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四章 月华摇动黄金袍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4131 2014-06-04 11:06:50

  原妙天很少这么狼狈。原氏虽然不比千年前的地位,在花月星至高无上,但明面上没有任何势力敢表示不敬。

  在外,中天王朝每年都会献上相当贡奉,民间更是络绎不绝来人在山下虔心参拜。其它家族宗派,每隔几年也会专门前来祭拜。

  即使千年来无数杰出之士离开原氏,放弃原姓自立门户,仍然有无数人以能口称“我们原氏”为自豪。

  在内,他一直竭力维持原氏仍是花月共主的形象,年轻族人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直到足够年长,或者能力突出参与决事的子弟,才会知道原氏的真实处境。

  但月神宗来人却丝毫不留情面。

  原妙天苦笑一下:“玉流连,大家份属同源,何必如此相逼?”

  他对面立着一个身材曼妙的白衣女性,面如寒霜,厌恶地道:“原妙天,我已经够客气了,小豆小芽留在这里,只能作为你肮脏交易的砝码,我必须带他们回月神宗。”

  原妙天:“他们是原氏族人,我是原氏族长,只有我能决定他们的去留。”小豆小芽存活的事本是秘密,但眼前人的修为太高,一探之下无从隐匿。

  花月冷笑一声:“原氏族长?哈哈,如果无棱还在,你这个族长的话还有点份量,现在谁会把你放在眼里?”

  原妙天面色一沉,却忍住怒气没有出声。身边各峰宗主长老和他一样,年轻弟子族人却按捺不住,纷纷出口斥骂,如果不是都见识过来人的惊人能力,恐怕要就出手教训。

  玉流连用可怜的眼光扫过众人,嗤笑道:“原妙天,你让他们这样自大无知,倒也确实能让黑山王宽心。”

  原妙天眼中流露出不易察知的痛苦,嘴唇蠕动正要开口,山上忽冲下来一人:“妖女放肆!我爷爷对你客气,你还真以为原氏奈何不了你,看我不给你点厉害瞧瞧!”

  他身形电闪,冲向玉流连,手上迅速凝聚成形,却是一根放大数倍的手指模样。

  原妙天急急叫道:“崖色,不要莽撞!”却已经阻止不及,紫色手指应声叩中玉流连。

  玉流连站立不动,任其刺中面门,分毫无伤。她面上露出讥诮笑意,仿佛在笑对方不自量力。

  来人是个少年,一指无功,却反露喜色,平地一阵风起,身边泛起紫色光华,电光石火间向他集中,贯注到手中,手指得到庞大能量贯注,顿时紫光大放,锐利如枪。

  玉流连依旧不避不动,面容晶莹如玉,竟然还有余暇说话:“原妙天,这是你的孙子?”

  少年眼中现出不信之色,光华再现,又向他集中,全力贯注到指尖。如是再三,始终不能寸进,他仍咬牙坚持。

  玉流连眼露嘉许之色,“不错,倒是比你爷爷多了几分血性。可惜把我支天宗指点江山神通,使得这般绵软无力。”

  少年愤然道:“你什么人,也敢妄称我支天宗……”,一开口,气息便无法支撑,他也明白双方差距太大,便顺势退后,大口喘息。

  只有看到这少年的时候,原妙天眼中才会多出一些平时没有的东西:“崖色,不得无礼,她是月神宗传令使,论辈份是你姑姑,还不拜见。”

  原崖色一扭头:“休想。”

  玉流连难得没有出声讥讽,“原妙天,想不到你倒有个好孙子,我只希望你不要弄巧成拙。”

  她语中似有深意,场中只有数人能够懂得。

  原妙天岔开话题:“玉流连,请回复月神,原小豆兄妹不可能离开原氏。”

  玉流连摇摇头,遗憾道:“原妙天,宗主法旨不容有违,看来你是要逼我硬闯上山了,休怪我不念香火之情。”

  原妙天正要答话,空中传来一阵豪笑:“原祖圣地,谁敢擅闯?”

  一个火红的身影在空中现出,却是个罩着盔甲的大汉,高大彪悍,眼中精光四射,从空中望下来,十分具有压迫性。

  玉流连珠唇轻启:“来将通名。”

  盔甲大汉大笑:“好说,本人孟虎都,伏火将军麾下破敌先锋是也。敢问美人……”

  “人”字刚出口,玉流连玉手一挥,盔甲大汉如遭电击,弹丸一样不知飞到哪里。

  玉流连似笑非笑,“不过如此。原妙天,这就是黑山王给予的庇护?你以为暗中结交了他,就可以对付歌乐皇?”

