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四十八章 忽闻仙外有仙人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790 2014-05-31 01:37:05

  梦里依稀慈母泪,可惜,故乡山水在何方。

  练青冥还在留恋梦里情怀,一个稚嫩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

  “青冥哥哥,你醒了?”

  练青冥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才发觉自己躺在床上,恍恍惚惚想要坐起来,却觉得浑身疼痛。

  “小白,我怎么了?”

  声音虚弱,头颈也不能转动,只听到榻边稚嫩声音高兴地道:“你终于醒了,我去喊师父,再端粥给你吃,你不要动哦。”

  师父?练青冥呻吟了一声,“妙法真人出关了?”

  他好像记起来,妙法真人在闭关,自己在……自己在……

  稍一动脑就头疼欲裂,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滚落。

  小白吓得连忙叫道:“不要动,不要说话,师父说你还很危险!我,我这就去叫师父!”

  小白匆匆跑开。

  “嗯,那一刀……恐怖的刀光……血红……弥天漫地……支天山大阵自行启动……是了,小白,我护住了小白小豆,还有好多人……”

  回忆断断续续,一点一点浮现。

  吃力地感受了一下身上各个部位,除了疼痛似乎并没有缺少什么,练青冥的思绪情不自禁回溯。

  杀戮、死伤、披坚执锐的凶徒,杀人不眨眼的首领,是了,还有那个可怕的华服人,和他比起来,其余人简直不算什么。

  那血色弥漫的情致,席卷一切的刀光……练青冥仿佛又感受到了当时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怖气势。

  对了,还有那些小孩呢?还有那些妇女老弱遍地伤者呢?

  自己只护住了最近的几个,其它人呢?本以为掌握了几种奇妙的法门,不说横行也能自保,哪知道,碰到高手还是不堪一击。

  其实这并不是他太弱,他现在的修为,即使是在普通宗派的宗主面前,也十分可观,只是因为这次碰到的敌人太强,几乎已是这个世界最高端的武力,相形之下,他就显得格外弱不禁风了。

  练青冥立刻叫道“小白……小白……”可惜,声音虚弱得近乎呻吟,传不出房间,正在焦急,一个平淡的声音在他耳内响起:“小友,勿急躁,你的伤,需静养。”

  是妙法真人!

  练青冥一喜:“妙法真人,你来了最好了,豆豆芽芽你知道吧,就是来听过我讲故事的那对小兄妹,他们好吗?还有其他人……”

  “先养伤。”

  妙法打断了他,却没有回答其它人如何,任练青冥又叫了几声,他也不再回应。练青冥只得焦虑却又无奈地躺着。

  很快小白回来,练青冥将提问的对象转向他,小白一听就颤抖得厉害,连手上的粥都撒出来一些,带着哭音说死了好多人。

  他还只是个孩子,这种事对他来说委实冲击太大。唯一让练青冥稍感安慰的是,小白说大多数小孩都没事,都被掌教大宗主救上支天主峰了。

  大多数?练青冥的心猛地刺痛。

  原妙天会救人?

  练青冥理了一下思绪,确定自己头脑只是虚弱,并不混乱。

  原妙天明明是坐视不理,甚至可以说是纵容,不然无法解释支天山大阵怎么会关闭,会放那些凶徒进入,也无法解释其它峰的宗主都约束弟子不得救援觅天峰。

  掌教大宗主是小白对原妙天的称谓,支天山七十二峰虽各有宗主,实则都只是支天宗的分支,许多年前支天山是大陆圣地,宗主一词是支天宗掌门独享,支天宗也是修真界的象征,只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演化分裂,逐渐淡出世人视线。

  虽然如此,讲究传统的各宗派仍然会教导弟子对支天宗保持尊敬,支天山七十二峰更是如此。

  他还有很多问题,只是小白也不知道获救经过,他按照妙法真人的吩咐,不肯让练青冥多说话,一点一点地给练青冥喂粥,一直到练青冥沉沉睡去。

  这个世界的物质密度极大,蕴含丰富能量,加上妙法真人加了不少丹药在粥里,对于练青冥来说极为滋补,所以当练青冥从沉睡中再一次醒来时,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至少可以下地了。

