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五十章 往事悠悠已千年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359 2014-06-01 15:27:25

  一对旅人夫妇在高原临产,诞下一男婴,夫妇被高原严寒冻死,死时仍合抱幼儿以体温庇护。被极地支天宗巡游使者发现时,男婴已经濒死,巡游使者感念夫妇舔犊之情,将男婴带回支天宗,当时的掌门联合七大长者联手救回其性命,因不知其父母姓氏,故起名原雪域。

  原雪域落下了终身寒疾,靠几大长者度气续命。原以为他此生只能平凡度日,没想到他却以绝大毅力和惊人资质领悟了变天古卷,横空出世,举世震惊,弱冠之年即修炼到了变天宗有史以来的最高境界,在大陆宗派会议时力挫群雄,公认无敌,时有“高原雪域,当世第一”之说。

  他父母为何在身怀六甲、风雪漫天之际仍深入高原,始终是一个谜。原雪域越长大越思念不曾睹面的父母,执意下山探寻父母身世,并将遗骸送回故乡。可惜在他下山不久,变天宗内乱,支天宗无端卷入其中,一夜之间满门被戮,自掌门以下无一幸免。等他惊闻噩耗全速返回,已是天人永隔。

  幼失怙持,养育自己长大的仁慈长者又不幸遇害,原雪域悲恸不能自抑,一怒出手,连破变天、洗天、观天、代天、巡天、诵天六宗,将六宗掌门和变天宗总掌教擒至支天宗废墟前祭祀。

  此后有传闻说,变天宗总掌教正是因为他的无敌战力才起了野心,想逼支天宗说出他的修炼心得,加上奸人从中挑拨,以至形势不可控,兄弟相残。

  流言蜚语,不知是耶非耶。原雪域心灰意冷,远走天外,不知所踪,变天宗亦从此由盛而衰直至寂寂无名,令后人嗟叹不已。

  原雪域在虚空中穿行,游历无数星球,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智慧种族,某日在一威力极大的星空爆炸中救下一颗星球,发现其上土人与自身极为相似,遂以无上法力,将其摄至宇宙间一处安全所在,并停留下来,教导土人开化修炼。

  这颗星球,即花月星。

  原雪域从天外星球取来各种作物种子,教导土人耕种渔猎,畜牧取火,建造房舍,学习文字,又依据资质不同,创立传授各种修炼功法,使土人摆脱原始愚昧的生活,直至有能力与蛮荒争地,繁衍壮大。

  土人感念其恩泽,尊称其为原祖。

  原祖所学来自变天古卷,在到达花月星之前就已经修炼到极致,在花月星又修炼千百年也不能突破藩篱。他曾反复推敲,自觉已经到了修行的顶点。

  直到有一天,一股可怕的毁灭气息突如其来,笼罩整片星空,附近星球接连爆炸。原祖大惊之下跃出花月星,于虚空中迎敌。

  战斗情形无人知道,当时土人中还没有谁修炼到能以肉身进入虚空的境界,只有花月星上原生的极少几头蛮荒巨兽,在危机之下拼死升空。

  土人们只见到一道绝代辉煌的刀光划破星空,他们心中如同神明一样的原祖就昏迷坠落,然后一个穿着奇怪服饰的年轻人类紧随而来。

  好在绝望中的土人发现,那个人类并不是要伤害原祖,相反,原祖在他的救治下苏醒。

  之后两人的交流不为土人所知。那个人类几日后便离开。后人从原祖的遗训中了解到,在星空的最深处,有几个凶恶的种族,它们不断奴役别的智慧生物,迫使它们毁灭一个又一个星球。那个人类为了阻止它们前往自己的家乡,已经在虚空中追击阻截了许多年。

  原祖感受到的气息便是来自其中一小股部队,那个人类误把原祖当作敌人的伏兵,出手之后才发觉不对。他非常歉疚,可惜他不能过久停留。

  那个人类留下了一样续命之物,一旦使用可以维持身体机能长久不变,倘若他有机会回来,再为原祖救治。原祖并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只为他所展示的修行之路并无尽头激动不已。

  ……

  原妙天徐徐道出悠远往事,练青冥听得心旌动荡,不知时间流逝。

  原妙天平平举起手中白色珠子,神色复杂:“他自称胡卷帘。这就是他留下的续命之物,原祖……最后也没有使用。”

  练青冥明白他的心境,讷讷问道:“那个人类,呃,胡卷帘,只是误伤……他是不是来自地球?”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妙天不出所料点点头:“是。他说他的故乡叫做地球,是个美丽的蓝色星球。”

  练青冥强忍住没有跳起来,然而原妙天自然是一看便明了,道:“想必你已经确认他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了。你能否再回想一下,地球上有没有一个叫做胡卷帘的强大人类?我想那样的能力,无论在哪个星球都不应当是默默无闻的。”

