长生久视诀,却一见之下心胆欲裂,元神离体逃遁,结果被血色刀光一卷,魂飞魄散!”

  “是啊,还有多古真人、龟甲大仙这些赫赫有名的准仙,发动山门大阵,全力迎击,仍不能挡其一刀之威!整个宗门都被夷为平地!”

  “以我看哪,这连城侯,必定已入九重天阙,而且是真正的天阙仙人,不是四年前原氏少主那种样子货!奇了怪了,怎么就从来没听说过哪里有这么一个大修士在?”

  “边城侯,侯爷,难道是王室的高手,可是没听说过有异姓封王侯的啊。”

  “没见识了吧,告诉你们,这连城侯十多天前就做过一件惊天地天的大事!还记得前些日子支天山毫光冲天吗,就是这人出的手,据说是支天山大阵被他给毁了!”

  “是吗?!这,这不是造孽吗,支天山大阵,那可是守护原祖圣地的啊——”

  “嘘!你不要命了,这是皇上的旨意,不然谁敢冒犯,好了好了不说了,赶紧结账出城,还要赶路!走!走走!”

  ……

  声音很快远去,练青冥静立房中,消化这突然听到的消息。

  他们所说的这个连城侯,无疑就是那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华服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风连城。

  当时只觉得他一刀引动天象,不似人间所有,现在得了静室中续命珠的奇妙变化,他的境界眼力大有不同,已经明白那是进入九重天阙之后的威力。

  进入九重天阙,便是花月星修士口中的仙人。原祖时代仙人很常见,原祖之后,花月星几乎再也没有人能修到仙人之境,上阶九品成了不可逾越的六道轮回大限,以至于到后来,中阶九品以上都可称为准仙人。

  仙人境界前后的实力,有天壤之别。如果要打比方的话,仙人之前的下品好比从人挑肩扛,中品则到了牛牵马拉,上品再到蒸汽动力,而仙人之后好比万吨水压机,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花月星每个仙人都是宝贵的战力,练青冥对于花月大陆上群雄争霸之类的事情毫无兴趣,他的心思放在三月后那个未知敌人身上,仙人的数目越多越好,至于仙人本身的阵营立场,他并不想干涉。

  “头疼啊!”练青冥拍拍额头,这个风连城杀性如此之大,又似乎非常固执(这是在觅天峰时的印象),现在又跑去不知道哪里抢地盘去了,想说服他出力,好像不那么容易。

  看来考验哥的时刻又到了,练青冥掏出一份传讯令符,草草写了几行字,就捏碎传了出去——把消息通知到妙法真人,原氏的关系理不清道不明,与其自己伤脑筋,不如先让妙法真人伤脑筋。

  不负责任地处理掉这个临时情况,练青冥开始叫小白等起床洗漱,自下了山,小家伙一天比一天懒,以前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修炼,现在不叫不起。

  吃饭时练青冥心不在焉,他在观察体内的气机。

  昨晚调试了一夜后,从虚似机中抽离回来的气机有了很微小的变化,练青冥对气机的感应,在花月星算是无人能出其右,但当时被外面的声音分了心,等这丝气机溶入全身后,就再也跟踪不到了。

  就像一滴雨水滴入池塘,涟漪平静下来后,什么痕迹也不复存在了。

  练青冥倒没有多吃惊,天地牢笼有古怪是正常的,没有才不正常,他在琢磨用什么手段来处理。

  他在地球上玩破解,最早是源于破解游戏,这也是绝大部分破解爱好者的共同点,第一代的黑客和骇客几乎都是从这里起步。

  破解游戏有两个涵义,一个是去除正版游戏的限制,这有违知识产权,但在早期却是不得已的,因为当时国内玩家买不到正版的国外游戏,只能下载破解版。

  一个是在游戏进行时,为了快速通关,或者打过超难关卡,或者追求特殊的游戏乐趣,比如不死通关,无敌模式,无限复活等,要用到工具来修改游戏数据。

  游戏破解最早的辉煌出现在在DOS时代,当时这类工具很多,最知名的是宝岛同胞李果兆的“整人专家”FPE,练青冥对宝岛同胞最早的印象就来自于这个软件的说明文档,觉得岛上的同胞非常有意思。

  最常见的用法是锁定内存数据,比如玩大航海2时,用FPE锁定船只数量和船员数量,就可以在大海上随意航行,无论碰到什么灾难事件也不会减员。

  练青冥现在的想法就是,锁定输入到虚拟机中的气机,让它的强度始终不变,然后观察天地牢笼的禁制对气机的改造。

  因为气机强度被锁定不变,就意味着改造不成功,禁制就只能反复来改造,这样就提供了重复观察的机会,调试清楚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

  练青冥脸上浮起微笑,仿佛又回到了用FPE作弊大杀四方的年代,不过很快就被小白算帐声惊醒。

  “要这么多钱啊?少一点可不可以啊?不行吗?哎呀,都怪青冥哥哥太能吃了!吃了这么多钱钱!”

  小白心疼地从贴身藏着的小包包里拿出零碎钱票,依依不舍地递给掌柜。

  旁边桌上的客人看着有趣,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却是一个妙龄姑娘,同桌老中青都有,像是同门出行,出来这几天,没见几个行人,这一桌人算多的了。

  如果是在支天山上,小白一定已经跳过去装乖宝宝骗好处了,现在只是没好气地翻翻白眼,一下蹦出客栈:“坏蛋哥哥,走啦!”

  那桌上的老者本来也含笑看着,见了小白的身法,蓦地一惊:“巡天术”三字已到嘴边,生生又咽了回去。

  练青冥不知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抱起小豆小芽跟了上去。

  他们离开不久,老者出声唤来掌柜:“店家,刚才那抱小孩子的小伙子,是支天山来的吧。”

  店家迟疑道:“……是,是外地的,客官您是……”

  老者和蔼地道:“哦,刚才听到那小孩说话,口音有点像,随口问一问,倒也没什么事。”

  等他们结账离开,掌柜愁眉不展,小二奇怪道:“东家,你这是怎么啦,一大早苦着脸的。”

  掌柜唉了一声:“都是命啊,忙你的吧,没咱们啥事,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