  小白在床边的凳子上打盹,练青冥一问才知道,他这几天居然都是在自己房里打坐守护,又感动又心疼。

  小白虽然修炼几年,毕竟年纪还小,练青冥马上要他回去补足睡眠,他却执意不肯,嘴里念叨着怕练青冥再跑下山被坏人害了。

  他被妙法真人捡上山后,一直过的是山间无岁月的单纯生活,前几天的事情对他来说,是小小心灵不能承受之痛。

  练青冥不忍拒绝他的善意,想起和他一样大小一样天真的其它小孩,顾不上洗漱,就让小白带自己去见妙法真人。妙法真人既然救下自己,其它人的下落安危想必也清楚。

  小白犹豫了一下,其实他也问过妙法真人很多次了,只是一直得不到答案,练青冥看他意动,连忙走动几下,虽然缓慢但确实已无大碍,小白便不再坚持,领着他出了房间。

  练青冥跟着小白到达他的静室时,妙法真人正站在一幅挂画前。

  画上是高山流水,崖崖高峻,显是名家手笔。练青冥曾几次见到他对画沉思,也不以为奇,小白叫道:“师父,青冥哥哥一定要见你,他说有问题要问你。”

  妙法真人转过身来,轻声道:“小白,你去休息,晚课不要忘了。”小白本也想得知那些小伙伴的情形,闻言失望地应了一声,闷闷不乐地转身回去了。

  练青冥正要开口,妙法真人看了他一眼,练青冥只觉浑身有如被温水从头冲刷到脚,一切都通通透透。

  “恭喜真人,这次闭关出来,想必已经独上高楼,一览群山。”练青冥还没有过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登时知道妙法真人的修为必定晋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偶有所悟,窥破重重迷雾,还要多谢小友的点醒。”妙法真人的神色看不出欣喜。

  “你过来,看看这幅画。”他示意练青冥观看那幅画。

  练青冥满腹疑问,但深信妙法真人不会无的放矢,于是走近观看。

  这幅画对妙法真人必定有非凡意义,否则以他无欲无求宁静淡泊的修养,不会时常观摩。

  其实这幅画练青冥以前也看过几次,妙法真人对他并不隐瞒什么,练青冥也曾想过这会不会是某种神妙的典籍,又或者是妙法真人年青时某位佳人的馈赠——最好是前者,以自己的绝代资质,一定可以勘破其中的奥秘,如果是后者,就只能八卦八卦——可惜什么也没看出来过。

  这会妙法真人特意喊他看,他还是没能看出比以前更多的东西。练青冥试探着问:“真人,这幅画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妙法真人静静待了半晌,慢慢道:“这是二十年前的他所画。”

  二十年前的他?他是谁?

  练青冥不明所指,干脆直接表明来意:“真人,我是特地来向您道谢的,算上这次您已经救了我两次了,活命之恩,改天再说,我主要是想问,当时还有很多人,有老人有妇人有小孩,他们怎么样了?”

  妙法真人眼中流露出说不清的神色:“风骨刀虽未现世,师弟却已后继有人。”

  “啥?”

  练青冥一头雾水。

  妙法真人眼光从从画上转到练青冥脸上:“我仍然看不清你体内奥妙。三年前你在我眼中一览无遗,你说你是地球人,不曾修炼过,如今只过了三年。”

  练青冥尴尬地笑道:“真人,这个,以前不是说过吗,多谢您让我打理藏经阁,我才找到那份列缺十九星阵图,才找到修炼的捷径——这和我问的有关系吗?”

  妙法真人直视他双目:“如果你隐藏了修为隐藏了出身,现在还来得及解释,如果你以从未修炼的凡人之资,三年便到如此境界,有些事情便很难避免。”

  练青冥奇怪道:“真人,您怎么了,我的进度您不是都知道吗,虽然是快了点,不过不快怎么算是捷径呢,再说也没快到哪去啊,没看我这些天被人揍得死去活来。”

  妙法真人平静地道:“我是知道,但是有人不知”,接下来的一句让练青冥惊骇不已:

  “他们的事你暂放下,掌教宗主要求见你,因为曾经有个人,或者说,有一个神,和你一样来自地球。”

闲坐说玄宗

晚上停电吓死哥了,还是更了睡觉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