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二章 风起云涌暗恨生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87 2014-06-11 23:38:26

  和玉流连约好在月神宗见面后,练青冥在支天山上又呆了两天。

  这两天里他在支天山几乎是横着走,各峰弟子都得到了自家宗主的吩咐,绝对不许妨碍他,谁也不知道他在支天山各处转来转去作什么。

  只知道“练先生”一定是在做很重要的事情——是的,练先生。

  这是支天山年轻一辈自发的称呼,现在他们对练青冥崇拜得不得了,任何人在他面前一站,修为到了什么境界,面临什么瓶颈,怎么调整可以突破,都是一口就说出来,分毫不差,这份本事听都没有听说过。

  更不用说那天听过他“讲课”的弟子了,对他的景仰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

  原崖色就是其中代表,现在他简直成了练青冥的跟屁虫,练青冥到哪他就到哪,也难怪,他这个年龄,正是最崇拜强者的阶段,练青冥简简单单就解释清楚千年谜题,举手投足便破去月神宗的顶级神通,又毫不在意地给自己种下天地牢笼的禁制,凡此种种,都让他心悦诚服。

  练青冥也不吝指点,强敌临近,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机会,而且他的观点与别人不同,他认为奇功异法不应该藏起来,修行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不是为了与人斗,而是要与天抗争,这样的精神多一点,世间就美好一点。

  当然也要择人,神兵利器放在好人手里与放在坏人手里是不一样的,练青冥并不是迂腐的人,他有清醒的判断。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临出发时出了点小状况,小芽舍不得哥哥,抱着小豆不肯放手。

  “小芽芽乖哟,青冥哥哥带小豆哥哥去看病……去疗伤……哎哎别哭啊……哎哎,救命啊,谁来帮帮忙!”练青冥劝出一头大汗,小芽就是不肯放开小豆。

  小豆中了天地牢笼,像木偶一样呆滞,毫无生气,此时却被无形的力量触动,轻轻抚摸妹妹的头。

  这是兄妹的天性,这是生命的挣扎。

  练青冥看得心头一酸,两小实在可怜,亲属长辈都遇难了,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哪里都是这样,没有坚强的外壳,小草不易生长。

  “哇!”旁边响起惊天动地的哭声,小白哭得鼻涕泡来排队,一把一把地抹在练青冥身上。

  “喂小白,我说你又哭什么啊,不关你事啊!”练青冥头大如斗。

  小白号啕大哭:“我想爸爸妈妈了,哇,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妈妈,我想凤凰姐姐,我想师父了,哇!”

  空中一声幽幽叹息,妙法真人在虚空中凝结成形,小白一见立刻扑了上去“哇……嗯嗯……师父……嗯嗯……哇……”

  练青冥喜道:“真人,您出关了?”

  妙法真人嗯了一声,没言语,他在练青冥的提示下,终于捅破一层薄纸,原地踏步多年的修为接连突破,此时的气势几乎已经不亚于玉流连。

  练青冥一边为他高兴一边道:“真人,我准备带小豆去月神宗,你知道了吧?”妙法真人闭关前留了一丝神识在外面,这些事情都有通知过他,他点头表示知道。

  “您看……小豆小芽兄妹情深,我实在不忍心把他俩分开,您看能不能让妙天族长通融下,我把两兄妹一起带下山?”小豆兄妹是原妙天钳制风挽留的王牌,迫于玉流连的压力不得不让自己救治小豆,已经很困难,如果把小豆兄妹全带离支天山,他一定不同意。

  妙法真人点头:“小儿无辜,掌教此举太过,你一齐带下山吧,我自有分说。”

  练青冥对他很有信心,听了干净利落道:“行,那就拜托真人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出发……喂,小白,你又扯着我干嘛?”

  小白不知啥时又从妙法真人怀里挣出来了,抓住练青冥:“我……我……也要去!”他还在一抽一噎,满脸的鼻涕眼泪。

  练青冥心一软,小家伙还从没下过山,最远也就去过望原城,外面对他来说是一片神奇天地:“真人,额,反正一个也是带,两个三个也是带,要不小白跟我一起去,还可以照顾小豆?”

  小白可怜巴巴地偷瞄着妙法真人。

  妙法真人长叹一声,替他把脸擦干净:“每天不要忘记练功——小友,路上有劳了,照顾好他们。”

  转身化为虚影,飘向主峰。

  练青冥心知他是答应了,先是替小白高兴一下,马上又开始为自己发愁:三个小家伙,自己咋照顾?难道要从神级职业“图书管理员”转职为保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先下山要紧,抱起小豆小芽,“小白,跟上,掉了我不找的!”开始飘行下山,小白朝师父消失的方向张望了一眼,一个筋斗蹦到半空:“坏蛋,等等我!”

  练青冥下山先到望原城,他想回自己的“白露峰图书馆”,里面有交易图书的一些银钱,他想看还能不能取出来,月神宗山遥水远,路上一大三小吃饭住宿都是开销。

  进城时几乎没有旁的人,稀稀落落,城门口的哨兵也不是认识的人,盘问了片刻才放行。

  图书馆还是他逃离王云岫破碎枪时那个样子,门外街上还多了巡逻的兵士,练青冥知趣地没有靠近,远望了一眼就拉着小白走开了。

  作为不久前还在这里居住生活的人来说,望原城萧条得有点陌生,几家酒楼倒是还在营业,不过练青冥身上没钱,在外面踯躅了一会,瞅到一个佝偻背影像是熟人,连忙跟了上去。

  “志生叔,志生叔!”那人慌忙转身,见是练青冥,松了一口气,“练哥儿,是你,吓我一跳,这些天你上哪去了,你的店被砸了,还以为你也……”他猛地掩住口,四下张望。

  练青冥:“志生叔,我没事,你怎么了,朋头呢?怎么只你一个人在?”

  他问到的朋头,是负责管理城内治安的捕头,和眼前这位原志声捕头向来是同进出的。

  原志生脸色灰暗:“练哥儿,别提了,飞来横祸啊。”

  王云岫死后,平安王虽然在歌乐皇的要求下没有当即发兵,但丧子之痛却是无论如何也要发泄的,他把账算到供出“有神秘高人可破解功法”的牢犯身上,下令望原城城守处死所有牢犯,交上首级。

  结果其中一个牢犯不知怎的恢复了修为,夺了狱卒的兵器,逃脱得无影无踪。平安王一怒之下,把望原城守削职下狱,当初押解牢犯的朋头也被打得死去活来,现在还在家里下不了地。

  原志生压低声音:“练哥儿,里面有几个还是你送过来的,天知道这些盗贼是怎么回事,你千万别呆城里了,赶紧躲起来,小心扯到你身上,那可是死路一条啊。”

  难得这时候他还为练青冥着想,练青冥:“谢谢志生叔,回头我就出城,对了,现在能出城吧?”

  他还记得那个使者说过封锁支天山周围,不知道期限过了没有。

  原志生:“你不姓原,没事,这几个小孩是?”

  练青冥含糊说是别家来听故事的,原志生见他的店已经没了,便要请他回自己家吃饭,练青冥正好有些打算,也没推辞。

  饭后借口休息,练青冥把自己和三小关在屋内,布置了一个临时禁制,给小白交待清楚,他回来之前不要开门,便在小白越瞪越大的眼睛前面,如水银泻地一样,沉入地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