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六章 占尽风情向小园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4282 2014-06-05 00:27:29

  玉流连烫手一般飞身后退,惊魂不定:“你……你……你是人是鬼?”

  “哎哎,这位大姐,怎么说话呢这是,我明明是个大活人好不。”一个年轻的声音抗议道。

  的确是个活人,但是,任谁也想不到,原祖密室里会出钻出一个活人,就连知道原妙天关了一个异乡人在静室的各峰宗主都吓了一大跳,遑论其他人。

  玉流连代表众人发出一连串疑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在原祖静室里?你怎么能挡我一指?”

  外人不知道,她心中却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碰到木门,门是自动打开,而自己失神之下控制不住凝聚的能量,全力暴发,足以令山岳化为斎粉,这个人却若无其事地挡了下来。

  那人先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才大度地回答:“啥?哦,刚才那一指头啊,没什么啊,我不会怪你的,反正你们女人没什么力气。”

  所有人面色都变得古怪之极。

  玉流连名声虽不显,但修为已臻三花聚顶法象藏影,足以跻身当世有数高手,她全力施展玉无漏兼指点江山神通,花月星上能正面抵挡者寥寥无几。这样的一指,居然叫“没什么力气”?

  原妙天突然跳出来发疯似地大叫:“是你!是你!你悟通了是不是!你悟通了是不是!还我续命珠!还我续命珠!”

  原崖色和众长老以为他受到刺激又开始发作,刚想拉住他,却震惊于“续命珠”一词,这时四溢的纯白能量正好消散,静室里钻出的人在晚霞下一览无疑,苍白年轻面孔,褪色浅蓝布袍,却不就是练青冥!

  练青冥深具戒心地后退,原妙天此时披头散发面带血污,他一下没有认出来,原妙天扑上去抓住他不放:“还我续命珠,还我续命珠!”

  刚退到门内,原妙天揪着练青冥衣衫的手便被无形之力震开,原妙天不敢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手上急速变幻好几个玄奥法诀,额头青筋暴起,半晌,他突然发疯一样冲向静室:“不可能,不可能!静室不可能阻止我进入!我是原氏当代族长,静室由我秘法牵引,怎么可能阻止我进入!不可能!”

  可是不管原妙天怎么变幻法诀,怎么冲撞,只要一靠近门口,便有一股无形之力将他震开。

  这股力道并不猛烈,只是次数多了,原妙天还是被震得口角流血。

  他再捏法诀,望天大呼:“印来!”

  一道鹅黄光芒应声而起,自晚霞深处破空飞来,转眼便到身前,凝成一个硕大印玺,古朴凝重,场中无人不识,正是支天掌教一脉秘传神通,洗天印法,上穷碧空下至黄泉,洗天一到万物皆空!

  同时以原妙天为中心,暴发出夺目金光,喷薄而出,如帝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不顾众人面色大变,原妙天已急速变幻法诀,口中念念有词,驱动洗天印向练青冥镇下!

  受洗天印牵引,天空突然洞开,一道辉煌光柱仿佛来自无尽幽冥,在众人惊呼出声之前,便已经笼罩原祖静室。

  刚触及静室,光柱便化为九道,如活物一般冲突、绞缠,笼罩其中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形成一个个奇异的漩涡。

  而原祖静室不过普通木石,岂能当此攻击,原妙天此举,简直是对原祖大不敬,纵使一直支持他的诸多长老宗主,也怒喝出声。

  玉流连玉手一卷,将小豆、原崖色通通卷到一边,自己则原地不动,美目注视漩涡中心的练青冥。

  练青冥面如土色,这老爷子这么猛?我没得罪谁啊。心念一动,头顶突然泛起繁星点点,托住光柱。

  九道光柱顿时一滞,随即疯狂膨胀,挣扎冲撞,空间以更快的速度扭曲。

  原妙天哈哈大笑,“小贼,敢贪我至宝,我要你小命不保——啊!”

  点点繁星看似柔和,九道光柱却始终无法挣脱,像沸水泼到冰窖中,逐渐迟滞以至静止,还原为一方小小印玺,又化为原始的能量,散逸到空气中,再也不见。

  原妙天眼都红了,手中法诀捏成幻影一样,让人担心他的手会不会抽筋,却始终不见有任何反应,嘶吼道:“不可能!不可能!”

