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四十四章 四面边声连角起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88 2014-05-28 01:17:38

  是那个只剩下半个身体的六弟。

  他的生命力似乎极为顽强,可惜,再顽强的生命,遇到背叛,也虚弱无力。

  鏖战三个时辰之久,当血红刀光第二次出现,大汉也终于未能幸免,死不瞑目。

  六弟逃回山上,杀戮的大军终于踏上觅天峰。

  而练青冥也终于艰难地钻出地面,他能救出人吗?

  还是连自己一起没命?

  “迟了……你救不了我们,你自己也会没命。”那个六弟道。

  练青冥把小白小豆往地道里塞:“救一个算一个,妙法真人一定不会跟原妙天一路的,等他出关了,用巡天术送走你们,没人拦得住——能不能先躲进地洞里再讨论这个问题?”

  看到“半个人”这种常人必死的伤势,他当然知道形势的严重性,受样的伤还不死,还能说话走路,没有别的解释,只能证明对方是修为超出自己理解的大修士。

  连这样的修士都落得这么凄惨,练青冥相信自己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只能发挥游击战的精髓了,打不过就躲,既然之前在地下潜行这么久没人发现,那藏在地下应该是可行的。

  那个六弟惨然一笑:“没用的,支天山容不下我们。”

  “不错,不但支天山容不下你们,整个天下也容不下你们,别忘了,你们师父是要与天下人为敌。”祠堂外一个清朗的声音道。

  练青冥一惊,一脚一个把小白小豆踹进地洞里,苦也,来这么快,哥还没来得及跑路呢,又快速扫了一眼祠堂里面,还有好多人,不是小孩就是老人,这该怎么办?

  其他人眼中露出绝望,那个六弟一晃,拖着残躯挡在祠堂门口。

  透过缝隙,练青冥终于见到了敌人的模样。

  敌人有四路。

  第一路白衣,血迹斑斑。

  第二路黑衣,杀气腾腾。

  第三路青衣,来势汹汹。

  第四路黄衣,寒意阵阵。

  四路人马将祠堂四面围住,数百人之众居然毫无兵器磕碰声响,精锐程度可见一斑,肃杀之气使得祠堂内鸦雀无声。他们无言肃立,似乎在等候什么。

  一道蓝色身影出现在黑衣队伍后方,行进如行云流水,转眼已来到祠堂前面,只见其身着蓝色长衫,眉目之间甚是儒雅。

  “风雪漫天顾西楼,有请各位高贤。”

  他就是攻破玉石巨人那一路出现在空中的中年人。

  白色人马后方一人步出:“原来是风雪漫天总护法,人道风雪漫天人才鼎盛,犹以西楼望月秋风吟雪最为出色,号称风月双壁,果然风采斐然,围鱼观徐培园有礼了。”

  黄衣队列中也跃出一人:“原来是西楼兄和培园兄带队,早知如此,我郑倾海倒是平白担了许多闲心。”

  顾西楼连忙拱手:“哦,原来是连衣城主倚为左膀右臂的独破千军倾海兄,久仰久仰。”

  徐培园郑倾海两人均是修士打扮,三人彼此说了些客套话。言语当中,透露出几人并不相识,甚至连各自所属势力也是此时方才知晓。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将几股陌生的势力调配得合作无间。

  青衣队伍方向却迟迟不见有人现身。

  顾西楼扬声道:“这一路却不知是哪一位兄台带队?”

