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四十七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297 2014-05-30 23:05:11

  “不是。”

  “不是风骨刀。”

  “可惜。”

  “可惜费尽周折,仍旧一无所获,不要说风骨刀,连青心不灭和玉无漏也没得到。”

  “得到他也不错,说不定,他能对付破碎枪。”

  “他确实很可怕,要不是有制他的办法,我都觉得放他出来是一个错误了。”

  “是啊,风逆实在是……连几个徒弟都如此了得。”

  “走吧,看来还要另想办法。”

  ……

  短短几句低语过后,高空中人影消失不见,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底下,凄凉关依旧凄凉,觅天峰却已经消失了。

  只剩一片凹地,一堆乱石。

  华服人那一刀,竟然生生将觅天峰打入地底,简直匪夷所思,难道他真的是仙人?

  在附近的一座山峰上,原绝伦紧紧盯着华服人。

  他眼中闪着炽烈的光,他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他是畏惧?还是渴望?

  华服人站在原地,足足有一柱香之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等他离开后,躲得远远的顾西楼、言轻许、徐培园和郑倾海立刻带着手下涌上前去,掘地三尺。

  在他们离开后,又先后有几个人来到这里,重复挖掘。

  他们在寻找什么?

  风骨刀?风骨刀是什么?风花雪玉四大神通不是指风花雪玉四大家族的法门吗?

  ……

  几条消息像飓风一样掠过花月大陆。

  “歌乐皇攻打支天山,摧毁了七十二峰中的觅天峰。”

  “东南联盟广招天下豪杰,不分修士凡人,只要有一技之长,无不扫榻相迎。”

  “白玉楼楼主要为最小的女儿招赘。”

  ……

  最惊人的自然是第一条,歌乐皇攻打支天山?摧毁觅天峰?

  其实中天王朝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动作,早就放出风声,只是许多势力都在观望。

  中天王朝与支天原氏终有一战,这在坊中多有传言,新老两代霸主,岂能和平共存?类似中天王朝攻陷支天山,或者原氏荡平王都的流言,出现过不止一次,每次都最终证明只是流言。

  然而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流言。

  不止一家邻近支天山的宗派透露,几天前中天王朝的大军几路合围,将支天山方圆数百里清剿一空,一些修士察觉不对赶赴支天山,再没有见到回来。

  这等消息太过骇人听闻,然而中天王朝的近百万大军仍在支天山外围得铁桶一般,却让人无法不倾向于消息属实。

  中天王朝的态度十分奇怪,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既不撤回大军,也不增派兵马。

  让人困惑的是第二条。

  东南联盟是由东南地区最有实力的宗派、帮派组成的一个松散联盟,行事一向低调,知者不多,据说联盟的首脑与原氏渊源颇深,他们在这个时刻招贤纳士,不免引人遐想,要知道支天山就地处东南,眼下的东南地区,可是集结了近百万大军,他们就不怕中天王朝有什么想法,兵锋所指,灰飞烟灭?

  最让人动心的是第三条。

  “富甲天下白玉楼,金银委地无人收”,说不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时候流行起来的,当人们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白玉楼的产业就已经覆盖了花月大陆的方方面面。小到衣食住行,有白玉酒楼白玉布庄白玉客栈白玉车行,大到为中天王朝定制刀枪修建驿站,无处不见白玉楼的身影。花月大陆最古老的是原氏,最显赫的是王室,最富有的是白玉楼,没有人怀疑这一点。

  据说白玉楼楼主也是一个大修士,不过这一点有很多人都不信——大修士怎么可能经商取利?那是下等人才会做的。毕竟在花月星,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是正途,入朝为宫出将入相也不失荣耀。

  “奇怪,皇兄既不进军,一鼓作气荡平原氏,也不退兵?他在想什么?难道还有什么忌惮?可是既然都已经动手了,还有什么好忌惮的?这不像他的作风啊,莫非他还有别的目的?不可不防。”

  “至于东南联盟,很好解释,一言以蔽之:实力。有实力才敢在大军眼皮底下扯旗招人,而皇兄的大军不动他们,正好说明他们的实力相当可观。嗯,以前是我忽略他们了,这些小门小派不受家族桎梏,发展起来确实有极大空间——福城,你马上派人和他们联络,备一份厚礼,保持良好关系,务必摸清他们的实力,说不定有用得到他们的时候——再顺便,也通过们们探听一下皇兄的动静,毕竟他们就在东南当地,有地利之便。”

  “是。”

  ……这是在东北黑石王府发生的对话。

  类似的对话也在发生在其它许多地方,或者是王府,或者是帅帐,或者是世家望族。

  一条条密报源源不断送到案头,歌乐皇深沉地笑了:“早知道你们有异心,不怕你们动,只怕你们不动,只要你们敢动,哼哼。”

  他是踩着兄弟手足的尸体登上的皇位,自然也料到会有人想要有样学样,不过概不足惧,如果是在他登基不久就有动作,那说不定会有麻烦,现在他根基已固,早就不是这些偏居一隅的实力派动得了的了。

  当然,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实力还是会占优的,只是野心家是不会真心联合的,歌乐皇太明白这一点了,因此他不担心这些不安分的兄弟、重臣。

  他只担心一件事。

  歌乐皇幽幽地望向某个方向,“你们,说是撤除了对原氏的保护禁令,究竟是真,是假?是假的话,就是要引我出手,可是你们要对付我,根本无须费事。是真的话,又是为了什么原因?”

  从来帝王最多疑。

  他绝不会因为仅仅得到一个“撤除保护”的传讯,就信以为真。

  传讯来自四头兽王,这是可以确认的,它们的能量独特,歌乐皇能够辨认得出。

  因此它们说撤除,极有可能是真的撤除。行军打仗最忌的就是优柔寡断,歌乐皇,不,中天王朝苦于这个保护禁令已有三百年,机不可失,歌乐皇立刻就要下令,结果突然收到平安王独子被原绝伦所杀,平安王请旨出兵的消息,马上顺势批准平安王大军出动。

  不知道是平安王太狡猾,还是他知道什么端倪,居然能忍住丧子之痛,坚持不肯亲自带兵,理由是“悲痛过度不良于行。”

  歌乐皇不愿错过良机,果断命亲信应焕东调遣大军,不过在密旨中下了死命令,绝对要动手,同时绝对不能亲自动手。

  要灭掉支天山一宗或几宗,然后大军原地驻留,等他下旨,无旨不得妄动,妄动必斩!

  试探。

  试探兽王。

  这是最重要的。

  顺便试探原氏。

  这是次要的。

  再顺便试探不安份的势力。

  这叫一举数得。

  至于这个试探会死多少人,他不在乎,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帝功成呢,谁在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