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三十九章 始信人间别离苦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173 2014-05-25 14:46:29

  “天惶惶,地惶惶,一入凄凉关,人鬼都断肠。”

  很难想象,在大陆圣地支天山上,还有这样一个听起来就不详的关隘。

  知道凄凉关由来的,都是各宗派上了年纪的耆宿,而且即使知道,也大多讳莫如深。

  初来此关的人,都不免为眼中景象寒浸脊背。

  遍地白骨,历经多少年风吹雨打,仍未腐朽,只因为它们生前都是九重天阙的仙人大修士,甚至有的白骨里面至今还透出血色毫光,说明其生前已经修至“白骨重生,六合回春”境界,距离不朽不灭,只差一步之遥。

  是什么劫难,竟然使这样的大修士殒落此地?

  还有彩色斑斓的地面,不知浸透了多少大修士的仙人气血,在各种属性元气的冲突下,没有任何虫豸能在其中生存。

  只有附近陡峭险峻如刀削斧砍的悬崖上,几株小花,还勉强点缀出一点生气。

  这里向来人迹罕至,支天山自家弟子也不愿经过,然而此时此刻,却人如潮涌。

  一队队人马披坚执锐,前赴后继,个个肤呈金属光泽,劲气四射,居然都是练体大成金骨石肌的高手。

  在他们对面,一雄壮大汉衣衫褴褛,独守隘口,挡下所有的攻击,气劲寒光交相辉映,地上死尸满地,不停有人倒下。

  隘口下悬挂挂着一排血糊糊的首级,触目惊心。

  大汉左遮右挡,刚闪过迎面一枪,就被斜刺里一枪扎中,锐利的枪尖从皮肤上划过,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吱呀声还未停,又有两枪一左一右刺中胸肋,大汉一声不吭,一拳击出,如雷电轰鸣,枪杆如朽木一样断折,敌人急急退开,身后立刻又有一队攻了上来,永不停歇。

  大汉却不追击,只是牢牢地守住隘口,任凭一波又一波敌人轮番进击。

  没有任何攻击能在他身上留下伤口,但法力如水逝一样消耗。

  双方都没有发出厮杀声,守者沉默,攻者无声,唯其如此,愈显得战斗之残酷。

  他身后转角处的石地上,躺着十数个浑身血污的汉子,肢体残缺,身上遍布深可见骨的创口,一望而知都曾经历过惨烈的战斗。

  一个瘦削的身影,从山上急掠而下,在大汉身后停住,站定了才能看到,来人不是瘦削,而是只剩下“半个”——他从左肩至腰,半边身体齐齐消失,当胸一个大洞贯通前后,一条腿齐根而断,伤处血迹犹新,显是不久前才受此重创,淡青色的光芒朦朦胧胧地罩住他的身体,明灭不定,似乎预示着他的生命之火随时都将熄灭。

  “大师兄,小豆他们已经退到山上。”

  大汉头也不回,逼退几名敌人:“好。三弟你先疗伤,我再守一会。”

  来人道:“不必了,我是不成的了,只可惜死前见不到小师弟,我们师兄弟有二十年没聚在一起了,真怀念啊。”

  大汉声音苦涩:“小师弟不回来也好,他若知道是六弟伤了你,一定会伤心落泪。”

  来人居然还能笑出声:“哈,大师兄,你还把小师弟当小孩子看啊,在天地牢笼守了二十年,他早该变得坚强,说不定个子也长得比你高大,当然了,比起我还是要矮一点点的。”

  大汉嘴角轻咧,露出些许笑意,似乎想到了某种温暖的往事。

  对面的敌人不闻不问,仍然无休止地冲杀。

  突然传来急速破空的声响,声响方起,一道身影已攸然而至,悬于空中。

  “传堂主令:限天黑前拿下凄凉关!”

  一道清光随之射向隘口下方一个首领模样的红袍人。

  红袍人伸手接住清光,略一检视,恭声道:“属下遵命!”随即大喝道“正一队正二队正三队听令!全力进攻,伤不退,死方休,杀!杀!杀!”

  喝声中,红袍人浑身青光大涨,如同一朵巨大的青色火焰,率先扑向隘口上的大汉。数队黑衣壮汉,也如波卷浪翻,层层推进。

  空中来人传完令后并没有返回,轻轻挥手,几样物事疾射而下,准确地挂在隘口对面的树梢上。

  大汉雄伟的身躯猛地一震,几道枪尖趁而入,在他身上留下几道印痕。

  身后其三弟察觉有异:“大师兄?”

  大汉悲声道:“四弟、五弟,也去了!”

  瘦削三弟身上的青光一黯,随即暴涨:“原祖在上!二十年来我们沉刀埋枪,甘受屈辱,小豆也从未修炼,难道师父这一点血脉,终究不能保存?”

