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九章 东周积弱又于今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045 2014-05-10 10:53:55

  白露峰下喧嚣了一阵子,又归于平静。

  一是因为妙法真人没有露面,二是因为下面那些都是年轻人,年轻人的兴致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比起可望不可即的法器,多认识几个意兴相投的道友更加难得。

  当然,“道友”之外,“道侣”也是很重要的。

  像百花谷,无霜阁,大小留情天,玉家,花家这样以女弟子为主的宗派,总有俊彦子弟或单独或结伴或在长辈陪同下前来拜访。

  而喜于提携后进的平安王临时行宫内,拜访者更是络绎不绝。

  对于前者,原妙天是乐见其成,对于后者,则无可奈何,毕竟如今大陆的实际霸主是中天王朝,权势地位自然是人人向往。

  不过平安王据说感染了风寒,需要静养,这几天都没有出来会客。

  十强大比到第二天,支天山大阵又先后波动了两次,先是花相依、玉宁静被大阵送出,花玉两家家主上前询问之后,脸色难看之极,扔下泫然欲泣的两人不管,让台下许多弟子心疼不已。

  稍后是原若兰、罗恨晚、雪翩翩三人同时被大阵送出,罗恨远黯然离去不发一言,原雪二人则被各自宗主细细盘问不提。

  小白也跑来打听原凤凰的消息,问完了冲柯峦破做个鬼脸一溜烟跑掉。

  第三天大阵没有动静。

  第四天大阵也无动静。

  第五天……

  第六天……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十强大比一般都是一天内就分出结果,两三天才决出最终胜者的大比也有过,每一次都有特别惊艳的弟子诞生,但也没离谱到这种程度。

  原妙天坐不住了,今年真是出了奇了,先是几十年难得出一个的优秀弟子集中出现,又是这种千年未有之异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几度欲起身又强行按下,会不会是因为今年的弟子太过优秀,所以能在大阵中度过更长时间?毕竟花万红和风萧萧两人实在太过优秀,尤其是花万红更是有记载以来,进入大阵修为最高的弟子。

  原妙天又喜又忧,喜的是静室秘密似乎终于有可能有所突破,忧的是最有可能胜出的花万红不是原氏嫡传子弟,在王室的争夺下,最终立场尚属未知。

  且不说他心思翻涌,其它几宗宗主也已经按捺不住。

  “妙天族长,你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有意外吧?”

  这是众生崖大护法章平生,数日来最为忧心的便是他,只因众生崖的章家旺不但是十强中修为最低的,而且还是众生崖立派以来首次进入十强大比的弟子,不由得他不紧张。

  “章护法但请放宽心,大阵是原祖弟子遗泽,断无危险之理。”同样的回复原妙天已经重复过好几次。

  章平生嘴唇蠕动,几翻欲语又忍了下去,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坐回原位,咕咚咕咚大口灌着茶水,显见心中十分焦躁。

  “妙天族兄!”

  “妙天吾兄!”

  一大群人簇拥着几道高大身影风急火燎从外赶来,远远就开口呼叫,原妙天起身迎了上去,“雄玉贤弟,观剑贤弟,岂明贤弟,远步贤弟,何事如此匆忙!”

  竟是风花雪玉四大家族家主,风雄玉,花观剑,雪岂明,玉远步,联袂来此。

  四家对外向以风家为主,风雄玉顾不上和原妙天客套,劈头就道“妙天族兄,事情不对劲,一柱香前,我和风萧萧的本命失去了感应!”

  原妙天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大阵中从未有过弟子丧命的先例,雄玉兄,你会不会弄错了?”

  本命反应消失即死亡,这是修行常识,难怪他吃惊。

  风雄玉面沉如水“我也希望是我弄错,可是我已经反复确认过,确实感应不到他的本命气息,族兄,风萧萧的资质万中无一,我风家绝不能失去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保他无虞!还请族兄见谅!”

  原妙天一怔“雄玉贤弟,你的意思是?”

  风雄玉斩钉截铁道“请族兄交出大阵控制权,我要入阵搜救!”

  原妙天双眉一挑“雄玉贤弟,护山大阵是原祖亲手布置,岂可易主,我理解你的心情,这句话我可以当作没听见。”

  风雄玉显然已经下定决心“族兄,事急从权,还请族兄成全,切勿延误以失良机。”

  花观剑雪岂明玉远步自见面招呼后一直没有出声,此时才一致开口道“妙天族兄,事关救人,原祖最是仁慈,一定会原谅我等的。”

  风花雪玉四家向来一致对外,原妙天双眉锁成“川”字,“几位贤弟,不是愚兄拘泥成法,实是此事非同小可,愚兄不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

  “妙天族兄!”风雄玉大叫一声打断他“不要逼雄玉无礼!”

