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三章 莫道前路无风雨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537 2014-06-12 23:53:32

  在地底蜿蜒潜行,总有一种小时躲迷藏钻在柜子底下的感觉,不过练青冥现在当然不是为了回味小时候的游戏。

  原志生等几个捕头都是邻近居住的,大概西边隔一栋,拐弯,就是大捕头原朋的家,他一边极力回想地面上的房屋分布,一边放出气机去感应。

  自从静室中与续命珠发生莫名反应后,他的调试范围便大幅扩展,范围内的有生之物,在他脑海中一一呈现为或明或暗的亮点,恰似他当时睡梦中续命珠变化时的景象。

  当然只是知其然,并不清楚其中的关联。

  感应到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亮点,有的移动,有的静止,有的格外明亮,那想必是修炼有成之士,练青冥逐一辨别。

  到了,记得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朋头家所在的地方。

  练青冥将知觉收拢,在头顶加强感应,很快就发觉一个亮点与预期吻合:比志生叔的略亮,说明修为接近,静止不动,可能是在静坐修炼或者休养,没有明显的跳动,说明受了不轻的伤,还有其它一些微小特征。

  应该不会错了,练青冥意念轻动,如芙蓉出水,徐徐“浮”出地面,任何人绝不会相信他使的只是区区一门初级御土术。

  果然是朋头,气息微弱短促,苍白无血色的面相说明他吃了不少苦,中天王朝的普通刑罚如杖击、鞭刑都有特殊手法,专门击打气机运行的关键节点,就算是修士,几杖下来也必然气机混乱,无法护住筋骨血肉,加上这回是王爷亲自下令,一定没人敢手下留情。

  练青冥暗道一声惭愧,他知道这事跟自己有关系,如果不是他不忍心杀人,把那些黑吃黑的客户押送到县衙,也不会有后来的事。

  朋头正在熟睡,练青冥轻轻上前,手指点中其眉心,瞬间将他体内气机状况探视清楚,几缕气机送入,通则过,不通则调,很快朋头的脸色便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变得渐渐深长。

  练青冥并不擅长疗伤类法门,他只需把朋头原本的气机理顺,使之能够正常运转,则生机自然恢复,刑罚所受的创伤自然消除,这看似简单,但若非有调试器可以调试、摆布气机,几乎不可能做到。

  还有皮肉之伤,练青冥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到朋头嘴边,入口即化,他身上的丹药都是得自小白,都是支天山极其珍贵的灵丹,来时就已作好了准备。

  心头的愧疚稍减,至于革职留任的城守,贸然去做点什么只能给他添麻烦,只好暂且放下,练青冥再次沉入地底。

  这次是去自己的“白露峰图书馆”,可惜,破屋子里早被搜得一干二净,他好容易收集到的一箱功法全没了,攒下来的银钱也不必说,空空如也。

  发了一会楞,练青冥掉头回去,车到山前必有路,顶多一路上打点零工,身为新一代高手,挣点食宿费用应该还是可以的。

  小白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见他冒头就叫道:“哎呀青冥哥哥,你跑哪去了,我都不能出去玩!”

  练青冥一边挥手撤掉禁制:“好了,这不是回来了吗,这就出城,路上好玩的多着呢!”

  一边把小瓶扔给小白:“收好了,掉了都不知道,幸好被我捡到了。”

  小白的眼睛立刻瞪圆了,一跳三尺高:“啊!坏蛋,又偷我的宝贝!”

  练青冥哈哈一笑:“哥哥是读书人,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不理小白的抗议,抱起小豆小芽:“走吧,去给志生爷爷道个别。”

  原志生是老公事,眼光是有的,小豆小芽分明不是练青冥说的只是来听故事的小孩,不过他也不点破,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城口,看着他们平安出了城才放心转头回去。

  出城的人不多,也不少,中间还有几辆大车,挂着同样的旗号,车咕噜沉沉的,不知道装了什么。

  练青冥抱着小豆小芽,跟着人群,顺着官道往前。

  小豆所中的天地牢笼,在花月星修行界有“禁绝命运”之称。一种禁制能与命运挂上关系,其玄妙自不待言,在练青冥的感应里,这种禁制既有无形的对气机的干扰,又有有形的对神经的阻隔,花月星或许不懂人体有血管、神经、循环系统,但在实践上却可以做到全方位的限制。

  如果笼统地形容,则这种禁制实质是抑制了人体的生机,而这种抑制不是通过有形之物,而是通过无形的法力、气机来实现,因此再高明的修士,想解除也无从下手。

  当然这只是一个模糊的说法,实际上深入进去还有更多玄机,所以练青冥当时反复盘算,必须要有数名仙人同时助力,才有破解的可能。

  有一种思路是增强受禁制者的修为,使之强行脱困而出,但天地牢笼不同——修士可以灌注法力于禁制者,但天地牢笼有一个奇妙的陷阱,如果以法力注入,立刻会转化为禁制本身的力量,不但不能削弱禁制,而且还会循法力逆流而上,“感染”法力的输出者。

  简直既是“绝症”,又是“传染病”。

  这也是玉流连当时认出后立刻缩手后退的缘故,这还是她神通非凡,换作普通高手,反应稍慢,说不定就也被禁制所困了。

  练青冥毫不顾忌地抱着小豆的举动,曾让玉流连、原氏族人惊异不已,不过想到他甚至主动要求在自己身上种下天地牢笼的禁制,这也不足为怪了。

  练青冥自然不是在自寻死路,他此前便一直试图在体内架设出“虚拟机”,以进行风险更大的调试试验,在见识过那个阵中之阵后,已经有了初步的尝试。

  天地牢笼虽然凶险无比,但被他限制在“虚拟机”中,并不能对他造成损伤,就像练青冥在地球上常干的,搭建一个“沙盘”环境,然后不需要任何杀毒软件,也可以随意浏览带毒的网页。

  这是练青冥独有的,截然不同于花月星任何已知法门,所以在别人眼中无法理解,实在是正常不过。

  不过这样只是让禁制不能发作,练青冥更需要的是调试它的机理——没有不可认识的事物,只有还没被认识的事物,天地牢笼再玄妙,归根到底也只是一种禁制手法,脱离不了花月星的修行原理,练青冥不是土生土长的花月星,他对于这些传说中“不可解除”的法门没有畏惧之心,只要能调试,就一定能弄清楚它的机理,只要弄清楚它的机理,就一定可以破解它。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一定”,实际操作则有多种结果,比如以前在地球上破解软件,也不是次次都成功,因为要受限于人的智力、工具软件的局限性以及计算机的运算速度等等。

  碰到这种过于强大的加密软件、加密狗之类时,有一个笨办法,即买一套正版,然后跟踪正版软件的运行,看它在哪里判断,在哪里跳转,在哪里注册,练青冥现在就是这样,在自己身上下了天地牢笼的禁制,然后让它运行。

  “哥不冒进,现在虚拟机不够完善,哥暂时收敛修为,逐步释放,一步步给你‘充电’,看你在不同的气机强度下有怎么样的表现,调试出你的规律来,反正只要虚拟机不崩溃,哥就不会有事,哼哼,哥是天才。”

  这个方法当然只有练青冥想得出来,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他正自鸣得意,突然肩膀上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小子,我家夫人在问你话,你没听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