  原妙天脸上阴晴不定,空中雷霆也似一声怒吼:“谁敢伤我座下大将?”吼声中三道流光疾速逼近,轰然几响落到地面。

  当先一人,身高逾丈,筋肉虬结,背负臂粗长枪,枪色鹅黄。

  左边是被玉流连击飞的盔甲大汉,口角溢血,似乎伤得不轻。

  右边一人矮小如侏儒,露在外面的双臂布满鳞甲,形容可怖。

  背枪大汉落地后又是一声怒吼:“谁?谁敢伤我大将,站出来。”

  支天山年轻一辈视线立刻转向玉流连,背枪大汉顺望过去,怒吼一声:“是个娘们?!孟虎都,你被个娘们打飞——”

  “呼”的一声,背枪大汉被一股无形巨力击中,比先前盔甲大汉更快地弹飞出去。

  玉流连哼了一声:“大呼小叫,聒噪。”

  盔甲大汉和鳞甲矮人,一个慌忙跳到空中去追救同们,一个失神了刹那才醒过神来,望天打出一道红色玉简。

  玉流连任他们动作,仿佛只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原妙天道:“原妙天,我不想对原祖不敬,但如果你拒不交出小豆兄妹,我唯有自己动手。”

  原妙天一言不发,原崖色幸灾乐祸道:“妖女不要猖狂,黑山王马上就到,他对我原氏忠心耿耿,必不容你在此放肆。”

  几个原氏老人不着形迹地低下头,眼神复杂,玉流连出奇地没有生气,轻轻叹息道,“是吗?原氏何时沦落到需要外人保护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答道:“是。”

  声音来自四面天空,像是有人逆着大风喊话一样,含混不清,鳞甲矮人面露狂喜,兴奋大叫。

  此时本近傍晚,空中原有灿烂晚霞,忽然间狂风乱作,云彩卷动不休,逐渐转阴,电光在云层间噼啪闪烁,所有人都骤感身体受缚,压力不只来自身体,而且内心也无缘无故变得沉重。

  玉流连目射奇光,望向空中。

  压力还在增加,许多人已经站立不稳,原氏长老已经不得不出手护住弟子晚辈,如果仔细观察,能发现他们眼中既有艳羡,也有不甘。

  黑云压城,数道人影从各峰激射而至,就在此时,终于云破天开,漫天乌云散去,空中出现一道巨大金色“人形”。

  之所以说是“人形”,是因为其足有数倍常人高大,通体金光流转,绝非真人。

  金色人形先朝支天山主峰方向大礼参拜,然后起身向下遥施一礼:“妙天族兄,多日不见,一切可好?风府此时不便参见,请族兄见谅。”

  此时的声音却很清晰,原妙天在下方微微颔首。

  玉流连此时才开口:“黑山王王风府?”

  空中金色人形:“正是本王。你是何人?”

  鳞甲矮人早已匍匐在地,闻言抬头大叫数声,空中金色人形,即黑山王,愕了一声:“硬闯支天山?好大胆,你可知道此地乃原祖故居?”

  玉流连笑了,语带不屑:“黑山王,支天山大小事情岂能逃出你的耳目,何必矫揉作态。”

  黑山王:“本王不明白。”

  玉流连不耐烦道:“王度朔以一人一枪勇夺天下,后人怎么都喜欢玩弄阴谋诡计?罢了,既然你已能在千里之外凝聚元神,便值得我出手,能挡我三击元神不灭,我掉头就走。”

  原妙天忽然大声道:“月神天威,非破碎枪不能敌。”

  黑山天金光大放声如炸雷:“月神宗?!玉无漏?!取我枪来!”

  被玉流连击飞老远的背枪大汉,正在盔甲大汉的搀扶下爬上来,闻言立刻解下背上长枪,奋力掷往空中。

  鹅黄长枪迎风而长,到黑山王金色大手中时,已足有十丈之高,色泽由鹅黄变为金光灿灿,表面无数玄奥符文盘旋游动,倍添神妙。

  黑山王珍而重之地双手捧枪,再次朝支天山主峰方向三拜,又转身朝另一方向跪拜,大声道“原祖在上,破碎枪玉无漏同出原氏,不肖后人王风府,今日不得已与同族交锋,祈求原祖原谅,祈求度朔公原谅。”

  然后起身,大喝道:“二十年前我戍守边关,错过月神天威,深以为憾,今日便让风府见识下,风花雪玉四神通之玉无漏,究竟有何神妙,来吧!”

