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一章 东风不与周郎便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39 2014-06-10 23:40:46

  玉流连的震惊是可想而知的。

  与原祖同时代的修士,存活到现在,这本身就非同小可了,而居然还变成了敌人,那就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练青冥也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将事情的由来与自己的推断巨细靡遗地讲出,甚至还展示了自己基于不完全版的传送阵创造出来的法门。

  也就是他对那个把大屠杀当军功的使者所使的法门。

  “天!这是你自创的法门?天啊,难道你真的是魔鬼?”

  看着用作示范的物品被无声无息吞噬,却又丝毫感觉不到法力波动,玉流连好容易才镇定下来。

  “只此一种法门,便足以横行花月大陆,支天古卷衍生出来的四大神通,亦不过如此,而你还能破解其它法门,你……我相信你不是在虚声恫吓了,可是如果真有能与原祖并称的敌人,我们就是集合再多人,又如何能够抵抗?连师妹也不敢硬扛空间破碎的能量!”

  练青冥小心翼翼地撤去气劲,这个功法太可怕,不分敌我,他还没有完善到能自如控制的程度。

  “敌人很强大,但我们也不必太过悲观,我仔细想过,既然他们至今还没有动作,说明花月星有能让他们顾虑的东西,或者是法宝,或者是修士,再说,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要奴役花月星,还是要夺取功法,还是抢夺天村地宝,都还未知。”

  玉流连断然否定:“法宝肯定没有了,五百年前‘那个人’击毁了所有法宝,而修士当中,我敢肯定没有比我师妹更强大的。”

  练青冥好奇地问:“反正他们总有顾虑——‘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肯说他的事情?连妙法真人都不肯告诉我,可是又好像你们所有的高手都跟他有关系?他又为什么要击毁所有法宝?”

  玉流连欲言又止:“……‘那个人’是花月星的禁忌,你最好不要知道,我怕你重蹈无棱的覆辙。”

  怎么又扯到风无棱了?

  她似乎生怕练青冥追问,马上改变话题:“好了,我相信你这个消息了,我回去立刻转告师妹,而且我还知道另外一个天阙仙人级修士的下落,这种事关花月星安危的事,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样至少就可以有四个仙人了。”

  练青冥没办法,只好道:“四个一定不够,不过倒是可以提前解除小豆身上的天地牢笼。”

  本来以为小豆小芽都中了天地牢笼的禁制,不过可能是原妙天以为控制一个小豆就足以要挟风挽留了,小芽并没有中任何禁制,练青冥倒可以省一点心力。

  玉流连十分关心小豆兄妹,闻言道:“啊对了,小豆的禁制一天不解除就一天不能安心,越早动手越好,可惜他中的是天地牢笼,我无法带他御气飞行,不然可以尽快送他到师妹那里。”

  练青冥:“这个我早有想过,他身上的黑气很古怪,不光元神接触会受影响,就是真身也难免,不然妙法真人巡天术举世无双,让他带小逗去一次岂不转眼就可来回,而且关键是,我还要先在自己身上调试清楚才好动手——要不我带小豆去月神宗,一边赶路一边调试,你们则去把那个仙人请到月神宗,这样差不多我一到就可以开工,最省时间。”

  本来风挽留是一个预备的人选,不过练青冥虽然宣称可以把他提升到仙人境界,但只是理论上可以,实际还不知是否可行,如果有现成的仙人那自然最好不过。

  玉流连点头道:“应该没有问题,月神宗虽极少接待外人,不过为了救人师妹不会拒绝。你可以先作出发准备,我向师妹禀报后,再飞讯通知你出发。”

  两人商议完毕,练青冥又喝了一大口茶水:“这老小子,真不象话,连坐请坐请上坐,茶上茶上香茶都不懂,害我站着讲得口干舌燥,等破了他的天地牢笼,看我不羞死他,哼哼!”

  玉流连无语地看着眼前的人,这是同一个人吗?片刻之前深不可测有如魔鬼,现在又小气肤浅大不正经。

  放下茶杯感觉不那么渴了,练青冥挥挥手:“好了大姐,没别的事了,你赶紧回去找帮手吧,仙人也好,不是仙人也马马虎虎,有一个算一个,出来混最要紧是人多!我去找妙天大族长下禁制去了。”

  他转身向原妙天走去,玉流连楞楞地看着他的背影,找人给自己下天地牢笼,轻松得就像是去吃饭喝水,如果不是自己亲见,真是打死也不相信。

  “或许,他就是师妹预言将要光耀千古的人物……”玉流连怀着复杂的心情破空而逝。

  这世上有多少仙人级别的修士呢?

  太少了,很多人修行一生也见不到一个。

  以至于很多修士都把能见到一次仙人当作是大机缘。

  如果能见到两次,那简直是祖上烧高香了,大大有福。

  顾西楼以前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我不喜欢你的声音,换一个人来谈。”

  风连城挟起一块鲜嫩肉排,慢慢地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

  旁边有两列机灵的小厮,随时准备为他把空了的酒杯斟满,把吃过一半的菜肴撤下去,把热气腾腾刚做好的菜换上来。

  风雪漫天的总护法顾西楼只能站在门口,在他饮酒的空隙,致上帮主的殷勤美意。

  非常恭敬,非常谦逊。

  他相信自己已经把帮主不能亲临的歉意,上次合作的谢意,邀请对方共图大举的诚意,都表达得清楚到位。

  但风连城从头到尾就没有看过他一眼,旁若无人地享受美酒佳肴,中间还对一个上菜时不小心把汤泼出来的小厮,和和气气地说了一句“没事,下次用心点”。

  就是不看他。

  顾西楼告诉自己,忍。

  忍。

  不忍的话,会误了帮主的大事。

  忍。

  不忍的话,他会出刀。

  一想到他会出刀,顾西楼的心就一紧,像是被人捏在手里,狠狠地握了一次拳。

  他的刀……那刀光……顾西楼一直不敢回想那天的场景,那简直是一场梦魇,即使自己其实是与出刀人是同一个阵营,仍然是一场梦魇。

  他的弓感觉到他的不安,开始跳动,如果是平时,他一定已经出手,以仇恨为弓,以杀意为箭。

  有仇将杀人,伤心便挽弓,这是他弓法的诀窍,肆意杀人便是修行。

  可是他不敢。

  在这个人面前他不敢。

  “我不喜欢你的声音,换一个人来谈。”

  他似乎终于吃好了,吃饱了,终于开了口,说了一句话。

  可是顾西楼宁愿他没有说,或者宁愿自己没有听到,顾西楼血往头涌,但心底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冲动,不要动,不能冲动,不能动。

  他深吸一口气:“是,顾某这就禀报帮主换人来和连城侯谈。”

  连城侯就是风连城,风连城就是连城侯,歌乐皇赐的爵位。

  他慢慢退开,退出连城侯府。

  侯府也是歌乐皇赐的。

  侯府门口有他的手下在等候着,一见他出来便谄笑着道:“总护法去了这么久,一定是和连城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啪啪啪啪”顾西楼正正反反抽了他三十三个大巴掌,才从牙缝里迸出三个字:“回总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