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章 时来风送腾王阁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326 2014-05-10 10:54:19

  上百道各色光焰在空中疾驰,最终全都汇聚在一个地点:大比观礼台。

  练青冥也因此没有跑错方向,等他到时,观礼台上已是剑拔弩张,气机密集得使他浑身一震,随即惊喜莫名。

  一边是原妙天,以及各峰宗主和长老。

  一边是风花雪玉四大家族家主。

  一边是前来观礼的各宗各派的首脑。

  三边泾渭分明,原妙天脸色铁青,手捏法诀,风雄玉四人面无表情,流光溢彩的法器绕身盘旋。

  观礼台上气氛凝重,有几人想居中说项,见两边都不理会,只得讪讪地地退了下去。

  双方都提聚了强大强量,一触即发,又各有顾忌。

  练青冥不认得风雄玉四人,见四人面对数十人而无惧色,不禁有些佩服他们的胆色,一边佩服,一边贪婪地调试场中的气机。

  花月星几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场景:上百种高级法门的气机同时出现,却又都处于引而不发状态。

  花月星更加从来没有过练青冥这样的“窃贼”:凭借对气机的感应,就可以调试跟踪其脉络轨迹,破解其运行机理。

  他刚才甫一赶到,便被台上密集涌动的气机引动,三年来苦苦完善的“调试器”,不需要大脑下发命令就本能地开始运转,而且是全速超速运转。

  样本太丰富了!

  样本太完整了!

  样本太高级了!

  如果双方真的已经开始争斗,练青冥也可以探测一二,但只能探测散逸的能量,绝对不像现在这样,简直是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

  各种无形的气机,以各家传承千百年的秘法运行流转,对已身的加持,对环境的感知,对敌人的探查,对趋势的预估,对能量的分派,对未知的应对,如何在运转中一分一分强大,如何以最有效的方式攻击……

  练青冥就像是进了一个门户大开的宝库,任意把玩品鉴,没有一个警卫干扰、阻止、拒绝。

  非是无人察觉,对峙的双方都是高手,加之正互相敌对,高度警惕,自然都能察觉到有人在探查自己的气机。

  对战时侦查敌人,本是应有之义,这造成了场中人的思维误区,以为是对面之敌所为,却不知道是旁边某个胆大包天的外人在浑水摸鱼。

  察觉到后,两边都选择了气机怒张,威吓敌人,这种示威性的举动,更深入地将自己暴露在了练青冥的调试器下。

  练青冥几乎要快活得大笑,他不明白眼前的局势是如何形成,然而这又如何呢?自己得到了天大的好处是无疑的,这片刻之间的收获,胜过三年来的努力百倍、千倍。

  台上都是一方首脑,所习都是各宗派最高深的法门,每一种都是由天才之士创立,又经过无数人完善。

  一个美妙的世界在他眼前展开,他在片刻间接触到了历代高人的智慧,调试器使他能够一览群山,灵光独耀,精、气、神、灵、意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增长,旺盛的生命力向着四面八方伸展。

  支天山,望原城,大地,海洋,天空,星辰……

  练青冥的精神进入一种自在愉悦,无拘无束的境界,几乎已近于道家所说的“恍兮惚兮,一灵不昧”,然而这很危险,就像是核反应堆的第一个粒子开始了撞击,能量开始源源不断地增长,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加以阻止,当他的思维扩散到无穷大的时候,也就是“爆炸”化为乌有的时候,灵魂无法负荷,肉身也将死亡。

  那是真正的死亡,灵魂彻底消散。

  他当然意识不到这种危险,幸好有一丝执念使他不曾迷失,他以远胜光速的速度向外扩展,跨越一颗颗行星、恒星,寻找,寻找那颗蓝色的星球。

  然而,终于有一样东西阻止了他。

  那是花月星外,许多光年之外的一层“屏障”。

  之所以说是屏障,是因为它严严实实地包裹住花月星,形成一个巨大得难以想象的球形。触及它时,练青冥的思维中直接浮现出一道意识:“外有强敌,不可开启”。

  那股意识来自那道屏障,其中蕴含的强大能量,以他此时的状态都从灵魂深处发出战栗。

  他瞬间从蒙蒙昧昧中“惊醒”,思维退回到体内,这一瞬间掠过了花月星巨细靡遗每一个角落。

  天地间无数生灵齐齐颤抖,在群山深处,数头巨兽环坐于各山头,其中一头突然大吼“是敌人!”

  另一头紧跟大吼“不是敌人!”

  又一头大吼“接近原祖的力量!”

  数头巨兽望天狂吼,声震群山“一千年了!终于又出现接近原祖的高手!”