  花观剑雪岂明玉远步默默站到风雄玉两侧,既像是护卫风雄玉,又像是包围住原妙天。

  原妙天勃然作色“风雄玉,你们这是要冒犯圣地尊严?”

  风雄玉身上衣衫开始猎猎舞动,奇异的风呼声在咫尺之间由小渐大,“妙天族兄,我等也是原氏子弟,岂敢有半点不敬之心?但此刻救人要紧,没有时间多作分说,待愚弟救出风萧萧后,再向族兄请罪!”

  霎时间狂风大作,狂风中一朵硕大的鲜花迎风绽开,花边如刀如锯。

  又有片片花瓣飘飞,如九天落雪,散发出阵阵寒意,山石也瞬间覆上一层白霜。

  “轰”!

  原妙天发出一声凄厉长笑,“你们既敢犯上作乱,就莫怪我不念情义,给我破,破,破!”

  以原妙天为中心,暴发出夺目金光,喷薄而出,如帝王巡视自己的领地,所到之处,风也歇息,花也凋零,雪也融化。

  风雄玉花观剑雪岂齐齐吐出大口鲜血,却没有丝毫停顿,三人手上同时捏动法诀。

  一道玉色光华如丝如练,如银河垂落,将金光层层环绕,仿佛无敌的金光居然被困住,左冲右突不得而出。

  原妙天面色大变,双目凸出,全力摧动金光,却敌不住风花雪玉四人合力,金光步步败退。

  变生肘腋,旁边众人目瞪口呆,一时都转不过神。

  这里可是支天山,原祖的故地,花月星最神圣的所在,谁敢在支天山动手,而且是与原氏族长动手,这……这是怎么了?

  转眼之间金光已被逼回原妙天身体不过寸许,原妙天苦苦支撑,众人心乱如麻,不知帮或是不帮。

  风雄玉心中也是大急,形势虽是他们占优,但这并不是比武较技,胜负不是目的,如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制住原妙天,一旦众人作出选择,形势逆转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种事绝对犯了大忌,后果难以预料。

  然而金光虽已被压至薄薄一层,却越来越难以压制,加上时间至关重要,他立刻下了决心。

  “风雪漫天!”

  风雄玉一声大喝,本已消融的风雪突然声势大作,席卷而回,将原妙天连同金光一齐裹住,风雪中原妙天连连怒吼,却再也无抗手之力,很快归于平静。

  不惜代价使出某种神通,风雄玉强忍体内翻滚的气血,对众人团团揖首“此时无论雄玉如何辩说,雄玉此举都是大错,然请各位贤长见证,雄玉出此下策,委实是救人要紧,绝无半点歹意。”

  说完也不管众人反应,抓住原妙天右手大拇指上的一个陈旧黄玉戒指,吐气用力,生生将之从金光之中拔了出来,“风雄玉,你这狗贼,你亵渎原氏尊严,你会有报应的!”原妙天两眼喷火,如果眼光能够杀人,风雄玉早已经被杀了百数十遍。

  “原祖在上,不肖子孙风雄玉,谨以原氏嫡传祈愿神戒,请求进入支天大阵……”风雄玉高举戒指捏动法诀。

  大阵毫无反应。

  风雄玉双手微颤,再度捏动法诀。

  大阵仍无反应。

  原妙天眼中露出疯狂的讥诮之意,“哈哈,你没想到吧,自二十年前歌乐皇犯山之后,祈愿神戒便被我取消了原氏血脉牵引,除了我能以心神启动外,谁也别想开启。”

  风雄玉面色苍白,这大出他的预料,祈愿神戒不是攻击性法器,仅仅是用来鉴定原氏血脉的,原本任何原氏后裔都可以启动,他万没有想到原妙天会取消其功用。

  这本来与他们这些另起门户的旁裔来说完全无关,但现在却恰好让他陷入尴尬境地,不能开启神戒,就不能入阵,不能入阵,岂不平白得罪了原妙天。

  心中百念千转,风雄玉无奈地望向花观剑几人。

  花观剑知意,立即上前解开原妙天禁制,“族兄万望恕罪——”。

  原妙天脸色铁青,也不多话,望天一声厉啸。

  这是示警的信号,支天山从长老到弟子,先是一阵惊愕,“大比期间群雄毕集,谁敢犯山?”,随即察觉到啸声中满含的愤慨,绝非玩笑,大惊之下纷纷火速赶向观礼台。

  支天山各山峰接连飞起光焰,那是各峰高手闻警而起,连妙法真人都从静室中破关而出,练青冥首次看到他神色如此郑重,不假思索跟了上去,只是他不会飞行,落后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