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五章 蓬门开启帝星现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939 2014-06-04 11:13:03

  原妙天和一众长老正紧随而来,闻言脸上多露出尴尬之色。

  玉流连恨恨道:“原妙天,本以为你只是自私狠辣,没想到居然龌龊至此,他可是你的曾侄孙!”

  原妙天脸色阴沉,却不作辩解。

  屋中突然响起一声悠悠叹息:“流连阿姨,让小豆留在这里吧。”

  玉流连一楞,然后惊喜叫道:“挽留?是你吗?”

  那个声音道:“是的,流连阿姨,是我。”

  如果练青冥在,一定会认出这个声音,正是后来赶到的那个“七弟”,他居然也在惜命刀下幸存下来。

  玉流连又惊又喜:“你没死?太好了?你为什么不出来见阿姨?你在怪我们吗?”

  那个声音:“没有,师父和我,都不会怪你们的。我被师兄的惜命刀重伤,只能靠地牢里的厚土之气压制伤势。豆豆和芽芽身中天地牢笼,我会想办法,您回去吧,替我问候朦胧阿姨。”

  玉流连跺脚道:“天地牢笼禁绝命运,你有什么办法?原祖有言此法太不人道,非不得已不得使用,原妙天如此无耻,留他不得!”

  她显然动了真怒,天地间骤然光亮如昼,纯白光华从她眼中射向原妙天。

  一道灰蒙蒙刀气堪堪挡在原妙天身前,抵住纯白光华,那个声音为难道:“流连阿姨,我不能让你伤了他的,否则豆豆芽芽永无脱困希望……”

  玉流连鄙夷道:“原妙天如此失德,你还指望他?就算他悔改,天地牢笼不可解脱,凭他也能解开?”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流连阿姨,您知道的,朦胧阿姨和师父的成就都得自于‘那个人’,‘那个人’又是因一件宝物悟道,而那件宝物,只传给历代族长,师父曾经说过,那件宝物超出原祖境界,有逆转命运的力量。”

  这是原氏普通族人首次听闻此一秘密,原妙天几度想出声打断,却被玉流连的光华压制,此时那个声音说完,原妙天才颓然放弃努力。

  玉流连看他模样,心下已信了三分,“如此那好办,原妙天,你是自觉拿出来,还是要我动手打到你交出来?”

  那个声音叹道:“流连阿姨,没用的,我已问过妙天师伯,那件宝物存放在原祖静室,外人不能擅入。”

  玉流连恍然,原祖静室当然没人敢闯,当下冷笑道:“二十年前歌乐皇不是已经‘擅入’过一次了吗?并非人人都像无陵那么迂腐。”

  原妙天和在场长老全都脸色铁青,这是原氏最大耻辱,二十年前歌乐皇利用特殊形势,强闯原祖静室,翻阅原祖手书经卷画作,打破千年神圣禁忌,玉流连此言无异于戳中他们痛处。

  原妙天突然大笑:“想要续命珠,哈哈哈哈,我不点头,你们谁也休想,哈哈哈哈!”苦心遮掩的秘密终于暴露,多年压抑一朝释放,状若癫狂。

  续命珠?

  连玉流连也是头回知道,她上前一步:“原妙天!任你装疯卖傻,又骗得了谁!交出续命珠!”

  原妙天兀自狂笑,丝毫不理。

  玉流连欲出手又止住,又见豆豆呆立一边,对眼前诸般乱象浑无反应,不由心中一痛,伸手将他摄至身边,豆豆仿佛一截残朽的木头任她摆弄,原本蕴含灵性的眼睛黯然无光。

  她愤怒之极,原祖因自己身世缘故,历来怜悯贫苦无依的孤儿。在他影响下,花月星传统最重孝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花月星近千年虽然时有争战,但从无人敢于公然残害妇孺老幼。

  原妙天此举,已经触及花月星共同遵守的道德底线。玉流连面如寒霜,连话也不愿再多说半句,伸指便点。

  指点江山神通在她手中使出,威力自然不同。

  原妙天似乎真的失了神智,连躲也不躲,被点得吐血倒飞,在空中翻滚落地,晕死过去。

  好在玉流连终究不愿杀害同族,原妙天性命无忧,其它人却不敢这么想,人影连晃,各峰宗主长老纷纷跃至原妙天身前挡住,“玉流连,月神宗虽然独立已久,几百年前毕竟一家,论起亲缘,族长还可算你叔伯辈,更何况原祖密室在侧,你岂可放肆!”