  轰轰然一枪捣下,充满一往无前气势,先前那种沉重的感觉再次出现,此次更多了漫天金光,金光照耀之处,空气为之禁锢。

  这正是破碎枪独一无二的标志。

  支天山众多年轻族人情不自禁簌簌发抖,黑山王这一枪明明快到不可思议,偏偏在他们眼中每前进一分都清晰无比,甚至看得到枪尖过处空间支离破碎景象,似乎下一刻就轮到自己。

  这种距离上的错觉,令他们心神欲丧。

  唯其如此,当玉流连眼中射出纯白光华,像风卷残云沸汤泼雪一样将漫天金光化为乌有时,才格外令他们震憾。

  玉流连的眼神精确地“点中”黑山王枪尖,金色枪身立刻像着火一样融化,纯白火焰一路上延,黑山王大吼一声,金色身形骤然缩小,化作肉眼可见的金色能量全力注向枪身。

  然而无济于事,金色人形转眼已经缩至童子大小,长枪仅余尺许还在手中,谁都能看出黑山王绝不是月神宗来人的对手。

  纯白火焰停下,不再蔓延。

  “你离破碎枪境界还远,念你修为不易,交出小豆小芽,饶你元神。”玉流连说道。

  原妙天眼神闪烁:“罢了,多谢黑山王回护,我交出原小豆兄妹便是。”

  黑山王还在苦苦支撑:“想不到……我有点理解皇兄了……不过,度朔公的子孙岂能求饶,何况只是损失元神修为而已,王风府再不肖,也不能给度逆公丢脸,请尽管出手!”

  玉流连语中多了几分欣赏:“不错,有这样的心志,说不定真有一天能领悟破碎枪。只是我仍然要告诉你,破碎枪也好,玉无漏也好,之所以能自成神通……罢了,多说无益,我成全你。”

  支天山多年未出绝顶高手,玉流连这种层次高手的一言一语都对他们有莫大补益,她刚才明显就要说出某种修行上的秘密,却突然改变心意止住,即使是还在打坐调息装作毫不在意的原氏族人,心中也大叫失望。

  玉流连没有给他们在心中埋怨的机会,素手轻抬,隔空虚指。顿在空中的纯白火焰凝成一根晶莹如玉手指,美丽不可方物,点中枪身。

  毫无半分停滞,黑山王连人带枪同时溃散,空中又恢复晚霞夕照。

  原崖色心中狂呼:“指点江山!是指点江山!这才是指点江山颠倒乾坤真正威力!”

  玉流连有意无意瞥了原崖色一眼,平地飞起衣袂飘飘,居然不再理会原妙天,径自飞向山间某处房屋。

  两名壮年弟子守在门前,正要拦阻,却被一投无形劲气推开。

  房门打开,里面是十来个惶恐不安的小孩,却不知道玉流连是怎么探知他们所在的。

  “你们谁是原小豆原小芽?”

  小孩们早被告知外面有坏女人闯山,大多怒视着她,年岁稍大点的壮着胆子叫道:“坏人,别过来,小心我爷爷来了打你。”玉流连蹲下身来,柔和地道:“阿姨不是坏人,阿姨是来找豆豆芽芽的,豆豆芽芽在这里吗?”

  她美丽的面容和好听的声音,使得小孩们稍稍放松警惕,但还是没人肯说。

  玉流连既失望又欣慰,原妙天把小豆小芽藏在一群小孩当中,正是藏水于海的策略:“你们都是好孩子,希望你们长大以后,还能保持这份骨气。”

  她站起身来,眼角瞥到一个小男孩在角落里看着自己,依稀熟悉的五官,枯如死灰的眼神,让她心中一颤。

  “小豆?”她脱口而出,不由自主伸手去拉。

  刺溜!

  诡异黑色玄光乍现,在两人之间闪烁,玉流连显然识得此光,闪电缩手后退,厉声叫道:“天地牢笼!原妙天!你居然将天地牢笼用在小孩身上,你还是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