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三章 明月何时照我还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919 2014-06-03 00:14:24

  花月星自原祖以来,英才辈出,然而时间是一切的敌人,再杰出的人物,事迹也会随着岁月流逝,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人们能普遍记住的近代英雄人物,只有一个中天王朝的开国大帝:王度朔。

  相传原祖去世后,将随身法宝授与众弟子,质地特异,可尽情施展术法而不会损毁。人族以相对弱小的实力,在与庞大蛮荒中的凶兽争斗中不落下风,这些法宝功不可没。

  人族感受到好处,便生了量产推广之心,也有老人记得原祖说过有练器之术,只是原祖专注自身修炼,不曾分心留意。人族费尽心思,试遍各种材料和工艺,可惜没有任何成品能经受住庞大的法力灌输,甚至仅仅只是高速挥动,就会燃烧焚毁。

  因此这些法宝被众人视为生命,代代相传。

  三百年前花月星剧变,风骨刀重写天下格局。在那场大乱中,传自原祖的法宝,几乎尽皆被毁。

  而后原氏由盛转衰,群雄蜂起,花月星动荡数十年,直到王度朔横空出世,才平定四方,建立中天王朝。

  据说王度朔于某个深夜悟通破碎枪奥妙,人枪共鸣,声若龙吟彻夜不息,之后持枪横扫天下,一枪既出,直有天河倒挂,山河破碎之威,枪下例无一合之将,号称一枪在手,天下无忧,令世人重新体会破碎枪之名。

  然而王度朔在世时,亲口表明,他曾反复勘察那次大乱的遗迹,纵有破碎枪在手,也无信心能够抵挡,原祖之后,唯那人可称无敌。

  随着中天王朝国力强盛,对历代君王不遗余力地神话,这些事情渐渐被人淡忘。直到二十年前,月神宗突然宣布,她们是当年玉无漏神通的继承者,如今年仅二十岁的花月朦悟通玉无漏,为当代月神。要求与中天王朝当代君主歌乐皇一战,胜者重分天下。

  此是自王度朔建立中天王朝以来,首度有人正面挑战王朝权威。

  中正王朝立刻严辞痛斥,然而歌乐皇却迟迟不敢迎战。

  之后月神从极地雪山之巅出发,一路展现仅存于传说中的神通,一月间连下七十二城,无论是百战雄兵,还是守城巨弩,抑或聚集在一起的皇族高手,只要月神轻轻一眼,立刻瓦解冰消,连势如破竹都不足以形容她的风采。

  歌乐皇率皇室连续三次迁都,退至东海之滨,眼看退无可退,终于有人现身,却是没落已久的原氏族人。

  他也同样是一个年轻人,自称风无陵,原氏后裔,风骨刀传人。

  他第一次令月神停下脚步,世人也第一次听到月神的声音。

  “想不到风骨刀终于还是留在原氏,我敬佩他。”月神此话无头无尾,当时无人理解。

  那个年轻人的回答也同样扑朔。“不错,我不但敬佩他,而且还要继续他的足迹。”

  两人中断对话,对峙三日三夜之久。据现场人回忆,月神大放光华,浩浩荡荡无边无际,天地纯白如同月宫,在她气势达到最顶峰时,原氏年轻人一刀挥出,光华全消,一切归于虚无。那种从悬崖云端跌落的强烈反差,令所有人永生难忘。

  形势表明月神已经落败,在场人只听到她说:

  “你手中之刀已经胜过我,再加上你心中之刀,是否可以挣开命运枷锁?”

