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二章 几度相思几度恨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73 2014-06-02 14:20:22

  就在妙天仰首望天的同时,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一个人同样在仰首望天。

  不同的是,这里是一片冰天雪地。

  一声轻轻叹息,既无限动听,又无限幽怨。

  “他的徒弟,出来了吗?”

  “回宗主,出来了几个,只存活一个六徒风连城,投靠了风雪漫天。”

  “其它人呢?”

  “除孩童外无一幸免,风小豆风小芽被原妙天藏在支天宗。”

  “当年,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幽怨声音低柔婉转,如泣如诉。

  “宗主——”

  “不用劝我,我终究是个女子,不敢像他独自与天下为敌。当年我既然没有做傻事,现在他已经死了,我更不会。”

  “……师妹,这些年你心里很苦,可是当年师父也是为你考虑——”

  “不必说了,我明白的,师父是疼我的。事实证明师父说的没错,他纵然天下无敌,但世间既有亲情存在,他终究难逃命运枷锁。”

  “不过他已经去了,小豆小芽无辜。烦劳师姐传我月神令,将二小接来月神宗。任何人不允,即视为与我为敌。”

  “师妹,你这又是何苦,风连城能令风云变色,一刀引发支天大阵,此等修为,已接近你的层次。我们好不容易摆脱是非,何苦再陷进去?”

  “师姐,你不明白,如今的时势已不容我们置身事外。中天王朝隐忧已显,乱世中必定出现光耀千古的人物。月神宗不求争霸,却必须展示实力,偏安一隅只能悲剧收场。相信我,我并非只为个人情思。”

  “……,这才是当年月神风采,倘若师父还在,一定欣慰不已,好,师妹,我亲自前去传令!”

  几日后,在一座雄伟得惊人的宫殿内,一场紧急会议正在召开。

  倘若有熟知中天王朝礼制的官员在这里,一定会为这里明显的逾制而惊恐。

  巨大的黄金宝座,华美的宫廷器具,雍容的皇家服饰,处处昭示着主人的野心。

  黄金宝座上一人宽额阔口,燕颔虎须,声如沉雷。正一手抚须,一手在椅上轻叩,目光灼灼,扫视阶下诸将。

  “木将军,你拿到这个消息是在几时?”

  一个面容呆板高直如木的人简练答道:“三节香之前。”

  “此前最近一次消息呢?”

  “五节香之前。”

  “从汇集、整理、筛选消息到发出消息,大约要多少时间?”

  “两节香。如果是定向单一最急消息,半节香。”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是按定向单一最急级别处理的?”

  “是。”

  “为什么?我并没有作这样的指示。是谁给他擅自决定的权力?”宝座上虎须人直立而起,目光灼灼。

  “一号是最好的暗探,他一定是明白这个消息的价值,所以作如此处理。”木将军不为所动。

  虎须人突然抚掌而笑,“很好。他做得很对,这个消息确实足够重要。我很乐意看到你们有自主的判断能力,比起皇兄还有几位王兄,我修为不如,兵力不如,财力不如,但我有信心胜出,因为我有你们,而他们只有死士。”

  木将军仍然言简意赅:“如果您下令,我们也可以作那样的死士。”

  虎须人大笑:“哈哈哈哈,不行,我不会命令你们去死,因为死人是治理不了天下的,将来我的江山,还要与你们共享。”

  台下一文士打扮的人突然出言道:“王爷之意,是时机已到?”

  虎须人赞许道:“流花先生,你的反应总是那么灵敏,有你助我真是我的幸运。不错,皇兄此次行动,间接为我们探明了支天山已无凭仗,则皇兄二十年前不过是空忙一场,所谓原祖密传不过是以讹传讹以虚弄虚,混淆判断而已。我既然能得到此消息,则其它王兄想必也都已知晓。没有原祖密传,则我们任一人都足以攻陷支天山,或者,都城。”

  文士立刻接道:“正是,其余诸王以及四帅有心久矣。此时疑虑尽去,想必都已摩拳擦掌,急不可耐。却不知谁会最先出手。”

  虎须人含笑不语,瞩目一人。

  那人却是个病殃殃的黄脸汉子,出列后慢吞吞道:“平河王亲自赶往支天山,见到原妙天,当日返回。黑石王、冲阵王以元神直抵支天山,原妙天均告知以同样内容。三王回去各有布置,一言以蔽之,盘马弯弓,整军待发。”

  余人各自讶然,原来这边的消息早已详尽到这种细致程度。兵马调动好说,动静太大瞒不了人,但王级人物动向,却不是等闲可探的。

  虎须人笑道:“我知他,他亦知我,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皇兄这一手,虽然让我们犹豫观望了二十年,但同时也给了我们积蓄力量的机会。兵力、粮草、人口、牲畜、军械、财力自不待言,闲暇时给其它势力安插点细作,也是意料中事。就算是我这里,呵呵。”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再往下说。

  众人诚惶诚恐,文士道:“王爷与其它几位不同,王爷待人素来坦诚,不用驾驭权术。这是帝王气概,将来坐拥天下者,非王爷莫属。无论从宾主情谊还是实际利益论,跟随王爷都是最明智选择。当然世间难免有头脑糊涂之人,这等人相信也为不了大害,一旦为我等察觉……”

  余人异口同声道:“必不容他!必不容他!”

  虎须人连忙摇头:“切莫如此,切莫如此,如果真有这样不幸的事,七分错在我,是我待人不厚,三分错在他,不念我也该念诸位同僚之谊。唯有请诸位与我一起尽力挽回。”

  众皆赞叹。

  文士又出言道:“那么,请王爷指示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虎须人失笑道:“流花先生这是明知故问了,先生平日时常教我:势大可先发,势弱当后取。如今之势,正是众强而我独弱,如何处之,依先生平日谋划即可。”

  文士谦逊不已,宾主间正言笑晏晏,忽一人勿勿而入:“报,西南急讯!”

  木将军立刻道:“呈上来。”

  急讯是一片不知名禽鸟的羽毛,木将军入手一摩挲,刻板的脸上罕见地动容:“月神!是月神!月神再度出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