  这还是那个冷静隐忍,与中天王朝周旋数十年的族长吗?在场的许多长老与他都是自小一起长大,可以说近百年来,从没有见过原妙天如此疯狂。

  原崖色死死抱住父亲,“爷爷不要……大爷爷,二爷爷,你们快劝住我爷爷啊!”

  原妙天再一次冲到门前,再一次被震回,连同原崖色一起摔倒在地,几个长老连忙将他按住,原妙天挣扎不脱,突然一把扯乱头发,号啕大哭,涕泗交流。

  “还我续命珠!还我续命珠!”

  门内练青冥不忍地看着他,他已经认出眼前疯癫老者是谁,刚才几次不忍心想出来搀扶,都被他吓退。

  他身上确实有了变化,最明显的是修为提升到一个不能理解的程度,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但无疑是因为那颗消失的续命珠。

  调试器的范围大幅度扩张,几乎所有人都看得通通透透,有几个宗主以前气机探视时迷迷糊糊,现在一览无疑。

  他甚至感应出,那个美丽妇人不是“真人”,而是凝练成实体的能量,这种修为几乎已入天阙仙境,而自己刚才受她一击毫无压力,要说没得天大的好处,连自己都说不过去。

  原妙天此时披头散发,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年,与一平凡老人无异,前几天密室中从容谋划的高人风范半点也不剩。

  几个原氏长老对视一眼,齐齐出手,制住原妙天:“族兄,对不住了。”几道同源气劲输入,原妙天眼中浑浊疯狂神色一点点散去,人也一点点恢复平静。

  “这个,妙天掌教,您有什么事,慢慢说,我就在这,不会跑的。”练青冥站在门后,他还不大放心走出去。

  原妙天急促喘息一会,猛地一把推开众长老,指着练青冥:“你还我续命珠,只要还我续命珠,你一定得了续命珠的神通,你还我,你要财宝,原氏千年库藏随你挑选,你要功法,支天宗历代典籍任你取阅,只要你还我续命珠。”

  练青冥忍不住挠了挠头:“这个……”如果那珠子还在,当然应该物归原主,可是他现在确实拿不出来。

  见他迟疑,原妙天半是威胁半是祈求:“我原氏存亡,全赖此珠,你若不还,我誓死发动天下所有原氏子弟,与你不死不休!”

  练青冥决定还是实话实说:“这个,实在很抱歉,珠子我弄丢了,一醒来就找不着了。”

  原妙天脸色变青变红又变白,吃人一样地盯着练青冥:“你骗我!你想将我原氏至宝据为已有!”

  余人面面相觑,他们只知道续命珠是原氏至宝,但宝在何处,还不知道,甚至连“续命珠”的名字也是刚刚才知道,续命珠到底什么来历?其中到底蕴藏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能让原妙天紧张到发疯?

  一长老咳了一声:“练小兄弟,纵使之前有不到之处,还请看在白露峰妙法师弟面上,多多见谅。我族至宝,外人得之,是祸非福。岂不闻匹夫无罪,怀壁其罪,非但我族将誓死追索,其它大陆宗派,亦必全力抢夺,还请三思。”

  他是前几天有份和原妙天一同进入静室的长老,因此知道练青冥姓名,也隐约知道一点续命珠的事情。

  练青冥苦笑道:“本来我是有点生气,打算勒索点丹药经卷再还你们的,可是现在我是真没办法,一醒来就找不着了,你们看我这张诚实的脸,一定要相信我啊。”

  “啊呀你这个小骗子,气死我也!续命珠明明被你藏起来了,你还敢骗我!”原妙天暴跳如雷,差点又要冲上去和练青冥拼命。

  练青冥缩回室内:“别冲动啊,有话慢慢说,要不,你们自己进来找。”

  连原妙天都进不去,谁能进去?他这话说得倒轻巧。

  原氏众人忿忿不平望着他,可是他一直躲在门后,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不管原妙天如何嘶吼威胁,练青冥还有更关心的事,他转向玉流连:“这位大姐,小豆怎么了?”

  玉流连自刚才一指无功,震惊退却后,一直不言不语,闻言面色稍霁:“你要救他?”