  “看来我离命运,仍然有段遥远的距离,不知道你是否能够触及。”

  “我原以为我可以,然而命运终究不曾选中我,希望你能继续前行。”

  只有年轻人能听懂她的话。

  他全无胜利后的喜悦,回答她道:“我和你一样困惑。我想如果连你我也不能成功,那么这个答案恐怕还要等待很久。”

  月神飘然退走,再无消息。令世人惊愕的是,年轻人公开要求中天王朝及各大家族宗派将土地平分给世人,不分出身,一律平等,限时完成,倘若不遵,他便要继续那人的足迹——世人以为“那人”是指月神,只有皇室及各大宗派首脑才知道,他是指三百年前的“那个人”。

  年轻人的要求比月神更加过分。本以为出来一个救星的中天王朝暴怒,歌乐皇终于在万众期待中现身,怒斥年轻人荒谬绝伦,为维护万民福祉,他不惜一战。

  只是歌乐皇显然不敢面对月神,却无惧战胜月神的年轻人,为什么?

  歌乐皇约定一个月的战期,一月之后,他将登上支天山,在原祖故地与年轻人决一死战。

  一月后歌乐皇如期抵达支天山,大战过程无人得知,只知歌乐皇得胜而归,年轻人身死名裂,其依附者被贬为贱民,终身苦役。

  ……

  往事的前部,连身为皇族的虎须人都不大了解。

  木族是花月星上特有的由植物进化的生命,讯息的记载传递不需要经过书籍,而是生长记忆在年轮中。为虎须人负责情报传递的木将军正是木族人,所以才能将这些往事一一讲述,巨细靡遗。

  后面的事却是在座的人都耳熟能详的,月神横空出世一往无前时,他们正值青壮年,甚至有人曾目睹过其中几场战斗,那种震撼并不曾随岁月流逝而淡忘。

  虎须人喃喃道:“月神……”他虽然预料到会有各种变数出现,并做了充足的准备,但那不包括完全无法抗衡的敌人,八王四帅修为有高有低,但谁也没有突破六道轮回大限,而二十年前的月神已经确切无疑是九重天阙的仙人。

  随即定下心神:“将详细情形报上来,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

  “是。”木将军重又摩挲了一遍飞讯羽毛,才又报道:“消息中说,一女子现身支天山,自称月神宗使者,要将风小豆风小芽接去月神宗,任何人阻拦,即视为与月神为敌。””

  “原氏以其无礼,出手驱逐,来人绽放纯白光华,一切攻击均不能造成损伤,双眸到处,烟消云散,与当年月神一模一样。原氏族长原妙天被迫现身相见,与该名女子似乎相识,称谓之中可以确定其确为月神宗人,所以密探立刻加急来报。”

  虎须人沉吟。他身为皇族,可接触到更深入机密。二十年前歌乐皇赴支天山一战后,从原氏得到不少典籍。月神宗本来名为玉神宗,创始人是得到“那个人”指点的原氏嫡系族人,领悟玉无漏神通后以玉为姓,创立玉神宗,后来月神青出于蓝,将玉无漏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其师传以宗主之位,并易名为月神宗,期待她能完成“那个人”的遗愿,与中天王朝争夺天下是过程中的一个环节。

  后面便如木将军所述,月神出世几近无敌,直至败于同为“那个人”传人的风无陵之手,从此退出世人视线。

  但对于知道内情的中天王朝来说,月神宗的存在确认了“那个人”仍有遗泽存世,这是中天王朝,以至花月星所有势力,都不能不为之寝食难安的事情。

  那个人是花月星的禁忌,他的名字、他的思想,任何一种与他有关的事与物,都是禁忌。

  能力达到月神那种层次,一个人就已经等同于一个帝国,甚至还要胜出,这样的人物参与到世事纷争,意义绝不普通。

  为此消息震惊的不止虎须人一处。凡在支天山安插有得力密探的势力,均第一时间给予最大重视。

  由此引发的连环波动,则又使得本已暗流涌动的花月大陆形势,更加波诡云谲。

  世间的种种变幻,被困在密室中的练青冥一无所知。花月星上的人族也不知道这里有个无足轻重的外来者,对于练青冥来说,外界的是是非非,与他似乎也无关系。

  自原妙天走后,他一个人在密室中打“球”,左挡右拍,好不痛快。渴了便喝点水,饿了就吃口饭,反正原妙天都准备得妥妥当当的。

  自得其乐了半天时间,他终于累了,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一边调息,一边暗自琢磨还有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想来想去都不大乐观,练青冥把那个珠子搁在眉间,暗道:“那个谁,胡卷帘是吧,哥这下可被你坑惨了,说起来大家还是同胞来着……”

