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八章 贾生才调更无伦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275 2014-06-07 01:41:57

  歌乐皇最近心情大好,训勉官员时都是和颜悦色的,不说一句重话,有几个拖延许久的案子,歌乐皇也是大笔一挥:查无实据,赦!情有可原,赦!

  文武百官都不知道原因,但是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心情好,自己就不用提心吊胆,天可怜见,中天王朝的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金銮殿上说错只言字语就掉脑袋的事,可不少。

  中天王朝选材多凭修为,能当上人臣的,都是出色的修士,修士自有风骨——无风骨如何逆天改命,可惜,从来官场如洪炉,入了官场,再硬的风骨也不得不变软。

  歌乐皇不是遵循传统继承的大宝,这是百官皆知的,私底下有许多传言,但没人敢说出来,酒后失言的也有,下场就不必说了,抄家杀头算好的,连累宗门的也不少。

  可是最近的风向似乎有变,居然有说书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讲“天马错识人,歌乐弑手足”,天马即上任天马皇,歌乐即歌乐皇,这是要寻死吗,可别连累我们,人群一哄而散,城卫军大肆搜捕一无所获。

  这本是歌乐皇的忌讳,奇怪的是,这一次他却一反常态,不加追究。

  八王的表现也大异以往。

  中天王朝八大亲王中,除平安王外,其余七王是从不进都城的,但是前天,七王不约而同上旨,要在今年歌乐皇的六十诞辰上,进京祝寿,歌乐皇竟也一一批准,此中意味,让人浮想联翩。

  朝中兵权最重的四方大帅,东帅应经鱼是跟随歌乐皇一路擢升,拱卫都城从不离开,最近却难觅形踪,其弟铁骑将军应焕东,率领数十万大军开赴东南,至今未归。

  而北帅韦孤烟、西帅肖独秀、南帅冯入松大举调动兵马,名为演兵,却不见歌乐皇有秋操演兵的降旨,说是叛乱也不为过,但歌乐皇却视若未见,赏赐也照常赐下。

  ……种种情形,让许多自诩有见识之士既深感困惑又忧心忡忡。

  唯一让人兴奋不已的,是白玉楼楼主到了都城,要为他的小女儿,美丽动人的羞花公主遴选佳婿——据说,这个“公主”的称号是歌乐皇亲自赐下的,若是娶了她,自然就是驸马,等同皇亲国戚了。

  白玉楼富甲天下,据说连国库周转也要通过它,天底下不可能再有更富的人家了,而白玉楼主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儿。

  羞花也不是妄语,有人见过羞花公主,回来后一连几天茶饭不思神不守舍,因为不信世间竟有这样美丽的人。

  富之极矣,贵之极矣,美之极矣,这就是羞花公主,试问世间谁不想娶到这样的人儿?

  在首辅、都城府尹的亲自陪同下,白玉楼主在都城最出名的景点众乐园里,搭起一座斗法台,设下三关九隘,要选出天下最出色的子弟,不问出身,过得了一关便有一关的奖赏,过得多关,中天王朝视才取用,过得了全部关隘,就可以登堂入室一睹公主芳容,甚至有机会面圣也不一定。

  一时间都城的王孙公子都收敛了形迹,放荡的不再放荡,斯文的越发斯文,更有无数名流逸士集结而来。

  众乐园一间优雅阁楼里,歌乐皇举起酒杯。

  “赵兄,为小弟的俗事,扰了你的清修,实在过意不去,小弟以薄酒一杯,聊表谢意。”歌乐皇仰头一饮而尽,若是有大臣在侧,一定惊惶失色,谁能当得起歌乐皇一个“兄”字?

  对面是一个中年,微胖,富泰,一团和气,让人油然而生好感,他呵呵一笑:“皇上还是这么谦逊,以皇上的雄才伟略,这等芥藓之疾,翻手就可平定,十方不过是锦上添花,讨个彩头而已,不足谢,不足谢。”

  歌乐皇放下酒杯,诚恳地道:“赵兄勿需为小弟遮掩,小弟心知这次的形势,实在是危如累卵,王弟他们一直觊觎我的位置,现在竟有联合逼宫之意,我一直信任有加的几个大将又拥兵自重,不把我这个皇上放在眼里,内忧外患,大事多艰哪。”说到动情处,他眼中泛起泪花。

  富泰中年连忙宽慰道:“皇上切莫担心,皇上身为天下之主,这人心所向,是谁也动摇不了的,他们纵然一时糊涂,不久自然就会在事实面前清醒,皇上何须担心!”

  歌乐皇叹息道:“唉,小弟一心维护兄弟情分,许他们练兵养士,造械制器,就怕他们自恃武力,擅启战端,如此,大军征伐,死伤必多,天下乱矣,黎民苦矣。”

  富泰中年心中一笑,知道戏份来了,嘴上自然是顺着往下接:“皇上明见万里,自然不会坐视此种情形发生——何不好言相劝,劝其回头,要知道天下雄壮之士,尽在皇上麾下,干戈一起,他们便如蝗臂挡车,性命不保?”