  半晌,青衣队伍方向传出一道语音:“事未毕,勿多言,速行事。”

  声音飘忽不定,却不知是从哪里传出。

  徐培园面色不悦,却没有说什么,郑倾海哼了一声:“一个半死之人,翻掌可取,有什么好担心的。”

  顾西楼微微一笑:“敢问可是浮空阁轻许兄?果然顾虑周详,西楼受教了。”

  徐培园原尽海同时一凛,青衣队伍中沉默片刻:“西楼望月果然了得,这次行动也是你们风雪漫天出任联盟总指挥,难怪行动计划如此周密有效。”

  顾西楼笑容谦逊:“此全赖大家通力合作,西楼不敢居功。”顿一顿又道:“不过轻许兄说得好,事情毕竟未完,待处理完毕,大家再叙不迟。”

  言罢转向祠堂,仿佛此时才发觉“六弟”的存在。

  “啧,青心不灭,玉无漏神通,想不到几个原氏子弟,资质平平,居然能修炼成功。”

  徐培园和郑倾海自听到黄衣方向是所谓“轻许兄”带队后,神情明显压抑许多,此时却又一振。

  他们所以来此,有一重要目的便是为了这几样修行法门。

  “六弟”不言不动。

  顾西楼惋惜道:“虽然很遗憾,但是眼下的情形你也明了,你们师兄弟只剩下你,绝对挡不住我们,你们拼到这地步也算是为师门尽忠了,内无人,外无援,前无去处,后无退路,何必苦苦坚持?”

  徐培园随声附和:“是呀,与其挣扎换来更多痛苦,不如干脆放弃还能来个痛快。”

  郑倾海呼喝道:“功法宝物本就都属于原氏,你们保不住,也没资格保。”

  黄衣方向传出飘忽的声音:“风逆与天下人为敌,世所不容,原氏已经将之除名,尔等何须死忠?”

  顾西楼笑得好生潇洒:“怎么样,你可不可以,让一让?”

  “六弟”依旧不言不动。

  顾西楼笑容不变:“唉,那就,动手吧。”

  “动”字甫起,黑衣队伍已经发动,一排排长枪刺向挡在门口正中的“六弟”。

  顾西楼身形闪动,退到后方,另外三路队伍也加入攻击。他们能与顾西楼的人马同时攻上觅天峰,实力自然也不逊色,只见刀光枪影,错落轮攻,四方人马之前从未在一起训练,但无须指挥便能做到分进合击配合有序。

  顾西楼徐培园郑倾海脸上都露出满意之色,麾下不愧是各自势力的精锐,当然亦不免暗暗估量彼此优劣。

  “六弟”紧守门户,只在刀枪及体时爆出绿光抵挡。祠堂虽然破败,四壁却是坚石,他只须防守方寸之地,四路人马居然不得寸进。

  顾西楼等却并不在意,青心不灭长处不在于战斗,加之早已重伤,此刻不过是垂死挣扎。

  “六弟”的绿光越来越稀薄,肩臂等不重要的部位已经不再防守,任凭刀枪击中,伤口累累。

  常人受这样的伤,光流血就应该死了不知道多少次,顾西楼已经有好几次判断对方就要倒下了,可是那个顽强的半个身影一再宣布他的判断错误。他的笑容渐渐僵住。

  必须加快。

  他有必须加快的理由。

  黑衣队接到无声的命令,突然暴作团团血雾,与绿光相接处滋滋作响,冒起阵阵白烟。被血雾白烟触及的其它三色人马顿时发出凄厉惨叫。

  这些精锐原本是死也不会出声的,可想而知血雾必定有极其可怕的杀伤力。

  黑衣人前赴后继,只要迫近绿光,便毫不犹豫地暴作血雾,其它三色人马不得不避开,“六弟”的压力不减反增,绿光成倍地消耗。

  徐培园郑倾海既喜且忧,喜的是神妙的修行法门即将归为己有,忧的是风雪漫天竟然有这么多的死士。

  要知道这些并不是普通的帮众,每一个都至少有气冲三关筋骨齐鸣的修为,放到小门小派足以独当一面,风雪联盟成立不久,只知彼此实力不凡,但少有直接对照,现在看到风雪漫天如此放手使用毫不吝惜,三家不由对其重新评估。

  绿光终于不继,被血雾破开一道缺口,就在这一刹那,顾西楼气势大放,眼中幽光如同鬼火,一道奇异长弓凭空出现在手中。

  箭芒喷薄而出。

闲坐说玄宗

还是晚上更好,白天安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