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四十九章 仙在虚无缥缈间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631 2014-05-31 19:18:07

  “什么?!”练青冥不由自主地惊呼出声。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委实太过重要,练青冥不顾身体疼痛,抓住妙法真人一阵追问:“真的吗?那人在哪里?怎么来的?什么时候来的?他还在吗?他回去了吗?”

  妙法真人任他摇晃,等他恢复冷静,才慢慢道:“如果你想知道,等掌教宗主会见你时,你不妨再一一询问。”

  练青冥不关心什么掌门宗主,他快速梳理一下思绪,重又发问:“真人,这事对我很重要,我是一定要回家的。我所在的地球上有许多人种,许多语言,您怎么知道他是来自‘地球’?他的样貌,他的语言,他到来的方式,这些对我都至关重要,请您务必告诉我。”

  妙法真人见他气喘吁吁仍执着不放,叹了口气,怜悯道:“时光流逝千年,往事种种谁复得知?”

  练青冥脚下一个踉跄,几乎不能承受巨大的失望。妙法真人的意思很明白,这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事了。无论是否真有人来自地球,以这个星球至今相对原始独特的文明来看,来人都没有给这个星球留下什么改变什么。自己想借助他的交通工具返回地球,注定无望。

  妙法真人轻轻叹息,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是绝密,如果不是被原妙天告知此事,他是绝不会原谅原妙天的所作所为的,然而对于这个年轻人的,究竟是福是祸呢。

  两人静默片刻,妙法真人道:“原本此间事与你并无干系,前日之乱却将此事弄得微妙。我出关赶到时,觅天峰已陷入地底,地面已无活人,然而我感应到小白还活着,在很深的地底传来他的气息——我要替小白感谢你,当我把你们挖出来时,他和另几个孩子都被你护在身下,没有受伤——同时也被掌教宗主发现有人幸存。他很吃惊,留言道待你苏醒便带去见他。”

  练青冥一楞:“去见他?真人,前天惨事他绝对知情,甚至可以说是他纵容,我去见他岂不是?”

  妙法真人偏开头,不与练青冥对视:“小友,对不起,妙法毕竟姓原。”

  练青冥无奈苦笑,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今天显得怪怪的。

  强打精神道:“真人,没什么,我能理解,不会让您为难的。再说了,没准还有好事等着我呢。”

  练青冥有种特别的本事,总能在困难的时候宽慰自己。

  妙法真人百感交集,眼前这个年轻人,有时单纯,有时豁达,有时深不可测……他也说不明白。

  良久,他起身走向观外,练青冥慢慢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白露观外空地,妙法真人挥出一股柔和的气劲裹住练青冥,带着他平地升起,带着练青冥,平稳而又迅速地飞向支天山正中的主峰。

  远处一个黑点从微不可察,到一点点变大,再逐渐清晰。

  妙法真人在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峰前停下,这就是支天山的主峰,练青冥上次和小白来过,只是没来到这么高。

  一个青色人影从山腰雾霭中飞出来,远远就扬声道:“妙法师叔,师尊着寂定在此等候您。”

  寂定是个相貌堂堂的中年道人,迎上来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妙法真人轻轻点头,没有言语。寂定似乎了解妙法真人的习性,没有过多虚礼,便转身带着二人向山腰落下。

  山上的建筑古朴庄严,错落有致,既有一种无言的神圣气度,又毫不予人拘谨局促之感,入眼的每一道门窗墙檐都韵味非凡,加之处处有年代久远留下的痕迹,顾盼间使人顿生迷离玄妙之感。

  练青冥虽然心事重重也不禁深深赞叹。

  寂定习以为常,径自带着两人向里步入。一路上奇怪地见不到人影。练青冥本有很多疑问,却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在一座宽大的厅门前寂定停下脚步:“师尊,各位师伯师叔,妙法师叔已到。”

  里面传出原妙法的声音:“很好,寂定,你退下吧,我和你师叔伯们有事相商,寻常事宜你暂且代我处理。”

  寂定恭声道:“弟子遵命。”转身离去。

  妙法静立在门口却没有进去,等寂定退下后才道:“妙天族兄,此子诚实善良,不致隐瞒。我下去修炼,如有事可着师侄唤我。”

  微微转身看了练青冥一眼,竟然就此飘然后退。

  里面原妙法:“也好,倘若有事不明,再请师弟前来。”

  简短应答间妙法真人已经飘行远去,只留下楞楞的练青冥,就这么把自己扔这里了?