  歌乐皇再叹:“我也有此意,可惜,其中有一个大大难处。”

  富泰中年忙道:“皇上有何难处?”

  歌乐皇道:“雄壮之士,全凭主观,难免都自以为精锐在已,只有兵器军械,精良锐利可客观分出高下,不知赵兄以为然否?”

  富泰中年点头:“皇上所言,确实。”

  歌乐皇目注对方:“如此,小弟有一不情之请,还请赵兄大度听取。”

  富泰中年微笑:“皇上请讲。”

  歌乐皇:“天下器械,以白玉坊所出最为精良——事实上近二十年来,八王四帅多从白玉坊采购,军得其器,兄得其利,此事天经地义,小弟绝无异议,只是眼下时势非常,唯愿赵兄以天下为念,断绝供应。”

  白玉坊是白玉楼下兵器作坊,名为作坊,实则已触及全国,而富泰中年赫然正是白玉楼楼主赵十方。

  赵十方仍然微笑:“我不供自有他人供,而且愚兄是商人,这器械供应,都有书契,若是说断就断,怕是这门生意以后都没法再做。”

  歌乐皇:“小弟自然会有补偿——待一切平定,我会下旨,中天王朝一应军械,系从白玉坊定制,其它器坊,皆为非法,赵兄以为如何?”

  赵十方:“皇上自然能平定局势,只是这时日……皇上仁厚,顾念手足,说不定不忍痛责,怕是有些人因此心存侥幸负隅顽抗,愚兄要养活的人太多,怕是等候不起。”他说得委婉,但歌乐皇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并不看好自己。

  歌乐皇暗道一声老狐狸,只好抛出另外香饵:“赵兄顾虑得是,小弟也有考虑,中天王朝骑兵消耗甚多,骑兽补充不易,赵兄久居赤目大草原,不知能否助我?”

  中天王朝有专门的人兽统修之法,训练有素的骑兽与骑士配合,普通的修士几乎是挡者必死,中天王朝有数百万骑兵,这自然是一笔极大的买卖,歌乐皇也算是下血本了。

  赵十方:“这个愚兄自然是不能不帮的,不过这样一来,所银钱何止亿万,愚兄怕一时周转不过来,误了军机。”

  歌乐皇强忍不快:“那依赵兄之意,要如何才肯应允?”

  赵十方:“既然是银钱周转不过来,那就在银钱上下工夫,不过皇上正值用兵之际,钱粮紧张,愚兄也不好向皇兄伸手,要不愚兄建立一个小小的钱庄,皇上下个旨,通告天下,准许经营存贷之务,便于小弟借取民间余财,今日存,明日取,不损分毫,如此自然解决问题。”

  只需这样一件小事?

  歌乐皇狐疑地望着赵十方,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而钱庄者,听来不过是个借贷之所,以对方的身份地位,当不至骗人钱财,何况还要自己下旨,天下皆知,看来也不像是有什么猫腻,或许真的只是为了银钱周转便利。

  歌乐皇立刻道:“行,待小弟回去,立刻下旨。”

  赵十方又道:“银钱毕竟敏感,为免奸人作祟,还请皇上加注只许白玉楼专营,余者皆为非法。”

  既然大头都答应了,这一点要求又算什么,歌乐皇慨然应允,赵十方立刻道:“多谢皇上,皇上如此厚待愚兄,愚兄也不能不识大体——待酒宴一罢,愚兄立刻传令下去,所有供往八王四帅之器械,一律扣留,以后也概不再接制械之请求。”见歌乐皇大为满意,赵十方又笑道:“毁约的骂名愚兄背负就背负了,不过这些扣下来的器械,精良之极,就此浪费未免太过可惜……”

  歌乐皇大笑道:“好说,赵兄只管运来都城,小弟全买下来!”

  赵十方也笑道:“那好,愚兄也不让皇上吃亏,就以市价七成结算!”

  两人对视大笑。

  歌乐皇心中冷笑:“赵十方,且让你得意几日,等我平了原氏平了那几个不听话的贼子逆臣,再来收拾你!”

  赵十方心中也在冷笑:“王歌乐,任你自负才高,这钱庄一事,你休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只要你下了旨,中天王朝的命脉就尽在我手!”

  两人各自以为得计,对笑良久,歌乐皇举杯道:“差点忘了恭喜赵兄,怜儿这次,想来能找个世间无双的夫婿。”

  赵十方一听立刻变成愁眉苦脸:“唉,皇上,别说了,馊主意一个,现在怜儿都不肯理我这个当爹的了,怪我自作主张。”

  歌乐皇大笑道:“哈,怜儿眼界太高,谁也看不上,难怪你着急,不过这回的动静可了不得,连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也想上台去比试比试呢。”

  赵十方唉声叹气:“唉,皇上,不要怪我太直白,凤三的儿子都被怜儿打跑了,你那几位殿下可要小心。”

  歌乐皇信心十足:“凤三虽强,他儿子不见得就比我儿子优秀,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争吧,你我也操心不了那么多,哈哈哈哈!”

闲坐说玄宗

没有更新我可以安心睡觉吗?不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