  练青冥道:“不,我能感觉到你对他的关心,而且你的法力是这里最为强大的,他在你身边非常安全,否则我早就冲出来抢人了。”

  他何以能感觉到玉流连对小豆的关心?又何以断定玉流连的法力最为强大?

  要知花月星上人人修炼,彼此修为深浅,只能通过有限几种法门探视,而原氏秘法绝对是最纯正最有效的一种,曾经探视过他,确定他体内没有半点法力的几个长老,不禁再次动用秘法,可惜被静室阻隔,无从探测。

  玉流连同样看不出练青冥修为深浅,不过她不知道练青冥来历,只道是哪个宗派的年轻高手,被原妙天囚禁在原祖静室,如今才脱困而出,肃容道:“我奉宗主之命,前来接小豆兄妹脱离纷争漩涡,孰料原妙天这个老贼,竟然在小豆身上布下天地牢笼。”

  练青冥:“天地牢笼?”他眯着眼看向小豆,片刻后收回目光:“是那种在他身上盘旋的黑气吗?”

  不要说玉流连,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打死也不相信他能纯凭眼睛扫视,“看到”小豆身中天地牢笼。

  可是他的神情,又像是真的“看到了”一样。

  一个声音响起:“你可能解除?”

  练青冥一听就“咦?”了一声,惊喜地向门外东张西望:“是你!你是那个……神仙‘七弟’!哈,我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呢,你在哪里?”

  这个声音,正是先前出现过的风挽留,练青冥对那天的恐怖情形记忆犹新,因此一听就认了出来。

  风挽留却没有认出他,重复问道:“天地牢笼你可能解除?”

  练青冥立刻回答:“应该可以,就是麻烦一点,我读大学时……啊,我很早就玩破解,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不过,高手,这东西你解不开吗?”那天的恶战让他难忘,风挽留(还有华服人)在他印象中简直是神(魔)一样的高手。

  一众沉默。

  练青冥的用词自然谁都听不懂,也谁都不相信他能解除天地牢笼,可是以他出现之后的种种表现来看,又不像是大话。

  原妙天大笑:“小贼信口雌黄,我便让你施为,却看是能解救,还是枉送小儿性命!”

  他语气中充满自信,连地底的风挽留亦沉默不语,确实,天地牢笼自原祖传下来后,从未听说有人能够逃脱,也从未听说有人能强行解除。

  练青冥也忍不住又看向小豆。

  “唔,是我想简单了,这里有个暗桩,咦,也不对,前面全错了,让我想想,要重来,唔,应该是这样,唔,这里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居然牵连到后面的气机,好奇怪,好厉害……咦,变天总则阐微里有提到过,对了,这就没错了……”

  众人看不到门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喃喃自语,原妙天先是得意,后越听越不对。

  “小贼,故弄玄虚,唬得了谁?”

  “《变天总则阐微》!?”

  玉流连神情激动:“不错,无双师祖遗训中记载,当年‘那个人’曾经说过,天地牢笼系出变天,一切奥妙总则中均有迹可寻,只是复杂超乎想象,非人力所能解除!”

  风挽留的声音亦表明其心情不复平静:“是的,师父也曾提及,他是这么说过,可是连他都认为人力无法解除——道友,你真的能够解除?”

  原妙天讥笑道:“就凭他,这么点修为也敢大言不惭?”

  练青冥道:“这是两种知识体系的碰撞,无关修为高低。因为我通晓一种截然不同的智慧,恰好可以另辟蹊径,因此对你们来说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对我来说却并不困难。”

  他的用词让人难懂,但意思却人人明白。

  原妙天见他装模作样,连玉流连和风挽留都似乎被说动,不由大急。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强行破除天地牢笼,然而练青冥的地球人身份,却不能不让他深深忌惮。

  他正要出言痛斥,悬浮空中的灰色刀气却突然一阵波动,将他牢牢禁锢,再也不能动弹或出声。

  风挽留诚声道:“道友,小豆兄妹安危胜过我性命,我必须询问清楚,你是否有万全把握?”

  练青冥挠挠头:“额,理论上我可以肯定,理论上没有什么是不可破解的。”然后又补充一句“但是就算顺利,也需要至少一个月时间,而且一定要满足几个条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