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九章 千岩万转路不定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511 2014-06-08 22:30:10

  歌乐皇之所以能开怀大笑,是因为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灭了觅天峰,毁了原氏一支血脉,四兽王果然听之任之,不加阻挠。

  以智计自诩的人,通常都会比普通人想得多,任一桩事情,再明白地放在眼前,也一定会思前想后,深恐有诈。

  歌乐皇就是这样。

  四兽王一反千年惯例,撤除保护原氏的禁令,他欣喜之余不免担心这是引蛇出洞之计。中天王朝的开国大帝是原氏弟子,说起来王室也是原氏分支,如果没有违背禁令,四兽王即使想替原氏出手对付王室,也没有好的理由。

  但如果王室灭绝原氏血脉在先,那四兽王出手就名正言顺了,所以自王度朔见识过四兽王毁天灭地的实力后,就强硬规定子孙不得擅动原氏,并且有非常严格的制约措施,以防哪一代子孙自恃强盛,悍然进攻支天山,为王室招来灭顶之灾。

  所以得到兽王传讯后,他既不愿错过机会,又不敢贸然行事,终于想出借刀杀人之计。

  借闲散修士、帮派修士之手,攻取支天山一脉,试探兽王态度。

  结果非常美妙:觅天峰被踏平,风逆血脉被断绝,而四兽王毫无反应。

  歌乐皇如同吃到一粒定心丸——灭掉七十二峰之一本身是微不足道成就,重点是探明了四兽王的态度:不予理会。

  不予理会就好,没有四兽王的保护,灭原氏易如反掌。

  原妙天那点小心思,他清楚得很,以为韬光养晦积蓄实力就有出路,以为联络了几个亲王就有了靠山,在他眼里,都是笑话。

  高端战力上的绝对劣势,决定了原氏不可能被中天王朝视为同级别对手。

  几年前原氏出了个所谓超级天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仙人,倒是让自己不大不小吃了一惊,结果很快现出原形,贻笑大方。

  现在连默默守护千年的保护神也撤除了保护,这说明什么?

  说明天要亡原氏,而且是要借他王歌乐之手。

  歌乐皇十分兴奋,他登上皇帝宝座后,可以观看到王室最核心的卷宗,其中有一条记录,是唯有皇帝才能见到的,那就是:原祖静室中藏有逆转命运的秘密,连原祖的神通都不能比拟!一日不能揭开其中秘密,花月星便一日处于危机之下,随时可能覆灭,绝对无力阻止,绝对无法改变。

  本来花月星凡是修士,都以原祖为至高无上偶像,而所谓星球覆灭这类昏话,更是没必要理会,然而,这条记录下面的署名处明明白白写着:王度朔。

  王度朔在记录中强调,此事的真实性不容怀疑,支天山的百宗大比就是揭开秘密的途径之一,而四兽王之所以守护原氏,根本原因亦是在此,它们事实上不是守护原氏,而是守护那个秘密。原氏若能揭开静室秘密,则四兽王将举族支持原氏,若其它势力能揭开静室秘密,则四兽王将举族支持其它势力。

  揭开此秘密的关键是修为和悟性,二者必居其一。

  支天山大比据说便是为了测量悟性而设立,修为的衡量方式则未知,但一旦有人达到要求,四兽王自然会立即知晓。

  悟性虚幻莫测,修为则是实实在在的,原氏拥有最多原祖传承,理论上是最有可能达到要求的,因此四兽王才会告知王度朔,不得断绝原氏血脉。

  歌乐皇看过记录之后,才明白为何中天王朝历代帝王,在登基之前崇敬尊重原氏、主张与原氏友好并处的大有人在,但登基之后却迅速转变态度,坚决致力于摧毁原氏,但又不敢直接动手的原因所在。

  生活在毁灭的边缘,命运却操纵在别人手上,而操纵命运的人却又无所作为——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尤其是习惯了操纵万民命运的王室。

  歌乐皇也曾想过凭自己的天资、勤奋修炼到能揭开秘密的程度,但很快就发现此路不同——破碎枪虽然号称无敌,但毕竟不如《变天古卷阐微》,修到极致,也不过王度朔程度——只有和前几任帝王一样,时时窥视原氏。

  因为四兽王只是禁止灭绝原氏血脉,但并不禁止修习原氏秘法,这一方面,它们完全是乐见其成的。

  所以二十年前,他利用绝妙手段,登上支天山,强取原氏典籍,四兽王并不干涉。

  只可惜,和原氏一样,王室子弟中也无人能领悟变天古卷阐微中的精义,他以为,自己也只有和历代先皇一样,无奈地寄希望于后人。

  然而——

  “哈哈,看来,天命在我,我王歌乐注定是要成为揭开这千年秘密的第一人!”歌乐皇浮想至此,不禁哈哈大笑,“再观它几日,如无动静,那就下令应焕东,大军进发,一鼓而下,将原氏彻底灭绝,我便于静室潜修参悟,五年不成十年,十年不成二十年,哈哈,哈哈!”

  内侍最近已经习惯了他动辄大笑的举止,一个平素就甚得宠爱的侍卫笑着说道:“皇上看来又有喜事,不知小的们能否有幸也与王同乐?”

  歌乐皇闻言愈发张狂,仰天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此间妙,不可言,不可言!”