  空中来人扬声道:“除恶务尽,十年前皇上念在同出原氏一脉,法外施恩,特许你们在此休养生息,怎奈尔等不思悔改,我风雪漫天忝为东南盟主,不得不大义灭亲,今奉歌乐皇令,风逆一脉,自此除名。”

  大汉沉默不言,眼神中怒火跳动。

  大汉三弟大喝道:“无耻!二十年前若非先师,歌乐皇早已扫灭原氏,倾巢之下,你们岂能存活至今?原妙法鼠目寸光,自毁长城,如今我们信守承诺,你们还有脸颠倒黑白?”

  空中人轻轻一笑:“风花雪玉源自原祖,本应为天下人共享,你们秘技自珍,已是有罪,风逆妄想变天,更是罪莫大焉。好在尔等六师弟深明大义,出首告知,比起造福世人之天大功德,区区信义小节,也就可以放在一边的了。”

  闻听“六师弟”,大汉及三弟均眼神黯然,瘦削三弟嘴唇蠕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隘口下的人马仍舍生忘死般进击,枪断便抽刀,刀折便徒手,死战不退。红袍首领手中一道道青光击中大汉,激起阵阵白色光晕。

  空中人语怀怜悯:“何必这么苦撑,何必呢?大军压境,你们挡不住的。寥寥几人,守不住的。区区一点玉无漏皮毛,敌不住的。原氏再次放弃你们,抗不住的。何必呢?”

  大汉一声不吭,如同沉默的火山。

  空中人赞叹道:“三个时辰了,凭借入门都算不上的玉无漏神通,居然抵挡我正气队三个时辰,啧啧,了不起,风花雪玉排名最末的玉无漏已经如此,当年重写天下格局的风骨刀又当如何?前人风采,真是令人神往啊!”

  倘若有人能看到空中人的面孔,一定会悚然发现他的双眼散发出奇异的绿光,一直死死盯住大汉,不论嘴中是在劝说还是赞叹还是催促下方进攻,均无任何变化。

  就像是毒蛇盯着猎物。

  “砰!”“砰砰!”“砰砰砰!”

  正在进攻的黑衣人,突然连续有几人爆为一团血雾,血雾到处,石土立刻消融。红袍首领双掌疾挥,青光催动血雾前进,大汉身上立刻涌出白色光晕,血雾仿佛有生命一样退缩,却被青光所阻,在青山光晕间扭动奔突,片刻后化为无形。

  “壮哉,壮哉,我正气之师舍身取义勇士何其之多,尔等手上又添几条无辜性命,唉,只可惜他们的父母妻儿,还在盼望他们班师而回。”

  大汉身后三弟不忿,正要怒喝,耳中突然传来细微声音:“三弟,我气息将竭,你先退,我随后跟来,山上会合。”

  那三弟极听他的话,虽有万般不愿,却立刻咬牙转身,疾速奔向山上。

  空中人登时察觉,轻轻一笑:“呵,还要挣扎吗?没用的,就算你能挡住我这一路,其它几道关口也守不住,别忘了,我们可是有你的六师弟在指引哟!”

  大汉不为所动。

  砰然声中,血雾迭起。

  “啧啧,了不得,了不得,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三个时辰不食不休,居然还如此神威,我也不能不说个服字。”

  “只可惜,可惜山下你那些兄弟叔伯,却没你这样的修为,死得轻快,尤其是妇人,哦对了,还有几个小孩,那真是惨啊——”

  大汉眼神深处涌起浓重的悲凉,手上依然分毫不乱,格开迎面一枪,右掌击退红袍首领,身形一侧,夹住长枪,左拳击中来犯之敌。

  然黑衣人倒下一队又上一队,手中刀枪虽然伤不了大汉,死前自爆的血雾却不断地消磨他的气劲。

  体内气息突然一滞,苦战至今不得片刻休息,终于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大汉满怀留恋地最后望了周围一眼。这里是他的家,他在这里生长,这里有他的悲欢,有他的离合。

  大汉突然暴吼,狂狮一般冲出,通体白光笼罩,所过处黑衣人纷纷委顿于地,他臂如青石,直击红袍首领。

  半天来他从未离开隘口一步,红袍首领一为他吼声所夺,二没想到他会突然冲出,一怔之后便回神,只是已来不及躲闪,仓促间聚起全部修为,青光凝聚胸口。

  一声闷响,青光散溢,红袍首领血喷如雾,他扭身欲逃,地上“死尸”中突然暴起一道血光。

  是刀光!

  还有锐响!

  刀光凛冽如血,锐响凄厉如来自地狱的风声!

  刀光中红袍首领如朽木一般裂开,击中猝不及防的大汉胸口,白光急剧黯淡、消散。

  大汉睚眦欲裂:“六弟,为什么——”

  吼声嘎然而止。

  一道幽绿光芒仿佛来自天外,突兀出现,破口而入,将大汉雄伟的身躯带得飞得,铿的一声钉在隘口石壁上。

  那是一支通体碧绿的长箭,碧光映射中,大汉双目仍然圆睁。

  空中人手执一副奇异长弓,双目绿光闪耀犹如鬼火,大喝道:“叛逆首徒伏诛,还不速速进攻!”

  正往山上狂奔的瘦削三弟,听到吼声,热泪登时夺眶而出,却没有回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