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七章 牧童遥指杏花村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393 2014-06-06 00:14:24

  “什么条件?”风挽留立刻问道。

  玉流连也注视练青冥,原崖色、各峰宗主都竖起耳朵,连原妙天挣扎的动作也小了很多。

  练青冥沉吟:“粗略估计,我要以五路并发的手法进行调试,才可以防止这些黑气彼此串联,它们之间互为保护,单只跟踪一路是没用的,但是我自己最多只能照顾两路,还需要三个人协助我,他们不但要完全信任我,听我的指挥,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至少,唔,按你们的划分,是天阙以上的修为,加上每一路都要有一个同样修为的人护住小豆本来的经脉,八个,至少八个,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当然越多人手越好,可以作为后备——。”

  他的话古古怪怪没人明白,一名宗主听到这里忍不住嗤笑道:“信口雌黄,先不说你是不是真有办法,照你这么说,岂不是你一人等同两个仙人,就凭你?你骗人都不讲个章法的?”

  练青冥被打断也不恼,只是降低声音接着计算。

  玉流连沉声问道:“年轻人,你是哪家弟子?令师是哪位高人?”

  那名宗主不屑一笑:“什么弟子高人,他不过是白露峰妙法师弟捡到的一个外乡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偷进了原祖静室,骗取了我族至宝,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玉流连喝道:“住口!连我都看不透他的虚实,可见他已有神通,岂是你可以胡乱揣测的。”

  风挽留也轻声说道:“妙楼师伯,这位小友神完气足,深不可测,绝非虚言蒙骗之人。”

  他二人非比寻常,竟同时对练青冥高度评价,众人不能不重新审视练青冥。

  练青冥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口中念念有词,算了半天,突然一拍脑门:“唉呀,不行不行,差点被惯性思维害了,这么做不行。”

  玉流连眼中露出失望之色,自己真是太过轻信,‘那个人’都说人力无法解除,自己怎么相信了一个刚刚见面的年轻人。

  练青冥没注意这些,他兴奋地冲门外众人叫道:“喂,那黑气,额就是什么牢笼什么的,你们谁会,在我身上布置一个,我自己调试自己,这样可以少两个人手的需求,加上我已经勉强可以构建起虚拟机,相当于多了一条命,不用分出人手保护,这样又可以少五个人手的需求,三个,只要三个就可以了!”

  所有人都以为听错。

  世上哪有这样的傻子?给自己下“天地牢笼”的禁制?嫌活得不耐烦吗?

  看到众人眼中的异色,练青冥马上明白问题出在哪,哈哈一笑:“哈,你们以为我昏头了?我怕死得很,没把握怎么敢说这个话冒这个险——额,你们的眼神表明仍然还把我当成傻子了,那好吧——大姐,花月星是以武力统率理性的世界,我就按你们的方式来证明,你是这里修为最高的,如果我能破解你使出的任意一种法门,是否足以证明我有能力履行我所说的话?”

  这小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破解法门?破解玉流连使出的任意法门?

  纵使有他接住玉流连一指在前,也无人相信他的话。开玩笑,你以为你是原祖啊,就算是原祖复生,也不过是所向无敌而已,破解任意法门,哼哼,休想,哎呀罪过罪过,原祖在上弟子不是有意的,弟子是说那个傻子。

  几十个脑袋中同时想过这样的念头。

  玉流连绝对绝对不相信练青冥的大话,但她看不出练青冥有什么骗她的理由。

  “我若出手,就不会保留,你受伤可不要怨我。”

  练青冥一乐:“我喊投降你一定要收手啊——哈,开玩笑的,我得了掌教大宗主给我的宝贝里的无上神通,放眼花月星,谁伤得了我,嘿嘿。”

  他是存心想气一下原妙天,不顾原妙天怒发如狂,他走出静室,平平吐了一口气:“来吧,从今天开始,我要向世人宣告,一个崭新的高手诞生了,再也没有人能逼我逃跑,再也没有人能逼我钻到地底下,再也没有人——”

  天地间攸然一片纯白。

  一个巨大的丽人虚影出现在半空之中,她的美神圣不可侵犯,让黄昏绚烂的晚霞也黯然失色,她明亮的眸子扫过练青冥,眼神中燃起纯白的火焰,不带一丝人间情感。

  而玉流连的晶莹不似血肉的纤指,也同时点中练青冥。

  轰的一声响,练青冥消失得无影无踪,地上出现一个幽深的洞。

  “——大姐——真的一点劲都不留啊——”

  含混的喊声从地洞里面传上来,一点一点清晰,“哗啦”一声,练青冥艰难地从洞口爬了上来。

  “大姐,你也太实在了。”练青冥灰头土脸,但谁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受伤。

  玉流连美目中异彩连闪道:“你刚才使的什么妖术,为什么我的法力突然紊乱不受控制?为什么我的月神降世神通会消融我的指点江山神通?你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我可以破解你的法门,当然,取巧的成份也有一点。”练青冥手忙脚乱地拍打身上的碎土,样子本来十分好笑,但是现在没有任何人觉得好笑。

  月神降世,这是迫使中天王朝三迁都城一退再退的神通,他居然挡下了?甚至是,破解了?