  里面原妙天道:“练公子,非是我等怠慢,此乃原祖静修所在,有些规矩是前人定下,我等不敢有违,请自己推门进来。”话很客气,却不容拒绝。

  练青冥无所谓,来都来了,上前推开门。

  门入手很轻,转动时发出苍老的吱呀声,练青冥定睛向里张看,里面蒙蒙昧昧空无一物,定定神,终于大步迈了进去。

  就在整个人进入门内的一刹那,眼前便突然多出许多景像,有人而且不少,全是白眉白须的老者,其中一人正襟危坐位于正中,一望而知是处于领导地位的人物。

  是原妙天。

  说起来,练青冥见过他不止一两次了,可惜的是对他的观感是一次比一次差。

  “练公子,你身体初愈就劳你移步此间,原妙天甚感惭愧。”

  练青冥挤出笑脸:“掌教大宗主您好,我身体确实还有点不舒服,不过听妙法真人说您要见我,我立刻就来了,您有什么问题随便问,顺便我也有几个小问题想请教您。”

  一边迅速扫了一眼室内,将里面布置尽收眼底。

  房间其实不算很大,一桌一椅一书架,盘坐着十来人,已经没有多少空地,书架上空荡荡的只有薄薄的几本册子。

  正在打量,身体突然有照射感——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不久前妙法真人就曾这么扫视过自己。只是这次来源更多,大概这是这个世界独有的检测手段,类似地球上的x光透视。

  练青冥放松身体,不加任何抵抗——以妙法真人的修为尚且看不透自己,这些人不过是原妙天的水准,最高也就中阶七品左右,绝对没有可能看破调试器的奥妙。

  原妙天以传言方式询问他们:“你们查探的结果如何?是不是体内浑无半点法力,也完全没有曾经修炼的迹象?”

  十数人缓缓点头,表示探视结果均是如此。

  “我之前探测也是如此认为……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介凡人,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能从惜命刀下逃生。妙法说他来自地球,我才知道他绝不可能是凡人。可是倘若他与那人同源,按理又绝不会受伤。需知那……”他似乎有某种顾虑,没有继续传音下去。

  十多人的炯炯目光又一起回到练青冥身上。

  练青冥知道戏来了,活动一下身体,问道:“掌教大宗主,各位老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原妙天目射奇光:“练公子深藏不露,原妙天多有怠慢,若是早知公子是天外高人,妙天必恭奉左右,早晚请益。”

  练青冥哈哈一笑,扯动身上伤势,忍不住抽抽嘴:“哈……哎呀……哈,掌教大宗主,别这么客气,我当不起,其实呢,要说我没修炼过,还真不是事实,老实告诉您,我修炼过几天,不过呢,水平也就一般般,这次能活命,纯属侥幸。‘高人’二字当不起,还有啊,‘公子’这个称呼也当不起,我听着怪别扭的。”

  原妙天紧盯着练青冥,练青冥满不在乎地和他对视。

  许久,原妙天缓缓道:“练公子虽然不愿意说,妙天却多少能猜到几分——敢问练公子来自何方?所修何法?”

  练青冥:“掌门宗主,我只是个普通人,不知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在我们那里,根本就没有修炼这种事情的,不骗你啊,我看到你们都跟看到神仙一样的。”

  原妙天沉声道:“练公子,因事关重大,我下面所问,还请你据实回答,不知道你刚才所说“你们那里”,是哪里?”

  练青冥:“地球啊,你不就是为这个找我来的嘛——喂喂,到底我前面来过的那个人是谁?”