  玉流连一手抱着痴痴呆呆的豆豆,一手虚指:“交出小豆和小芽,我带他们回月神宗,否则我便要强取续命珠,交由师妹设法破除。”

  豆豆之事其实长老中也有不同声音,闻言面面相觑,以眼神迅速交流,片刻后一名宗主站了出来,“静室禁制乃原祖亲自加持,除非族长以心意驱动祈愿神戒开启,否谁也不得踏进半步,恕我等无能为力。”

  玉流连冷冷着:“这么说,你们是要逼我行歌乐皇之事?”

  那宗主脸色难看到极点:“当年之事多有曲折,歌乐皇能力再强,也不足以强行闯入……”

  “不要说了,妙则爷爷,我带她去静室,能不能进去凭她本领。”

  却是原崖色,他落后众人赶到,目睹事情经过,既忧心爷爷安危,也对爷爷行事不以为然,挥手止住老者,“妙则爷爷,爷爷醒来由我请罪好了。”对玉流连道“随我来。”

  说完便向山间飘去,甚为果决,玉流连扫了众长老一眼,眼中神光让他们将出口的话语生生吞了回去,紧随而上。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长老恨声道:“只怪妙法听调不听宣,如果他肯出手,集合七十二峰残余阵法,我就不信挡不住这个妖女!”

  名为妙则的老者眉间堆满落寞,“挡住又如何,她不过是月神宗使者,还有月朦胧不曾亲来,唉,终究是我等无能,不能捍卫原氏尊严。”

  一众苦涩。

  地上原妙天悠悠醒转,不顾嘴角血迹,挣扎问道:“玉流连呢?是否已经退走?”

  众长老将他搀起,略一讲述,原妙天立即发疯一样挣脱,大叫一声“孽畜气死我也”,就向山上冲去,余人只得跟上。

  原妙天一路冲撞,破坏不知道几面古老墙壁,终于冲到原祖静室前。

  原崖色带着玉流连不过早几步到达,还站在静室门口,原妙天不由分说一掌劈过去,“我打死你个不孝的东西!”

  玉流连轻轻一挥便将他拂得倒退,口中再次吐血,原崖色慌忙跳前遮挡:“爷爷勿要生气——”“啪!”已被原妙天扇了一记大巴掌。

  “够了!”玉流连正在心烦意乱,来到原祖静室前,她反倒开始踌躇。静室古朴平凡,一如传说中原祖淡泊宁静性格,她虽然痛恨原妙天卑鄙无耻,但对原祖的崇敬景仰却不减分毫。

  她看看原妙天,还在斥骂原崖色,原崖色一手抱头一手搀住爷爷不敢吭声,又看看怀里小豆,仍旧痴痴呆呆如同木偶。

  玉流连终下定决心,正对静室跪拜:“原祖在上!三百年前无双祖师脱离原氏创立玉神宗,然无时无刻不告诫弟子后人,我等始终是原氏子孙。今日不肖子孙玉流连,为救无辜小豆小芽,不得不打扰您清静,望您以仁厚之心,宽恕流连。”

  三拜后起立,聚起全身修为,整个人顿时变得晶莹如玉,有如雕像,虽无之前那种风云变色气势,却更加令人有深不可测的危险感觉。

  她白玉一样的纤手,缓缓点向静室木门,所有人都知道,这必定是石破天惊的一击。毕竟传说中原祖能力超凡入圣,他亲手布置的禁制,威力绝对不是当今任何高手所能想象的。

  原妙天顾不得打骂孙子,跳起来大叫道:“风挽留,想要我保留原小豆兄妹生机,立刻给我出手,杀了这个妖女!”他知道,支天山上能与玉流连相抗衡的,唯有被他囚禁起来的风挽留,而只要原小豆兄妹的安危操在他的手中,风挽留就不能不听他要挟。

  叹息声中,那道灰蒙蒙刀气果然又浮现空中。

  原妙天哈哈大笑:“玉流连,风挽留使的虽不是风骨刀,你却也不是月朦胧——杀了她!杀了她!”他兴奋莫名,那道刀气却只是浮在空中,并无动静。

  惊愕之下原妙天转为破口大骂,原崖色和一众长老皆目不忍视。

  指点江山,玉无漏。

  一者是支天宗秘传绝技,一者是三百年前绝代奇人独创神通。二者合一,会是什么威力?

  木门越来越近,白玉也似的指尖泛出点点光华,澎湃的能量几乎要离体而出。玉流连心中也满是兴奋期待,这种近乎禁忌的举动,有生以来连想都不敢想,而眼下却即将亲手施为。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人探头探脑出来:“唉呀,怎么这么多人?”

  纯白光芒爆炸似地绽放,所有人顿时迷失在一片白茫茫中,心中都是同样念头:“这谁?死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