  练青冥也觉得奇怪:“这个我真的弄不明白,地球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在我们那里,神仙超人什么的都是虚构的,说起来我其实算是蛮强壮的了。”

  原妙天没有再问下去,事实上他当然还有一些情况没有讲出来,但只要知道练青冥并没有对他撒谎就够了。

  他把白色珠子递给练青冥,“练公子,这个东西请你收下。”

  啥?练青冥连忙推掉:“这不好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要,再说了是那个胡卷帘留给你们原祖的。”

  原妙天:“我是原祖所传支天宗第四十五代掌门,也是原氏当代族长,历代族长口口相传,胡卷帘曾提到,任何生命都是由极微小极微小的成份组成,当能力达到某一层次,便可以在极微小的世界中进出自如。他将极大的能量以刀光形式凝练于极小空间之内,形成此物,除了不具有生命,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独立的宇宙。如果经由特定的生命气息激发,这个宇宙会分解他的刀光,自动注入目标并释放能量,即使是垂死之人,也可以瞬间恢复活力,并且具有他的部分能力。如果没有足够强的外力破坏,生命几乎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他眼中露出灼热光芒:“此中能量之强勿庸赘述,起死回生妙用亦可暂放一边。重要的是,据原祖推断,根据此物,可以窥见胡卷帘能量运行奥妙,那是修行路上的绝代风光,连变天古卷也一触即溃的力量。”

  练青冥小心翼翼道:“这个,是挺吸引人的,您自个试试就好了,何必便宜我呢?”

  原妙天苦笑:“何尝不想?历代族长,包括我,都曾日夜琢磨,也曾安排资质、秉性、体能、才智、法力卓越的弟子族人,在知情以及不知情的情况下研究,可惜从来没有人能激发。我们推断,所谓特定的生命气息,最大可能是指原祖本人,因为此物本就是胡卷帘为替原祖续命而留,只是原祖当年并未使用它。除此之外,也有可能是指特殊的人类。而你,是千百年来唯一与胡卷帘来自同一个星球的人,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另一尝试的机会。”

  他将珠子坚定地推向练青冥,练青冥无法,只能伸手接住。

  到手并没有什么反应。

  练青冥瞄瞄珠子又瞄瞄妙天,意思是根本没什么特别。原妙天略感失望,不过他身为族长,心性自然坚毅,强抑失望道:“无妨,此中无上甚深奥秘,理应不是片刻间可以体会得到,有劳练公子在此参详几日,食水已经备足在室内,如另有所需,我会亲自送来。”

  参详几日?怕是不弄出点什么东西来,永远都不可能出去了吧。练青冥出乎意料地没有出声抗议。

  原妙天旋即明白他已明白抗议无用,不知是赞许还是惋惜:“练公子是聪明人,如此我便不多打扰了。”身形淡化隐去。

  练青冥静立一会,走过去在原妙天坐过的椅子上坐下,说起来两人谈了这么久,他也有些疲累了,毕竟他伤势只好了部分,修为又还没有恢复。

  一边无意识地端详手中的珠子,一边在心中整理思绪。原妙天看似客客气气,但是看在自己顺从配合的份上。回想妙法真人的神情,他大概已经有所预料,只是无力改变掌门的安排。

  原妙天讲述了很多,但是有几个关键点没有提到。比如他口中那些凶残的敌人,后来有没有再次出现?他们何以坚信珠子中可以发现能量奥秘?研究珠子有没有危险?等等。

  其实最后一个问题已有明显答案。既然他说有许多人探究过这个珠子,又既然他表示这至今仍是极大机密,那么那些人的结局如何,便不言而喻了。

  室内的地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泥地,但用御土之术试探就是没有任何反应,连调试器也测不出任何门道,原妙天是布置不出来的,只可能是很早以前原祖那些弟子的手段。

  练青冥自嘲地笑了笑,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在他们眼里,仅仅只是象征一个渺小的可能性,一个试验品。

  那个来自地球的胡卷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地球人,怎么会比这个世界的始祖原祖还厉害。

  可惜刚才听故事入神,忘记让原妙天给小白带个口讯,就说自己在养伤什么的,免得小家伙担心。不过以他心机之密,多半早就准备好借口。

  兴许会随便安排一个理由,说自己下山办事什么的,小家伙应该不会怀疑。

  何况连妙法真人也会帮忙掩饰,想到这心头不由一黯,他并不怪妙法真人,处于封建时代的人类社会有种种“忠”“义”价值观,越是品行高洁的人越无法超脱,地球上中国古代这样的例子不要太多。

  他又看了看珠子,这个来头大得要命的东西,一点也不不起眼。没什么光泽,没什么重量,没什么气味,没什么质感。可能对原妙天等人来说,这东西比世上任何宝物都更加珍贵,不过在自己眼里,这还不如一个乒乓球。

  练青冥玩心忽起,把书架上的薄册子卷了起来,对着墙壁打起“乒乓球”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