  他本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下午又经历不少事情,躺了一会,居然沉沉睡着了,睡梦中珠子突然发出朦朦胧胧的微光,很快笼罩全身。

  练青冥毫无所觉,他在梦中回到了温暖的老家,在儿时睡过的床上,惬意香甜。

  “你好,我是胡卷帘,阻击敌人来到此地,误伤友人,深感不安,故留下此物,并封闭花月星连通外域的天空之桥。倘若你是花月星本土之人,请谨记不要轻易开启,敌人是高度发达的文明种族,十分嗜血好战,如察觉踪迹,必定呼啸而来。

  倘若——虽然可能性极小——你和我一样来自地球,或者知道地球方位,我衷心祝愿你能平安回家,并向你恳求,希望你能去地球上中国湖。北潜。江……看望我家中亲人,如果我母亲还健在,请你帮忙带个口讯,就说我在外一切都好。如果……此生不孝,不能报答养育之恩,心中悲痛万难述说……

  除非对时间、空间、速度有透彻的了解,否则请不要尝试开启天空之桥,它可以隔离敌人的神意搜索,是我对花月星友人的一点小小弥补,但封闭天空之桥不能阻止“幻寂通幽”境界以上的敌人,如果形势无法挽回,此物可助你们跨越空间与空间之间的缝隙,前往以下地点……希望不致有此一天。”

  这是熟悉的中国南方口音,三年多没有听到过,练青冥顿时惊醒:“你是谁?”

  入眼是白茫茫一片,其间分布点点星光,组成极复杂极精密极宏大的图案,再细看则发现星光各自都在运动之中,彼此错落有序互相关联又互不干扰,练青冥只下意识推算了一下少量星光的运行轨迹,就立刻头晕眼花胸口发闷。

  练青冥用力揉搓胸口,好半天才消除掉那种恶心欲吐的感觉,这是脑力透支的表现,很久以前他曾经历过一次,不过那是在连续几天不眠不休,不间断地调试大型商业软件的情形下发生的。现在这是?

  “什么鬼东西啊这是?”

  不自主地怨怼一句,突然意识到手里空空如也,“咦,那个珠子呢?”

  练青冥慌忙在地上摸索,是不是睡着了掉到哪里了,可是地上干干净净的,一眼就看得清楚什么都没有。

  老天!别开玩笑好不好,这可是人家的至宝,到时候交不出来,那不是逼人拼命?

  练青冥欲哭无泪,不会吧,就睡了个觉,做了个梦,东西就不见了,咦,睡觉?对啊,现在应该天黑了啊,静室里没点灯,怎么我看地面清清楚楚?身体也一点不疼了,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梦?

  刚想到那个梦,脑中便如同电影回放一样,清楚无比地将刚才听到的话语复现出来,练青冥立刻呆住,连体内法力的异常也忽略了。

  点点星光仍在汩汩流动,缓缓地向他集中,练青冥忍住没有避开,自己是地球人,千真万确,那个胡卷帘听起来似乎还想让人帮他传讯,肯定不会害自己。

  星光终于汇聚成一点,无障碍地渗入练青冥头顶,练青冥脑中轰然一响,一幅浩瀚恢宏超乎想象的巨大星图呈现在脑海中,上古奇阵列缺十九星阵图在它面前简直有如小儿涂鸦。

  璀璨光华在巨大星图中纵横驰骋,划出种种玄奥难言轨迹,练青冥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良久,光华终于消散,只余一声叹息: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