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六章 眼前多少不平事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14 2014-05-14 17:12:20

  练青冥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碰到平安王。

  看平安王的架势,分明是现在就准备有所行动,只是不知为何在空中没发现周围有埋伏,难道平安王这么讲风度?

  他没想到是平安王高估了他的智慧,以为他早已经逃回白露峰——聪明人都会那么选择,因为毕竟白露峰上有妙法真人这个保护神在。

  焦问庭一听平安王的喝声,就知道这是个必争之功,立刻跃了出去。

  “毛头小子,被人救走了还敢露面,焦大爷要叫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青梅蛇不声不响矮身,像溶于水一样溶入微明的天色中,他有心在平安王面前表现,这小子昨夜捉来时不费吹灰之力,再捉一次也没有难度,关键是要捉得漂亮。

  其它护卫也不甘人后,纷纷吆喝着涌了上去——这并不是表示重视练青冥,而只是证明,对于平安王的命令,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执行。

  他们这一冲上来,练青冥的小店就遭了殃。

  先是焦问庭撞破门板——时光还早,练青冥的图书馆还没到开门时间——然后是墙壁,被如狼似虎的护卫随手劈开。

  练青冥:“哎哟,我的门……哎哟,我请真人题的店名……哎哟,我才粉刷过的墙……”

  焦问庭狞笑道:“小子,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小命吧!”

  带着木屑墙灰一跃而起,这时练青冥已经落到离地面不到丈许,焦问庭刚好跃过他半个身子,双手过顶,一记“开天劈地”当头斩下,时机、法力、姿势都恰到好处,气势之酣畅淋漓,焦问庭只觉平生之出手,莫有过于此时者,恐怕就是师门始祖重生,也没有这么神武。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将他惊醒:“死字怎么写?”赫然一双平凡中带点戏谑的眼睛看着自己,焦问庭茫然地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刚才不是劈中他了吗?随即发现体内气息无头乱窜,“啊”的一声怪叫,跌了下去。

  一道惨绿光芒擦着他的身体疾射而上,用比怪叫声还快的速度抵达练青冥的胸口。

  青梅蛇!

  他的攻击有如毒蛇吐信,没有焦作庭的轰轰烈烈,却更加简洁有效。

  青梅蛇几乎已经看到了年轻人中了绿芒后痛苦扭曲的表情,遗憾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轻风拂过,青芒不由自主地偏了一偏。

  只偏了一偏,就成了始终无法逾越的障碍。

  风轻柔得像母亲抚摸初生婴儿,青梅蛇有一瞬间的失神,那种感觉……随即醒悟过来,这是厮杀的战场,怎可分心?可是已经身不由已被风送回地面。

  他并不孤单,除了他和焦作庭,还有一堆大汉躺作一堆,练青冥使了不知什么术法,让这些至少下阶七品以上的侍卫连在空中多停留片刻都做不到,全部变成滚地葫芦。

  “想不到,你居然是个好手,倒是本王看走了眼。”平安王对满地打滚的手下视若无睹,凌厉的眼光只注视练青冥一人。

  练表冥嘿嘿一笑:“这不怪你,主要是我藏得深。”

  平安王:“这么说,收秘籍的是你?”

  “破功法的也是你?”

  “杀我总管的,也是你?”

  练青冥一一点头,事到临头,他反而放松下来,本来只想做这个世界的看客,但既然躲不开,那就让他来吧。

  平安王面沉如水:“你区区一人,安敢如此大胆?何来这般手段?指使你的,是原妙法?还是原妙天?还是风雄玉?”

  原妙法原妙天好说,至于风雄玉则是无妄之灾,平安玉眼力高明,看出练青冥刚才应敌所用的是风家术法,加上之前让他尴尬的那种奇异风响,两者一联想,立刻多了一个嫌疑备选。

  要说风雄玉那是既冤枉也不完全冤枉,他们四家一直有取代王室之心,王室与他们都是心里有数的,只是有个原氏作为缓冲,没到图穷匕见的时候。

  练青冥乐了:“这个……您怎么称呼?哦对了,您姓王,王大叔,这些事嘛,跟妙法真人还有那个族长大人没什么关系,至于风雄玉什么的,我不熟,他是谁?”

  王云岫忍不住了,这小子这么惫懒,完全没有一点高手风范,连普通修士都不如,若不是亲眼见到他瞬间制服一堆护卫,实在没法相信。

  “装模作样,你是不是自恃有两下子,就以为可以在我父王面前放肆了?哼,小子,你怕是还不知道,我王室是怎么得的天下吧?”

  练青冥:“怎么得的?”

  王云岫露出一丝与俊美外表不相衬的狠厉:“凭我王室一杆破碎枪,杀遍天下修真人!三百年来,觊觎我王室权威的宗派修士不知凡几,但有冒犯天威者,虽远必诛,炼魂夺魄,鸡犬不留!”

  虽远必诛吗?练青冥叹了口气,低声咕哝了一句谁也听不清的话,回道:“所以你们可以随意结束几个凡人的生命,甚至都不需要好的理由,对吧?”

  平安王心中大定,原来是个讲究正义感的迂腐小子,还以为你多么滑溜呢:“本王治下岂会有有这种事?不过,如果作奸犯科,则又另当别论,中天王朝的律法是无情的,不论是对凡人还是修士。”

  练青冥:“王姨和刘大爷是邻里皆知的老好人,一辈子生长在望原城,他们作的什么奸,犯的什么科,需要你手下的裘大总管亲自出手杀死,连尸骨都不能保全?”

  平安王不以为意道:“裘总管习惯用凡人血肉淬炼阴煞,小事耳,你只为这区区小事,就悍然出手暗算我王府总管致死,你可知罪?你知不知道按王朝律法,足可诛你九族?”

  练青冥默然,到这地步就没法说了,这种视凡人性命如草芥的思想他是绝对不认同的。

  “你们或许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生存法则下的优胜者,但我仍然看不起你们。”

  平安王勃然大怒,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没等他开口,王云岫已经按捺不住:“大胆逆贼,看小爷取你性命!”

  刚要迈步,脚下碰到碍事之物。

  焦问庭迷迷糊糊抬头:“啊,死字怎么写的?”

  王云岫气极,一脚踢开:“蠢材,丢人现眼,还不取我枪来!”

  焦问庭这才清醒,连滚带爬冲出小店残垣断壁:“快,给小王爷上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