  “哈哈哈哈!”练青冥突然爆发出一阵畅快大笑,多少个日日夜夜惶恐不安,强作乐观,现在终于有了回家的信心,不免开怀流于形外。

  信心的来源并非是修为有实质性增长,这方面的增长微乎其微,关键是眼界格局,从此大大不同。就像一个乡野小孩,一直浑浑噩噩生活,无意中听到诸子百家辩论,那种影响,真正是醍醐灌顶。

  群山深处的那数头巨兽,误以为是出现了实力达到能以意志冲击花月星外屏障的修士,它们根据这一误会作出某种反应,终于导致花月大陆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其始作俑者练青冥,也将卷入其中,铸造绝代辉煌,这里面的因因果果,也就很难述说了。

  “又是你这小子,好大胆,这是什么场合,岂容你一两放肆!”柯破峦也在对峙众人之中,他原本没注意到这小子,被笑声一惊,紧张之下差点出丑,等循着笑声认出其人,登时火冒三丈。

  有不少掌门宗主附声斥骂,亦有不少人暗呼一声侥幸。

  刚才的形势,双方都势如骑虎,一旦大战开启,则不论胜负,死亡都将惨重。这下被打断,反倒是个缓和之机。

  练青冥不以为忤,他刚刚阅尽风光,此时看所有人都格外顺眼,听到骂声只是轻轻一笑,不作辩解退到一旁。

  当然在其它人眼里,这是懦弱的表现。

  远处一人遗憾地叹息,怎么就被打断了呢,如果开打,岂不省却多少心力?还有这个年轻人,也太窝囊了,怎么就不回击呢?无奈散去隐匿身形的法力,作出将将赶到不明所以的样子,遥遥叫道“妙天族兄不可!风贤弟不可!到底发生何事竟欲大动干戈?”

  是平安王。

  出于某种原因,王室不能直接出手加害原氏人员,不过多年来削弱原氏声望的举措总算有效,原氏在支天一脉再也不复当初的神圣地位。

  今日有风花雪玉,明日不定有雪玉风花,只要开了这个头,敢于对原氏说不的实力派只会越来越多。

  平安王带着三分遗憾七分满足现身,两边对他都不敢怠慢,风雄玉忙撤了法器“王兄来得正好,愚弟一时情急犯下大错,还王兄代为陈情。”

  原妙天语气森冷“一时冲动?怕是谋划多时要卖好王家吧!”

  他所以取消祈愿神戒血脉牵引,与王室有极大干系,因此见得平安王,多年隐忍的愤怒不由脱口而出。

  平安王满脸愕然“吾兄此话怎讲?我王室尊崇原氏,世人皆知啊!岂会有这么大的误解?”

  他摇头叹气,十分不解。

  原妙天话一出口便已后悔,虽然彼此心知肚明,然未到最后撕破脸的关头,和平相处的表象还不能打破,他深吸一口气“是吗?为何此四人如此大逆不道,在圣地悍然出手,围攻于我?原妙天个人荣辱不足挂齿,然忝列原氏族长之位,辱我即辱原氏,辱原氏即辱原祖,若无特别理由,原妙天实难相信!”

  平安王一顿足“糊涂啊!雄玉老弟!你!你!唉,你叫愚兄如何说你,你已是风家之主了,冲动的性子怎么就不能改一改呢?”

  他话中已将事情定性为“冲动之举”,风雄玉当然会意,接应道“雄玉性子急躁,几位兄长贤弟都是素知的,近来也多有修心养性,今天实在是急于救出吾家风萧萧……”

  “风萧萧?”平安王一楞,他到时双方已经开始对峙,先前的事情尚未知。

  风雄玉“风萧萧本命感应消失,极有可能遭遇不测,愚弟焦急之下,这下失礼于妙天族兄……”这句话中的焦灼倒不是装的,风家所以势大,在于人才,而风萧萧则是自立门户以来最杰出的人才,他岂有不急之理。

  “本命感应消失?没有出阵?其它人呢?”平安王动容道,这一届大比英才辈出,他早已定好招揽的计划,如有意外那就太过可惜。

  原妙天哼了一声“支天大阵自古便存,大比千年从无危险,何须惊慌!”

  平安王还未开口,原妙天身后一名女性长老突然一声惊呼“咦,小凤凰……她的本命感应也消失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人群中的曲修木也一声惊呼“啊呀,红儿的本命感应也消失了!”

  几乎同时章平生也一声惊恐大叫“家旺的也消失了!家旺的也消失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涌上不详之感。

  风雄玉叫道“族兄!算小弟求你了,快开启大阵救人!小弟纵有万般不对,风萧萧可也是原氏血脉啊!”

  章平生冲到原妙天跟前“族长,开阵救人啊!家旺是我们众生崖的希望,他不能出事,族长,快开阵啊!”

  曲修木这时早忘了花万红的桀骜叛逆,只记得她是自己师兄妹一手拉扯大的小女孩“族兄,万事放后,最要紧先开阵,救人!快!快!”

  他们几家的焦灼不用说,其它没有弟子进入十强的也一致出声要求开阵。

  原妙天心中挣扎,开启大阵绝非他所愿,然而这种情形下如果违了众意,那就真的是逼众派离心离德了,而且阵中的原凤凰也是支天七十二峰共同培养的重要弟子。

  他立即道“诸位莫慌,大阵绝无凶险,不过我原氏最重子弟安危,绝不敢轻忽,妙天这就开阵。”

  众人目注原妙天,原妙天既已作了决定,便不迟疑,捏动法诀,失而复得的黄玉戒指发出一道明黄光芒射向大阵。

  黄光一触及大阵,便激起阵阵涟漪,一圈一圈波动,波动中现出一条阶梯,由大阵直抵地面。

  大阵已开。

  原妙天当先迈入,众人紧随其后。

  小白大眼睛一转,也跟了上去,一边朝练青冥招手。

  练青冥摇了摇头,他要回味方才恍惚中的景象,无心去凑热闹。

  小白翻个白眼,自顾自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