  “此间妙,不可言。”

  原氏各峰宗主交口接耳,纷纷表达自己的所闻所感,而目光交汇的焦点,是在台上讲解的练青冥。

  “……意注雪山,金鼎气腾,神光照体,虚灵腹中,这几句是神、意转化的关键,走错一步就是小乘,可以证三花,结妙果,但不可上灵山,若是修行无误,就可以步上悠然来去,元神远离,灵台如洗,青天常开的境界,而此境界是独上高楼前的必须之路……”

  练青冥一面讲,一面注意台下反应,看一班白发苍苍老者听得如痴如醉,心里不由偷笑。

  他此时的境界、修为十分奇异,在花月星近两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类似先例。一方面,他独辟蹊径建立调试器,可以跟踪模拟调试修行法门,这让他可以同时居于两种状态,一种是局内人状态,和花月星人一样处于修炼之中,一种是冷眼旁观如同局外之人的状态,又因为他机缘凑巧一次性“看”到了百多位开宗立派大修士的智慧结晶,所以对于花月星的种种法门,他都能有独特的、不受成见误导的见解。

  另一方面,他在被原妙天关在原祖静室中时,与那个原氏至宝续命珠之间,发生了无人能够理解的反应,得到了极大好处,一举跃过无数急流险滩,修为提升到十分高深的程度。

  一个直接的表现就是,他的调试器的调试范围大幅增加,身边一定距离内的修士,在他“眼”中简直可以用纤毫毕现来形容。

  当然,这只是指他能“看”到气机运行。

  原氏的宗主长老,开始并不服气他,一个毛头小伙,能有什么见识?

  如果不是有他现场破解玉流连的神通在前,没有人愿意听他胡说。

  可是等他一开口,这些老爷爷就坐不住了,天,修行数十年,没听说过这样的奇论啊,原来修行是可以这样的,原来法门是可以这么理解的。

  练青冥讲的,是他以调试器的旁观者角度,阐述修炼者的自身体悟,这种经历是绝无仅有的,而且有百多位大修士的智慧作为参考,他对于修炼路上各个境界的理解,远远超出普通修士。

  包括这些原氏的正统传人,原祖的嫡系后裔。

  所以在他讲到一柱香左右时间时,原妙天突然叫停,然后表示这么多宗主在,没人服侍太不成体统,让各宗主长老叫几个弟子上来。

  各宗主叫来的不约而同都是各峰最出色的弟子,这些眼高于顶的原氏子弟对于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子在台上讲道,而自己要在底下端茶递水十分不满,可是这种不满只持续了片刻,之后便是各种震惊、不信、失神、狂喜、崇拜。

  练青冥的虚荣心差点爆炸,本来想讲三分的地方,现在忍不住讲到五分,本来讲到五分的地方,现在忍不住讲到七分。

  原妙天再次坐不住,又叫停,这次也不找借口了,直接让所有不当值的弟子全部来主峰听讲,练青冥十分努力地想和他对视,但原妙天看茶看桌椅就是不看他。

  其实练青冥也不是多么以为他是坏人。

  他觉得这老族长可恨也可怜。他可以像老母鸡护仔一样,把子弟圈养在支天山的小天地里,不让他们经风雨,苦心孤诣地维持一个落魄家族的虚假荣耀,但为了振兴原氏,又可以连自家人也不惜残害,冷血无情。

  很矛盾,但在地球上,这样的人这样的事真的不少,练青冥不想以简单的二分法来看待他,或许帮他一把,并无不可。

  练青冥干脆竖起一面长桌,在上面写写划划,用文字和图示的方式讲解,这样即使地位低下只能站在最外边的弟子,也可以清楚看见。

  哈,有点像地球上讲课或者开会的感觉,练青冥一边偷乐,一边讲解时带上一些自己的思考,从各宗主长老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些见解大有豁然开朗之奇,从某种角度上说,他其实也已经走在一条前无古人的路上,即使没有续命珠的神奇,也能有非凡成就,只是所费的时日就远不能与眼下相比了。

  “你说得天花乱坠,谁知道是不是异想天开,除非你可以证明。”

  一个声音不合适宜地打断了练青冥的讲解。

  是惊电。

  他不知来了多久,听了多久,这些见解对他来说无疑也是极有益的,至少他想不出正面驳斥的观点,但他有他的理由不能让形势这么继续下去。

  练表冥哦了一声“哦,又要证明,你要怎么证明呢?”

  对这个惊电宗主,他甚至比对原妙天的观感还差,惊电让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暗、危险感觉。

  惊电细眯着眼,眼中露出毒蛇才有的光:“比如,你能说出,为何以我原氏至高无上的法门,却敌不过中天王朝的,破—碎—枪!”

  原妙天皱起眉头,二弟这是做什么,以二弟的修为,不应当听不出这个小子讲的是大有奇异的道,最好他犯傻不停讲下去,透露得越多越好,为什么要节外生枝打断?

  其它宗主、弟子都以恼怒的眼光看着惊电,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你不听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妨碍别人?

  他们认为惊电是故意刁难,因为这个问题自王度朔横空出世三百年来,就从没有人明白。

  练青冥微微一笑,转身在黑板,哦,长桌上,划下几道奇怪线条。

  “下面,我来讲一样东西,可以解释这个问题,这个东西叫做:双曲线。”

闲坐说玄宗

这章还没写完,太晚了,先传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