  “荒谬,我一定是在做梦,这绝不可能是真的。”有一个宗主大约年纪太大,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幸福地昏了过去。

  原妙天用吃人的眼光死死盯住练青冥,他心里在狂喊:“续命珠,一定是续命珠!那是我的,那本来应该是我的!”

  他一直以为(事实上不只是他),练青冥只是一个凡人,没有法力,而一个凡人在短短一个昼夜后拥有了不可思议的神通,这样的转变连原祖都做不到,除了来自那个地球人胡卷帘的续命珠外,别无解释。

  练青冥又对玉流连道:“其实你这两样法门,后面还有很多神通变化,比如……”他突然转为用传音的方式,在场的宗主气得暗暗咬牙。

  玉流连眼睛越睁越大,禁不住失声叫道:“天啊,当年‘那个人’确实是这样说过,但是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她一连叫了两遍,谁都可以看出她心中的震惊。

  练青冥像个神棍一样说道:“你们的修炼偏离了变天古卷的道路,神秘力量与广袤生命,你们仅取其一,抛弃了深邃的生命,如何能到达辉煌的彼岸呢?”

  其实这话他已是第二次说,第一次是对妙法真人,而众人的反应也与妙法真人一样,大为震动,越是修为高深者越明显。

  禁锢原妙天的迷蒙刀光突然一阵震颤,风挽留的声音从地底传出,隐含激动:“二十年前,师父也曾有类似思考,他说情用天地,万法自生,不解众生苦,难求灵台一盏灯,修道即是修人——我虽然仍旧不懂,但是我相信你确实有能力解除天地牢笼,小豆小芽就拜托道兄了,如有用到风挽留之处,尽请驱策。”

  练青冥闪到原妙天身前,伸手探进刀光,然后闪电退回原来位置。

  “唔,你的修为已经很接近了,我会想办法帮你提高一点,那就应该没问题了,对了,你怎么在这么深的地底,我都感应不到你的气机,差点忘记还有你这么一个大高手。”说到这句话时他脑海中不禁闪过那个华服人的身影。

  就这样就能查出对方的修为高低?还能帮人提高?对他的神神道道众人都已经有点麻木了。

  玉流连强自从震惊中镇定下来:“我也可以出一份力。”

  练青冥眯着眼睛看了她几眼,摇摇头道:“不行,你还差一点,我知道你元神归位后会比现在强很多,但还是差一点。”

  玉流连一惊,今天她吃的惊比过去几十前加起来还多:“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随即自嘲道:“算了,你是个魔鬼,你再有什么奇怪本领我也不会惊讶了。”

  “如果你确实有把握,我可以请师妹出手护法,师妹二十年前就已突破轮回大限,她的修为绝对足够,为了小豆小芽,她也一定愿意出手,还有我一个师侄,应该也可以,这样就可以凑齐你所需的三人之数。”

  月神是天阙仙人,这一点高手间早有猜测,终于在玉流连口中得到证实。而听她语气,月神宗竟然还有一名仙人,这不能不让原氏诸人暗叹不公。

  看到原氏长老宗主意气消沉,练青冥一笑:“掌教大宗主,各位宗主,我若有三分成就,两分便来自支天山。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还功于你们。”

  原妙天一跃而起:“此言当真?怎么还?还我续命珠?”

  练青冥摇摇头:“续命珠恕我拿不出来,我也不知道它怎么消失了。不过你不要急,我还你们的绝对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大道——《变天古卷阐微》,怎么样?不差吧,你们有没有看过?”

  各宗主深感受到羞辱:“休得胡言!《变天古卷阐微》但凡修行之士谁没有看过?我等数十年潜修,日夜参详,难道还不比你一介小辈看得透彻?笑话!”其它人也是群情汹涌,连玉流连也觉得这年轻人说得过头了。

  练青冥不以为意:“你们是怎么看的?”

  原妙天哼了一声:“自然是用眼睛看,你胡言乱语,扯东扯西,不就是想贪掉续命珠吗?”

  练青冥忽然退了一步,也因此他的身影隐入落日的余晖中,变得模糊不清:“是吗?人有肉眼、慧眼、法眼、天眼,你们有什么眼?”

  他的声音不大,但原氏族人入耳有如霹雳。

  是啊,我们有什么眼?多少年皓首穷经,苦苦钻研,到老不倦,然而几人能窥得堂奥?历代才智之士不知凡几,谁又能说看懂《阐微》?

  原妙天心中已经动摇,口头仍然强硬:“就算我们肉眼看不明白,你呢,你又有什么眼?”

  练青冥微微一笑,笑得很神秘:“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可以看见你们看不见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