  原妙天:“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练青冥:“我也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唉,算了,我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我只想知道我怎么可以回去……”

  原妙天不容他说下去,紧接着问到:“你们那里,就是地球,那里有没有一个名叫“胡卷帘”的人?”

  他一说到最后几个字,室内所有人的眼睛都同时盯住练青冥,似乎极为紧张。

  练青冥莫名其妙:“我怎么知道,地球上几十亿人……咦,你说他叫什么,胡卷帘?这是典型共和国名字,他是谁?是那个来到这里的地球人吗?千年之前?”

  练青冥“咦”字出声的时候,室内十余人身上同时爆发闪烁光芒,将这斗室之内映得熠熠生辉。

  妙天身形凭空闪现到练青冥身前:“你说的共和国,是什么宗派?”

  练青冥眼睛闪得争不开,忙不迭用手遮住:“不是宗派,是国家,是我的家乡。”

  原妙天又追问许多问题,不断插入前面问过的,不留给练青冥思考的闲暇。

  练青冥也没想瞒他,一一照实回答。

  最后室内陷入沉默,他们毕竟都有数十年的人生阅历,能看出练青冥没有撒谎,可是正因为如此,才更难以接受。

  良久,一老者才道:“如此说来,地球上的知名人物分布在各个领域,某一领域最顶尖的人物,其它领域可能毫无所知,并非我等所认为的举世闻名。”

  练青冥道:“额,也不一定,如果特别有钱的,那就全世界都知道。”

  众人不以为意:“追逐钱财,微末之技耳。如何能与那……”后面又不再说下去。

  练青冥见他们都在沉思,终于问到关心的问题:“妙天掌教,如果没有其它问题了,我想知道,那个人呢?”

  妙天知其意,却不回答,转而又问道:“练公子,请问你身上是否带有某种护身的宝物?”

  练青冥无精打采,“不用问了,没有。都说了其实你不必叫我练公子,我只是个普通人。”

  妙天天沉吟了下,环顾四周,传音道:“妙则族兄,你意如何?以他此时的状态,恐怕他承受不住,如果……妙法那里怕是不好交待。”

  被他问到的“妙则兄”是个枯瘦的老者,嘴唇蠕动,传音喑哑“宁可有错,不可放过!”

  妙天又目视其余人,皆默默点头。

  妙天叹了口气,对练青冥道:“练公子,妙天有一事相求。”

  练青冥没听到想要的回答,没什么兴致:“你说吧。”

  原妙天道:“此事极为重要,我等并无权力要求他人保守秘密,所以只能尽量不予人知,千百年来只在族内相传。今日不得不向练公子讲出,希望练公子能体谅我等,勿轻易泄漏。”

  他居然恳求而不是强制,练青冥倒对他有了点好感:“行,虽然不知道您要说什么事,不过我习惯听过就忘。”

  妙天神情一肃,向其余人微微点头,他们突然身形淡化,一一消逝,转眼间只剩下他和练青冥两人。

  ——这是表示连他们都没资格知道?这么郑重其事,自己知道了不会有问题?

  妙天神色庄严,在书架上按了一下,一个孔洞无声无息出现,他伸手探入,退出来时手掌上平托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白色珠子。

  “练公子,适才我们并没有求证你是否真是来自地球,你可知是为什么?”

  练青冥也有点奇怪,“对啊,虽然我说的是真的,不过你们好像听我一说就都相信的样子,这个,我们又不是很熟……”

  原妙天:“只因一千多年前,有一个人来到这里,说他来自地球,即使有人知道他到来之事,但其人言语间的特征,却只有我身为族长能从秘密记载中知道。而你刚来时的言语习惯日常举止,我已经详细问过妙法师弟,与他几乎一致,这是绝无可能仿冒的。也因此我不须一一印证。只可惜,我们关心的其它问题,却没能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他以目示意练青冥不必说话:“我知道你没有隐瞒,我是指其它方面,简单地说,是修行方面的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